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薅羊毛‌‌」粉兒的血腥 宰掉多少普通商家

—薅羊毛背後的產業鏈

這些羊毛黨的組織者、群主和博主其實已經很難用‌‌「薅羊毛‌‌」的羊毛黨來形容了,純粹變成了‌‌「宰羊‌‌」的劊子手。

‌‌「薅羊毛‌‌」這個詞最近幾年已經屢見不鮮,每當到了雙11,雙12,各類打折優惠券組合攻略就應運而生,淘寶蓋樓、拼多多撒錢領紅包等各種套路更是五花八門,人人都想占點小便宜賺點‌‌「外快‌‌」,各大電商平台和店家也都不傻,雖然有所投入,但活動結束之後,平台和商家撈取新用戶的獲客成本是極為划算的。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這樣的羊毛大賽對於雙方,都無傷大雅。

但今天凌晨,我看到了網友們曝光的一件事兒,著實噁心了我一把,氣憤得睡意全失。

宛若蝗蟲過境片草不留的吸血軍團

有個叫‌‌「路人A-‌‌」的50萬粉絲B站up主,建了一些專門褥羊毛的千人粉絲群,薅羊毛的方式和針對的對象也有些特殊:網上的店家實在太多了,總會有少數商家因為失誤而標錯價格,使得產品的價格遠遠低於他的成本,比如將單價26元/10斤的橘子標成了26元4500斤。

這個時候‌‌「路人A-‌‌」就會將這些信息發布到群里作為‌‌「粉絲福利‌‌」,號召群里的擁躉一窩蜂地去購買。如果購買者人少,商家發現後還能夠賠償得起,並及時糾正彌補錯誤。

但可惜的是像‌‌「路人A-‌‌」這類up手下都是好幾個專門薅羊毛的千人粉絲群,短時間內就能產生成千上萬的訂單,讓商家的損失直接飆升到幾十萬甚至幾百萬人民幣,品牌大店都吃不消,個體戶商家更是無法賠償。

就下來就是‌‌「薅羊毛‌‌」大軍的重頭戲——投訴商家來獲取賠償保證金

天貓店的商家在平台是有10萬元的保證金的,當出現違約情況的時候,買家是有權利進行賠付的,一筆單子可以賠付400元。

當店家無法承擔幾百萬損失的時候,這些‌‌「薅羊毛‌‌」的吸血鬼們便開始進行投訴,來獲取賠償保證金,直到10萬元被瓜分光,一家普普通通的天貓店,就這樣被搞垮到倒閉。

這就是這幾天發生的真實事件,一家由兩位農民借錢籌資、費了極大成本宣傳、好不容易搞起來的天貓水果店,他們的命根子,就這樣被一群羊毛黨,給榨乾了最後一滴血,欠下了價值700萬未發貨的水果,倒閉了。

充滿血腥味的產業鏈

這件事兒最讓我覺得人性醜陋和噁心的地方,不在於個人薅羊毛、佔小便宜,而在於有人把它給產業化,號召大家一起來薅羊毛,並以此來獲取擁躉進行商業變現。

‌‌「路人A-‌‌」是B站的知名up主,這件事兒也從b站開始發酵,開始有人站出來曝光這件事兒,之後知乎、豆瓣、微博都有人出來發聲,短短几天時間,愈演愈烈。

‌‌「路人A-‌‌」也意識到了即將到來的輿論和風險,先後發表了幾篇不痛不癢的道歉聲明,並從一開始的單純道歉到願意賠付商家2萬元損失、再到表示願意賠付十萬元的商家開店損失。

但這是遠遠不夠的,現在的電商平台,新人開店並不是那麼容易的,新店入駐也是沒有任何流量曝光的,需要各種推廣宣傳、各種時間成本,才能恢復一些人氣,這也遠遠不是十萬元的問題。

從‌‌「路人A-‌‌」最新聲明的置頂評論,我們可以意識到這個很嚴重的問題:就這家水果店的失誤漏洞截圖,他不是第一個轉發給粉絲的博主,而是很多相同所謂‌‌「傳授薅羊毛‌‌」類型博主發布後,他才發的。

他的意思也很明顯了:我很冤,這麼吸血的博主我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大家都吃人了,為什麼只罵我一個?

這句話背後的含義,是非常可怕的。我們所見到的‌‌「路人A-‌‌」,只是這一產業的冰山一角。

事實也確實如此,就網友‌‌「唐唐‌‌」的爆料,針對這次水果店的水軍薅羊毛群,就有多個:

部分群截圖

而受害的店家,也遠遠不止這一家小店,就網友‌‌「吁跌‌‌」的曝光,近期被這類羊毛黨搞垮的店至少還有兩家:

美特斯邦威廣仁專賣店羽絨服單價錯誤,49一件賣出,被拍出近五千單,總額虧損100萬,店長無力承擔巨額罰款,一個個私信祈求人們退單,結果僅僅1000人退款。

美特斯邦威廣仁專賣店事件

意大狐旗艦店出現bug,100元6雙鞋,被拍出一萬單,倒閉,店家兄妹血本無歸。

意大狐旗艦店事件

這些羊毛黨的組織者、群主和博主其實已經很難用‌‌「薅羊毛‌‌」的羊毛黨來形容了,純粹變成了‌‌「宰羊‌‌」的劊子手。

電商巨頭也就算了,苦苦經營的個體戶他們也宰。

商家只要稍微漏出點傷口和血腥味,就會被這群食人蟻蜂擁而至,吃得連骨頭渣都不剩,說這種類型的博主和群主吃人血饅頭都是輕的了,當真是吃人不吐骨頭。

隔著屏幕,都能聞到血腥味兒。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我是星夜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