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李怡:港共這次走的又是自殘選項

—自殘的選項

作者:
香港是人民幣的海外結算中心,中國借錢和各種資本運作都通過香港進行。香港對中國的作用不可替代。無論中國用武力「平亂」,或讓亂局拖下去,對中國金融系統都會「帶來災難性影響」。

從中共港共的利益角度來看,DQ黃之鋒的參選資格,有百害而無一利。

日前,身兼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主席的眾議員麥高文說,港府取消區選或DQ黃之鋒都是香港人權進一步受侵害的警示。因此,這做法將會促使美國參議院加快審議及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而以黃之鋒的知名度,此舉也有可能促使一些過去對香港問題較少出聲的歐盟及德國等,也有類似的法案出台。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儘管離實施還有一段距離,但相信已經對香港官員、公務員、警察和建制派產生阻嚇效應了。區選各參選者中,不少人高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按上次立法會參選時任意DQ的準則,可能都過不了關,但現在只有黃之鋒一人被DQ。更詭異的是,黃參選的南區選舉主任馬周佩芬,遲遲不作決定,拖到最後竟然請病假把這個燙手山芋推掉;政府要找到港島以外的油尖旺區選舉主任、丈夫是外籍人的Mrs.Aron蔡亮去頂替。各區選舉主任不知是否基於擔心受到香港人權法的制裁?若是,也屬需要考慮自身利益的人情之常。

從中共官媒及香港喉舌來看,DQ黃之鋒的決定很可能來自北京。要公務員負政治責任,不僅有違公務員的政治中立,恐怕也不是公務員獨立處事,而是要他們為上級的政治決定食死貓。公務員不僅不能憑個人價值觀作判斷,而且置身在個人利益考慮與執行上級命令的兩難處境中。

不要以為美國執行《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法》,至今只制裁了中國兩三個低級官員,香港公務員、官員就毋須多慮。針對香港是完全另一回事。只看何君堯迅速被褫奪英國母校給他的名譽博士學位,就知道西方對香港和對中國的要求很不同。香港人這幾個月不斷發起給美國白宮的聯署,其中針對個別惡吏的聯署肯定會起作用。執行酷政的公務員、官員和建制派確有值得擔心之處:他們不僅會得不到往美國的簽證,甚至在香港的美元資產也有被凍結之虞。

DQ黃之鋒對他本人沒有任何壞處。他的舞台已經不限於地區,而是全香港,更是走向國際了。DQ增加他在國際的影響力。DQ亦會激發支持民主的選民更積極拉票和投票。儘管我對港共操縱下的體制內改革完全不抱希望,但全港區議會的選舉無疑是一次對全港民意的檢視,較民調更像是一次公投。

對於西方社會來說,DQ黃之鋒無疑證明香港是一個沒有公平選舉的專權體制。在文明國家,英國反對君主制度的人、主張蘇格蘭獨立的人,一樣可以被選入國會;主張魁北克獨立的人一樣可以選入加拿大國會;主張加州獨立的人也一樣可以當選美國國會議員。違憲的言論不能成為取消公民政治權利的理由。

DQ黃之鋒不會使香港的抗爭運動止息,只會延續下去。不會讓國際社會減少對香港關注,只會更關注。中國經濟學家魏傑最近表示,「香港鬧得很厲害,對我們的外匯儲備、外匯供給形成了很大的衝擊。」他指出:外資帶進中國的錢,有70%是從香港進來的;另外,香港是人民幣的海外結算中心,中國借錢和各種資本運作都通過香港進行。香港對中國的作用不可替代。無論中國用武力「平亂」,或讓亂局拖下去,對中國金融系統都會「帶來災難性影響」。

縱觀所有獨裁政權,行事沒有原則,只追求一時的政治利益,但奇怪的是,它們所走每一步,都是揀對自己最不利的自殘選項。DQ黃之鋒,也可作如是觀。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