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李樂: 我拿什麼喚醒你?我的同胞

—11.3抗爭日衝突有感

作者:
在這裡我僅代表自己,或斗膽代表那些支持香港抗爭者的大陸同胞們,祝願當日受傷的港人能轉危為安,早日康復!也希望理性大度的港人能理解,也正如港人致大陸同胞書所說的,我們不是敵人,我們共同的敵人是在高處俯視我們的極權!

2019年11月4日,香港警方召開記者招待會上,左邊屏幕顯示11月3日發生在太古城的暴力事件,太古城西區議員趙家賢趙家賢在混亂中左耳被咬掉

在香港史詩般的長久抗爭中,暴力事件已不鮮見.但與之前的港人與警察,甚至港人與港人的衝突不同,在11月3日發生在太古城的暴力事件,卻是港人和大陸人之間的衝突,其血腥和慘烈程度前所未有,鮮血淋漓的場景更好似街頭仇殺.

當天,一位大陸人在太古城攻擊兩位女士,又持刀攻擊其中一位女士的丈夫,他黑衣黑褲,且帶著口罩,應為抗爭者,只看到他後頸部血流如注,數位路人為他按壓,而另外一位議員居然在勸阻的過程中,被駭人的咬掉了耳朵,同樣也是血如泉涌,痛的是咬牙切齒.這位大陸行凶者被港人拳腳招呼後,也滿臉是血,已然分不清眼耳口鼻,踉蹌的靠在玻璃牆上,像雙肩上放了個血球一樣,搖搖欲墜.

就我本人的親身經歷來說,香港抗爭者是非常理性文明的,只要不是主動挑釁,對普通陸客是沒有攻擊性的.陸客在香港,也不知道是髮型的關係還是穿戴的關係,在街頭辨識性其實是很高的.相比於敵意,我收穫更多的是善意,最常聽到的是在催淚彈襲來時,港人用不甚標準的普通話勸我:「快跑,快跑啊「!

對於抗爭者針對警察的暴力行為,我不是為他們的暴力行為正名,我認為人民在採取了」合理非「的方法後,政府還罔顧民意,政府組織已然不合法,他們壟斷暴力也同樣非法,人民有權勇敢的打過去,抗爭者是在合法的使用暴力.

香港事件給我一個最大的觸動是:國人或者說人民是很容易被愚弄的!筆者以前經常向人宣傳民主,自由,人權.我記得家父和我說:「你不用那麼啰嗦,人人都懂,你以為就你懂啊?」我也覺得人人應該都懂,畢竟是普世價值嘛!但經過這次香港事件,我驚鄂的發現,原來他們是真不懂啊!我記得在國殤日期間,一位嚴格信仰基督教的大學同學,在觀看閱兵後,也竟然興奮的在朋友圈中為共黨邀功頌德.我實在是忍不住了,就留言給她:「我真得是很奇怪,你從小被剝奪了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你長大後,信仰基督教,又被侵犯了宗教信仰自由.你怎麼會為你的施暴者搖旗吶喊呢?」她回了我一句:「聖經說,要服從權柄.」我看了真是哭笑不得:你們那麼服從權柄,在羅馬時代你們聽話就行了,傳什麼福音呢?還有那些清教徒跑美國幹什麼,老老實實在歐洲聽話不就行了?

我舉這個例子是想說明,國內的思想荼毒是多麼的嚴重和難以理喻!在11月3日的事件中,如果這個行凶者沒有點所謂的信念的話,他怎麼有這個底氣挑釁群眾?而且同樣在當日,一位陸客在人群中,突然抽出一把小五星紅旗,大義凜然的呼喊,我們是中國人!看到了這兩位陸客的表現後,我實在是感覺羞愧難當,在香港人為普世價值苦鬥,孤斗的時候,我們不但冷眼嘲諷,甚至還要匕首相向。我羞愧的是,他們怎麼不明白,抗爭者不但是為了香港人自己抗爭,也同樣是為了大陸14億同胞抗爭啊!

我拿什麼喚醒你,我的同胞兄弟?或許就像我一位朋友說的:你不要和他們說了,你想叫醒他們,沒用的,他們已經被灌足安眠藥!

在這裡我僅代表自己,或斗膽代表那些支持香港抗爭者的大陸同胞們,祝願當日受傷的港人能轉危為安,早日康復!也希望理性大度的港人能理解,也正如港人致大陸同胞書所說的,我們不是敵人,我們共同的敵人是在高處俯視我們的極權!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