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美國民主黨製造的「山雀煮海」寓言

作者:
可以說,穆迪模型考慮的人群,正好不是民主黨的選民人設。民主黨的選民人群由無知少女構成,一半以上依賴政府分蛋糕(再分配),更多的是考慮性別政治、族群政治、非法移民庇護等等。

美國眾議院民主黨人

山雀飛到海上去,誇口說要把海水燒乾…愛聽謠言的人,聽到這迅速傳播開來的傳言後,立刻就帶了湯匙到海邊去赴宴,等著喝那豐美的魚湯——俄羅斯童話作家克雷洛夫寓言

美國華爾街金融界一向與民主黨親近,主流民調也一向樂於證明民主黨的主要候選人支持度遠勝川普。但穆迪分析最近發表2020年總統大選預測分析,證明川普將以比2016年更大的優勢獲勝——就在半個多月前,美國幾大主要民調(包括路透)都證明川普總統全國民意調查中落後於幾位領先的民主黨候選人。

穆迪模型預測與網上民調的區別

穆迪關於美國總統大選的預測,自1980年建模以來一直都準確,直到2016年遭遇首次失敗。那一年,穆迪分析與美國99%的民調機構一樣,預測希拉蕊·柯林頓將獲勝。穆迪對那次總統選舉模型失誤做過認真的事後分析,得出結論:「該模型沒有考慮候選人的個人屬性,只是他們是否屬於現任政黨。換句話說,該模型假設唐納德·川普和希拉蕊·柯林頓是通用候選人,但他們不是。」

本次預測,穆迪使用三個模型得出其預測結果。每一種模型都得出川普必勝的結果。川普均獲得至少289張選舉團投票。

「錢夾模型」集中在三個經濟變數上:汽油價格的變化,房價的變化和個人收入的變化。這是川普最耀眼的地方,贏得了高達351票的選舉人票。

「股票市場模型」所依賴的經濟變數少於袖珍模型,對川普而言是最不利的模型,但目前仍預測總統將獲得289張選舉人票勝出。「失業模型」預計川普將比股市模型更輕鬆地獲勝。

錢夾模型考慮的是有收入者;股票模型考慮的是投資者;失業模型則反映就業市場是否景氣,投資者與工作者(有收入者)都是資本主義社會的支柱人群。可以說,穆迪模型考慮的人群,正好不是民主黨的選民人設。民主黨的選民人群由無知少女構成,一半以上依賴政府分蛋糕(再分配),更多的是考慮性別政治、族群政治、非法移民庇護等等。

這三個模型,無論哪個都比網上幾千人參與的投票更可靠。

民主黨的福利計劃猶如山雀煮海

民主黨的所有候選人,都將目標人群鎖定在非法移民、移民、性少數群體、無工作意願者,如何擴大福利供給是競選口號的重點。他們競相宣稱自己的蛋糕做得多大多香。就連拜登這種不太左的傳統民主黨人,都不得不承諾將來所有女性流產墮胎費用,都由聯邦政府全額支付(現在聯邦政府只支付強姦受害者、未成年女孩的墮胎費用)。桑德斯畫的全民醫療蛋糕,十年內共需要32.6萬億美元。最荒唐的是華人楊安澤的每人每月1000美元基本生活費——2018年美國人口共3.272億人,每年僅這一項就需要3.92萬億美元,超過聯邦政府一年的全部財政收入。

美國是世界最大經濟體,世界第一強國,但也無法為民主黨人的超級龐大蛋糕作坊提供足夠的食材。以下是美國2018年的幾個重要經濟資料:GDP總量為20.5萬億美元,財政收入約為6.1萬億美元(美國聯邦政府財政收入約為3.3萬億美元,州和其他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分別是1.5萬億美元和1.3萬億美元),2018財年美國聯邦政府財政赤字高達7790億美元,佔美國GDP的比重從2017財年的3.5%升至3.9%,美債規模超22萬億美元。

對聯邦資金的有限性,民主黨總統提名參選人完全無視,分配資金的方案一套接一套,福利偏好者們也相信一定會分到這塊蛋糕。這讓人想起俄羅斯童話作家克雷洛夫那個《山雀煮海》的寓言:「山雀飛到海上去,誇口說要把海水燒乾。…愛聽謠言的人,聽到這迅速傳播開來的傳言後,立刻就帶了湯匙到海邊去赴宴,等著喝那豐美的魚湯。」

「山雀」們紛紛宣示「宰肥豬」政策

面對民主黨總統提名參選者畫出的巨大蛋糕,不少美國人很關心製作蛋糕的食材,從參選者第一輪辯論開始,有人就提出他們最不想聽到的問題:錢從哪裡來?

