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胡平:不可低估中共邪惡特有的巨大能量 點評《決定》

作者:
不久前,美籍日裔政治學家福山在接受採訪時談到,如今,自由民主制度唯一可能的對手不是社會主義,而是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模式。中國公開宣稱中國的制度更優越,因為他們可以長期保證穩定和經濟增長,而民主卻做不到。如果再過30年,中國果然變得比美國更強大更富裕而且依然很穩定很統一,那將是對自由民主制度的嚴峻挑戰。

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後習近平於2019年11月5日在上海出席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美聯社)

四中全會通過的《決定》,其主旨是「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然而盡人皆知,中共的改革,在經濟方面其實就是改掉社會主義,復辟資本主義。在當今世界,很少有國家比中國在經濟上更不社會主義的了。我們知道,在經濟方面,「社會主義」一詞在共產黨的詞典里,本來是指公有制加計劃經濟;在西方的民主社會主義者那裡,則是指福利國家,指高稅收高福利;各種型號的社會主義總是有一些共同的特點,如重視勞工權益,保護弱勢群體,強調公共福利,降低貧富差距,等等。如今中共的做法卻正好相反。如今的中共,最不關懷勞工權益,最不保護弱勢群體,最不強調公共福利,貧富差距最懸殊。習近平上台以來在經濟方面也在走回頭路,但是離傳統的社會主義仍然是南轅北轍。因此,所謂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其實是掛羊頭賣狗肉。無怪乎很多西方人把如今中共在經濟上搞的這一套稱之為資本主義,但不是自由資本主義,而是國家資本主義。

不久前,美籍日裔政治學家福山在接受採訪時談到,如今,自由民主制度唯一可能的對手不是社會主義,而是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模式。中國公開宣稱中國的制度更優越,因為他們可以長期保證穩定和經濟增長,而民主卻做不到。如果再過30年,中國果然變得比美國更強大更富裕而且依然很穩定很統一,那將是對自由民主制度的嚴峻挑戰。

也是在不久前,中國經濟學家林毅夫和美國哈佛大學歷史教授尼爾·弗格森就中美經濟戰、中國的崛起等議題展開激烈辯論。最後兩人打賭,賭金20萬人民幣。林毅夫斷言:「20年後,中國將超過美國。」尼爾·弗格森則說:「我敢打賭,中國不會超過美國。」

我早先講過,談論中國會不會超過美國,要看你比什麼、怎麼比。要說中國會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這並非不可能,也不足為奇。畢竟,中國體量超大,中國的人口是美國的四倍,如果中國的人均GDP達到美國的四分之一,那中國的GDP總量就超過美國,就成世界第一了。比照台灣,台灣在上世紀80年代,人均GDP就達到美國的四分之一了,如果大陸的經濟發展水平和台灣一樣,那麼中國早在80年代就是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了。看一個國家富不富,應該看它的人均GDP而不是GDP總量。不過看一個國家強不強,則應該看它的GDP總量。當然,只看GDP總量也不行,還要看它的科技能力和軍事力量。迄今為止,中國在二次創新上頗有進展,但是在首次創新即原發性創新方面卻乏善可陳。在不自由的體制下,這一劣勢很難扭轉。與此相應的是,中國的軍力雖有長足的發展,但是要超過美國談何容易。不過我們也不可忘記,作為一黨專制的國家,中國在使用軍力的意志上要比民主的美國更強,因此我們不能低估它對民主社會、對世界和平的嚴重威脅。

中共在《決定》里展示的邏輯是,既然中國取得了「舉世罕見的經濟發展奇蹟和政治穩定奇蹟」,可見我們的制度是好的,可見我們的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是好的。其實不然。中國的經濟發展,是建立在「先以革命的名義搶劫,後以改革的名義分贓」的基礎之上,是建立在低人權優勢之上;中國的政治穩定,是建立在六四屠殺、建立在高壓維穩之上。因此它造成的發展必定是片面的、畸形的;它不能滿足還必須壓制現代人最基本的需求,即對自由與尊嚴的需求,因此必定是有害的、危險的,也必定是不可持續的。對於中共專制政權,我們一是要認清它反自由反民主的罪惡本質,二是不可低估這種邪惡所特有的巨大能量,三是要堅定戰而勝之的信念。這是攸關中國命運的決戰,也是攸關人類命運的決戰。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