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人物 > 正文

大饑荒年代毛澤東窮奢極侈的生活

作者:

即使在大饑荒時期,被中共宣傳機構和無恥御用文人們吹捧為「生活簡樸」、「與人民同甘共苦」的毛,仍然過著封建帝王般的奢糜生活。據毛在大饑荒時代的御廚透露,在大饑荒時代毛的一份菜譜計有:牛羊肉菜十多種、西餐菜湯十六、七種;僅魚蝦就有蒸魚卜丁、鐵扒桂(鱖,以下同)魚、煎桂魚、軟炸桂魚、烤青魚、吉士百烤魚、波蘭煮魚、軟炸大蝦、生菜大蝦…等十七種做法。

不僅如此,在大饑荒年代窮奢極侈的毛,還在全國花費數以億計的巨資為自己建造行宮,計有:韶山滴水洞、廬山蘆林一號別墅山莊、長沙蓉園、武漢東湖梅嶺一號別墅、咸寧131工程特一號別墅、北戴河蓮花山別墅、北京宻雲水庫湖心島別墅、北京香山雙清別墅、北京玉泉山別墅…等。其中僅滴水洞別墅及其附屬工程總造價已超過億元,這樣一筆錢如用來進口糧食,按當時的糧價可購買62.5萬噸糧食,這麼多的糧食可以挽救625萬饑民的生命。「解放」後毛在全國各地先後為自己修建了61處別墅,其中有許多處毛從來沒有入住過,就連耗資過億元的韶山滴水洞別墅,毛也僅在一九六六年的六月十七日至廿八日在那裡住了十二天,相對於它的造價,毛在那裡每住一天就花費了將近一千萬元。毛建造的這六十一處別墅不僅耗費了國家寶貴的建設資金,其中有許多是大饑荒時代饑民們指望用它來進口糧食以挽救自己性命的資金。

一貫善於在他人面前做秀、做假事、說假話的毛。一邊罔顧民眾的死活過著窮奢極侈的封建帝王般的生活;一邊在手下工作人員、民眾代表、「民主黨派」人士甚至外賓面前穿上打過補丁的襯衫、睡衣、鞋襪,故意顯示其「艱苦樸素」。還曾在大饑荒時,向他手下的工作人員宣稱要幾十天不吃豬肉。毛主要是想通過這些工作人員、民眾代表、「民主黨派」人士和外賓把這些事向外傳揚,以顯示他生活簡樸與全國民眾同甘共苦。不想至今毛左份子、「五毛」黨們、「烏有之鄉」的鄉民們仍在津津樂道毛這些做秀的「光輝事迹」。

實際情況是:據原毛身邊的工作人員透露:毛為維護保養這些毛用來顯示其艱苦樸素作風的道具,每當這些衣、被、鞋、襪發生破損時,毛手下的工作人員都要派專人用飛機送到上海,由那裡的高級技師精心織補、修理後,再用飛機運回北京,以供毛在面對國內外「觀眾」演出其「艱苦樸素醜劇」時繼續使用。實際上毛修補這些用作道具的衣、被、鞋、襪所花的費用不知道要比買新的衣、被、鞋、襪的費用要高出幾十、幾百甚至上千倍。毛這樣做實在沒有必要。毛如果不是在外人、外賓面前故意穿上這些打過補丁的衣、被、鞋、襪,而是在自己家裡穿、破了就請身旁的工作人員縫補一下,接見各級官員、友人、民眾代表和外賓時穿著整潔一點,不僅無可厚非,反而是一種真正節儉的表現,毛不需要貪污、也不需要使用任何特權,僅憑他那一月四、五百元的工資就可使自己在接見他人和外賓時穿著整潔一點。更何況接見他人、外賓時,自己衣冠整潔也是對他人和外賓的一種起碼的尊重。

至於毛的手下和無恥文人們大肆宣揚的,在大饑荒期間毛為了與民眾同甘共苦共度時艱,宣告幾十天不吃肉的真像是:毛在健康檢查時發現膽固醇過高,保健醫生們建議毛少吃豬肉(毛嗜好吃紅燒豬肉),於是御廚們在醫生的建議之下,把菜裡面凡用豬肉的地方都改成麵筋(麵筋的價格和營養價值實際上都比豬肉要高許多),這怎麼扯得上是與民眾同甘共苦呢?

寫到這裡我不由得聯想起一件往事,大約是在上世記八十年代末、還是九十年代初,我在一份湖南出版的雜誌上看到一篇紀念毛誕生多少周年的文章。是大饑荒時一位漁場陳姓黨支部書記,以一種十分「自豪」的口氣,回憶當年如何為毛養魚的經歷。據這位書記回憶:在大饑荒開始不久的一天,上級領導突然找他談活,交給他一項要嚴格保宻的重大「政治任務」,即在長沙烈士公園東北方一處因修京廣複線截斷瀏陽河而形成的U形月牙湖上建一個養魚場,專門為「偉大領袖」毛主席養殖毛所鍾愛的瀏陽河白鰱魚。

據這位陳書記介紹,在北京已吃厭各種山珍海味的毛,有一天突發奇想,回憶起年輕時在長沙求學和鬧革命時,吃過一種瀏陽河長沙段捕撈起來的白鰱魚,毛當時覺得非常好吃。毛對手下人說,瀏陽河流經長沙段有一處急灣,此處水流湍急,河裡的白鰱魚在這裡的激流里奮力爭游,魚肚皮在河底的沙灘上磨娑,使得這裡的白鰱魚肚皮異常肥厚鮮嫩。毛對手下人流露出想吃瀏陽河白鰱魚的意思。善於逢迎拍馬的毛的「大內總管」,馬上心領神會,並及時把毛的「聖意」告知湖南省委。由於瀏陽河流經長沙的那段急彎,已在一九五八年被新修的京廣複線所截斷,形成了一個月牙湖,而改道後的瀏陽河裡的魚蝦早已被飢不擇食的饑民們幾乎撈捕殆盡,那裡還能捕到「當今聖上」朝思幕想的瀏陽河白鰱?為不違聖意,省委立即下達政治任務,責成水產部門在瀏陽河截流形成的月牙湖成立一個漁場。選擇祖宗三代都是貧僱農出身、有養魚經驗的黨員專門為毛養殖瀏陽河白鰱。據這位漁場書記回憶,大饑荒期間,他們每星期撈捕兩次每條兩斤左右不大不小的活白鰱魚數條,用可充氧氣的專用運魚魚箱在專人押運之下,用汽車運到長沙南郊的大托鋪軍用機場,再用專機運到北京供毛享用(一九六一年暑假筆者想為久未食過魚的父母改善一下生活。曾與友人試圖到位於長沙烈士公園內的這個月牙湖去釣魚,不料竟遭到好幾個便衣巡邏人員的驅趕與呵斥,連釣具也被沒收。當時都不知道這裡已闢為毛的「御用」養魚場)。

毛左份子們、五毛黨們、「烏有之鄉」的鄉民們,你們想過沒有?你們心中的紅太陽、你們那位「生活簡樸」、常穿著打補丁的衣裳接見國內外賓客、並聲稱「為與民同甘共苦數十天不吃肉」的「偉大領袖」在大饑荒時,在北京所吃的每一條白鰱魚要花多少錢?其實白鰱魚在河鮮中根本算不上什麼美味,只是毛當年混跡長沙時因囊中羞澀,常只能以粗茶淡飯裹腹,偶爾能吃上一頓白鰱魚當然會倍感鮮美,因此而給他留下深刻印象,以致毛「功成名就」成為當今「聖上」之後仍想重溫當年的這一美味。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