「山雀」們不約而同地想到了向富人徵稅,這些計劃隨著蛋糕的尺寸加碼,還在不斷修改中,這裡只提他們最近的計劃:

桑德斯的福利計劃需要的錢最多,因此提出的「宰肥豬」計劃最狠。他在10月14日表示,打算將企業稅從目前的21%提高至35%,不準企業大量回購股票。他還呼籲讓企業董事會更民主化、讓員工持有股票(當然用不著出資)並提高企業多元化。桑德斯競選官網承諾:「桑德斯成為總統時,我們將永久終結企業貪婪破壞國家的局面」。

最近一個月人氣直追拜登的參議員伊莉莎白·沃倫的標誌性主張是極力主張提高富人稅。可能是覺得第四輪辯論中自己的計劃對選民的吸引力還不夠大,她於10月21日宣布,將為免費教育和兒童保育計劃提供資金。為了支付這一計劃,沃倫此前提議的財富稅分配將發生變化。她的競選團隊估計,其財富稅計劃未來10年將產生約2.75萬億美元稅收。從這些錢當中,沃倫將支付其1.07萬億美元的全民兒童保育計劃,取消6400億美元的學生債務,6100億美元用於免費大學學費,並為K-12教育(相當於從幼稚園到高中)提供8000億美元。也就說,她當總統後,要將貧窮家族撫養孩子的費用(從出生到大學)轉移給美國最富有的家庭負擔。

根據柏克萊加大經濟學者賽斯(Emmanuel Saez)和祖克曼(Gabriel Zucman)網站公布的測算,若桑德斯當政,美國前400大富豪的有效稅率將從目前23%增至97.5%;沃倫當政,則會增至62%。

桑德斯與沃倫口中「貪婪的行長們」——即華爾街大亨,過去一直戮力支持民主黨。2016年,《福布斯》網站梳理聯邦選舉委員會所發布的資訊,列出為希拉蕊捐款最多的20人名單,其中有華爾街的對沖基金經理,高科技公司的老闆等各類富豪。列在第1名的是Haim Saban和Cheryl Saban這對夫妻,共捐1000萬美元;排在第20名的是Silberstein,Innovative Interfaces的軟體公司聯合創始人,捐款80萬美元。

當民主黨的「山雀」們紛紛祭出宰肥豬政策以後,富人們改變心意了。9月26日,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財經頻道(CNBC)綜合記者對美國華爾街(Wallstreet)多名民主黨大額捐款人的採訪,發表《民主黨金主警告:一旦沃倫被提名,我們將投棄權票或是川普》一文,引述受調者的話稱,如果民主黨經過12輪初選辯論,最終贏得提名的總統候選人是沃倫,那麼金主們已經準備好放棄資助民主黨,甚至轉而將款項捐助給川普連任。

民主黨輕啟彈劾只因危機感

民主黨總統參選人辯論的主題除了移民、控槍、氣候變化之外,就是比賽畫蛋糕。民主黨建制派心知2020大選前景不妙,於是不斷製造話題啟動彈劾。費時兩年多、耗資3000多萬美元製造的穆勒報告,因無法證明川普有罪而流產。繼之發動兩次「種族主義」為由的彈劾——一是針對黑人議員卡明斯議員選區巴爾的摩說當地老鼠猖獗、骯髒,另一是譏笑AOC等四位少數族女議員是「天啟四騎士」,都被民主黨冠以「煽動對種族仇恨、攻擊有色人種」罪名想啟動彈劾。最近的彈劾從「通俄門」變成了「通烏門」。前三輪彈劾,民主黨的眾議院議長南茜·波洛西均未同意,第四輪則獲南茜同意而正式啟動,因為她認為形勢危急,如果讓川普連任,美國的形勢就可能再也不能回到民主黨努力塑造的政治環境中了。

但彈劾結果不如民主黨之意,福克斯新聞在「彈劾川普的調查取得巨大成就」這條新聞中諷刺性地列舉:共和黨/川普競選9月籌款超過2730萬美元;同期,民主黨籌款700萬。

美國是建立在民主憲政基礎上的資本主義社會,這種社會的中堅力量是資本所有者與工作者。而民主黨多年來為勝選,不斷用政治正確來擴充自身的基本隊伍,如今其基本盤變成了「無、知、少、女」外加非法移民。但民主黨建制派在競選時的激進口號,一般不會全部落實到政策實踐中,但社會政策日益趨左卻成趨勢。在桑德斯2016年競選後整體加入民主黨,成為該黨的極左派。極左派對社會主義的偏好,使他們的競選方針完全圍繞外國非法移民、各種社會少數群體、不工作者的利益服務。

在外國人民與本國人民之間,他們認為應該對世界人民負責而不是對美國選民負責(希拉蕊2016年競選時的名言就是「我當總統後,簽署的第一項總統令將是開放邊境,歡迎全世界的移民」)。

在主流人群與社會邊緣群體之中,他們將後者的利益無條件地置於前者之上(普通公民無免費醫療的情況下主張聯邦政府為濫交者全額支付墮胎費),這些都深深傷害了美國資本主義制度的根基。2020年民主黨總統提名人第一輪辯論後,以反川普為己任的《紐約時報》發表了專欄作家Bret Stephens寫的文章《民主黨人的悲慘開端》(A Wretched Start for Democrats),該文尖銳指出:民主黨競選人的主張表明,這個黨漠視選民利益,但有興趣幫助除了美國選民之外的所有人。

這樣一個只以獲取權力為最高目標,完全將本國納稅人利益與國家的長遠利益拋諸腦後,採用福利換選票謀略與政治正確經營選舉,它的存在對美國就是災難。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