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又有電動車巨頭"崩了"!曾有80億估值 如今1億多拍賣

基金君在阿里司法拍賣平台發現,浙江省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將於2019年11月24日10時至25日10時,拍賣蘭州知豆電動汽車有限公司(簡稱「知豆」)100%股權,起拍價為1.38億元,公司評估價格為1.97億元,保證金為2500萬元,加價幅度為10萬元。

昨天,基金君的朋友圈被《2019年最慘的人》刷屏了!蔚來的李斌實在太難了……

今天,基金君發現,比李斌更慘的人出現了,他就是知豆的鮑文光!

基金君在阿里司法拍賣平台發現,浙江省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將於2019年11月24日10時至25日10時,拍賣蘭州知豆電動汽車有限公司(簡稱「知豆」)100%股權,起拍價為1.38億元,公司評估價格為1.97億元,保證金為2500萬元,加價幅度為10萬元。

曾經三年賣出10萬輛的「占車神器」——知豆,在經歷了停產、裁員之後,最終走向了破產拍賣的結局。

公司仍在經營

拍賣包含存電動乘用車生產資質

阿里司法平台上的拍賣信息顯示,此次被拍賣的蘭州知豆100%股權,包含建築廠房、整車生產線設備、土地使用權等資產。

值得注意的是,拍賣的資產中還包括了蘭州知豆所擁有的純電動乘用車生產資質,這是許多新造車企業夢寐以求的「准生證」。

拍賣公告中,浙江省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特地標明「拍品瑕疵」為:公司仍在經營,資產會有一定變動,甘肅省政府、蘭州市政府、蘭州新區管理委員會與蘭州知豆曾簽訂過合作協議,對具體經營有一定限制和約定,具體可向蘭州新區經濟發展局等部門諮詢。

根據法院要求,競買人需提前親自到現場查看,自行了解標的物所有欠費等狀況。

經查詢,2019年1月,寧波市中級人民法院把知豆汽車列為失信人,原因是知豆汽車未履行應支付貨款2億多元及相關利息。

三年賣出10萬輛

曾經估值高達80億

天眼查資料顯示,蘭州知豆成立於2006年7月,註冊資本4.2億元,由新大洋機電集團創始人鮑文光創立。

作為知豆的前身,成立於2001年的新大洋機電是一家生產模具、塑件、電動車用無刷電機及控制器等產品的民營企業。

據鮑文光說,他決定轉型做純電動汽車的初衷是想擺脫重污染的化工行業,做一件能夠造福百姓和後代子孫的事情。

經過漫長的反覆摸索研發,新大洋知豆的第一款產品終於在2013年問世。

但是,由於沒有生產資質,知豆只能遠銷海外出口義大利。2013年,「知豆」電動汽車通過了歐盟 E-Mark等標準認證,開始出口歐洲,首批銷售1000多輛。

一直沒有生產資質的蘭州知豆一開始選擇了與眾泰合作,但「眾泰知豆」僅出現在市場上一年,眾泰就自行開始獨立發展新能源汽車業務。

2015年,蘭州知豆與吉利控股等聯合發起成立知豆電動汽車有限公司,並成為該公司的全資子公司。

在吉利的助力之下,知豆在2017年先後通過國家發改委核准和工信部審批,正式拿到新能源乘用車的生產資質。

據乘聯會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市場純電動乘用車銷量近44.9萬輛,其中微型電動車銷量超過27.7萬輛,佔比達62%。

知豆以年銷售4.3萬輛在國內電動乘用車銷量排行榜中位居第2位,將許多同行甩在身後。而且,知豆還在全球新能源汽車銷售榜中奪得第6名。

受益於多地限購政策的出台,補貼後售價僅4萬到6萬元的知豆成為大家的最佳選擇,被稱為「占車神器」。

知豆的銷量在政策的刺激下突飛猛進,分別在2015年銷量2.53萬輛、2016年銷量2.4萬輛、2017年銷量4.3萬輛,三年賣出近10萬輛汽車的知豆迎來了他的高光時刻,在同年拿到B輪融資後,知豆估值一度高達80億元。

雙林股份等多家上市公司入股

在知豆被眾人捧的時候,不少上市公司都對知豆進行了股權投資。

除了吉利是知豆的第二大股東之外,還有不少A股的上市公司也對知豆進行了股權投資。

2015年,雙林股份出資5000萬元,成為持有知豆汽車4.5%股份的股東。公司表示,入股知豆汽車不僅是對新能源汽車發展機遇作出的嘗試,更有利於公司現有產品的升級和市場拓展。

在知豆汽車發展的高光時刻,它也是多氟多鋰電池板塊的主要客戶之一。為穩定雙方合作關係,2018年1月,多氟多出資4900萬元對知豆汽車戰略增資,持股比例為0.6125%。

除了上市公司,知名創投公司金沙江、原動力等也曾紛紛看好蘭州知豆的未來。

「60億騙補」風波

銷售斷崖、資金斷裂、創始人成「老賴」

2017年9月,浙江省寧海縣人民法院的一份判決書,揭開了知豆電動車低價銷售的秘訣,「騙補」一說甚上塵囂。

判決書顯示,2015年底,蘭州知豆一筆總價約8341萬元的車輛訂單中,地方政府補貼能達到4124萬元。此外,知豆公司還可以得到4.5萬元/輛的國家補貼。

換句話說,知豆每銷售一輛車,來自地方政府和國家的補貼就已經超過了車輛售價的50%。

判決書顯示,在知豆公司的商務政策中有一個計算公式,成交指導價=市場指導價-(國補+地補+廠補),D1、D2、D2S的實際終端銷售價格在4萬-6萬之間。

如果以平均每輛車6萬元的補貼計算,知豆在2017年底前賣出去的10萬輛車至少可以拿到60億元的政府補貼。

一時間,市場質疑,為了拿到補貼,知豆的技術指標也一直緊跟補貼政策走。

2015年新能源汽車補貼要求「雙80」、即續航里程80公里和最高時速80公里以上,這年上市的知豆D1、D2剛好卡線。2016年,新能源汽車補貼標準由「雙80」提升為「雙100」,這年新發布的知豆D2S的最高時速也提到了100公里。

重要的是,國家補貼並不能及時到位,要延後好幾年。更要命的是,2018年,新能源車補貼政策大幅退坡,150公里以下電動汽車正式「去補」。

2018年6月補貼新政實施以後,知豆電動車的上牌量從四位數最低降到個位數,此後8個月內銷量不到1000輛。

2018年全年,知豆累計銷量1.5萬輛,同比大跌63.90%;進入2019年,知豆的情況進一步糟糕,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公布的數據表明,2019年前三季度這家企業累計銷量僅為2095輛,同比下滑84.5%。

知豆也曾掙扎著轉型,企圖發力電動轎車和SUV,但是銷售斷崖、17年之前的補貼一直不到位,17年之後零補貼,讓知豆一下子舉步維艱,更別提研發新車。

根據此次法院公布的評估報告及說明顯示,截止2019年6月30日,知豆賬面資產總額約為19億元,其中現金只有116萬元,負債合計18.4億元,其中應付賬款7.3億元,應付職工薪酬1149.8萬元。

此外,知豆還被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30餘次,知豆創始人鮑文光也被限制高消費。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中國基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