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驚爆新疆百萬男配對計劃 強制少數民族婦女1年陪睡36天 獨家分析:實為驚天滅族配種

維族姑娘示意圖

近日,有消息證實,中共實施「配對認親」計劃,中共漢族官員2個月一回,入住少數民族家庭達6天,進行監視及洗腦,這些家庭的男性多數已被關押;少數民族婦女被迫與官員同睡一床,達到1年36天。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獨家分析,這應該是一個驚天的滅族計劃。拒拆清真寺的新疆縣長,會有什麼後果?近日,中共再度重申新疆不存在所謂的拘留營。但前往新疆的觀察人士發現,中共當局僱傭臨時演員上街頭表演,欺騙外國觀察員。

中共實施「配對認親」計劃,維族婦女被迫與官員同睡一床

外界一直指控中共在新疆地區興建集中營,關押大量的維族人。現有消息指出,中共當局在新疆實施「配對並成為家庭」計劃。中共官員們說,計劃宗旨是要「促進種族團結」。但同時也使中共當局能夠密切監視維吾爾人。

自由亞洲電台5日報導,自從2017年開始,新疆的穆斯林,尤其是維族人,就被要求讓中共官員到他們家裡探訪,並提供其關於生活和政治觀點的訊息,而家裡的主人也會受到官員的政治教化。

「結對並成為家人」項目是中共針對新疆維族人所採行的幾個高壓政策之一。

報導說,英吉沙縣一負責管理的共產黨官員在喀什接受採訪時透露,在他監管的城鎮中,有70到80個家庭有漢族「親戚」,其中大多數是男性,他們在每個家庭一次待多達6天時間,而這些家庭的很多男性成員都被關押。

這名官員還稱,這些「親戚」每兩個月來一次。他們與配對的維族親戚朝夕相處並培養感情。以他們的思想體系和新的觀念來「幫助」這些家庭。

除了一起工作和吃飯之外,這些「親戚」也在這一周的時間裡與維族家庭成員同床而睡,尤其是在冬天。

這官員稱:「通常是一兩個人睡一張床,但如果天氣很冷,三個人會睡在一起。」

報導說,喀什的一名當地社區官員確認有這樣的安排,但堅持認為「親戚」及維族女主人在夜間始終保持三英尺的距離。

報導說,對「結對並成為家人」項目進行抗議或拒絕參與的維族人,會受到額外的限制或可能被關進集中營。

中共中央統戰部微信公眾號「統戰新語」,今年1月2日曾發表文章稱,截至2018年12月底,全疆各地州市、各機關企事業單位、中央駐疆單位、新疆軍區、生產建設兵團、武警新疆總隊等部門單位共有112萬多的幹部職工,與169萬多戶各族基層群眾「結對認親」。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介紹,資料顯示,新疆少數民族人口在逐年下降,漢族人口在逐年升高。漢族人口佔新疆人口40%。

中國境內維族人口約1000萬人,90%居住在新疆,即約900萬人。佔少數民族人口的77%。新疆境內的少數民族人口是1千3百萬人,哈薩克族排第二,佔11%,回族排第三,佔7.6%。

數學計算工程碩士出身的王篤然表示,因為查不到新疆少數民族家庭的人口數量,所以若假設以一家4到5人估計,新疆1千3百萬少數民族約是300萬個家庭;如果一家人口更多, 6到7個人,那總戶數就會變成200萬個少數民族家庭。即便一家只有3口人,那就約是400萬個少數民族家庭。

所以新疆少數民族家庭應該約在200萬到400萬之間,雖然這個數量上下限差1倍,但和中共媒體報道的,已有169萬多戶少數民族家庭住進了多數為漢族的男幹部來作比較,就很能說明問題。

也就是說,即便按少數民族家庭有400萬個,也至少有40%的少數民族家庭進住了漢族官員幹部職工;如果以300萬個家庭計算,就有60%的家庭被進住。如果按200萬個少數民族家庭,就有85%的家庭被漢族官員進住。

王篤然分析說:「無論從我假設推論的上限或下限來觀察,都非常駭人。再結合當局在新疆強推漢族娶少數民族女子,獎勵50畝地,7萬現金來看,就是中共在有計劃的縮減純正少數民族下一代的數量。而且通過漢族男幹部每2個月住6天,1年住36天來刻意製造大量漢族與維族為主的混血兒,徹底改造維族的下一代。」

王篤然研判,這是中共的滅族計劃。

元朝時,蒙古保長對漢族新娘有初夜權。當時漢族人就殺掉生出的第一個孩子,來保證血統的純正。

王篤然指出,現在中共在新疆採取的所謂「結對並成為家人」,中共漢族官員每兩個月即進住6天,比當初蒙古族的做法還反人類。這樣的頻率也就是要保證生下混血兒,而且是要大量的生。不知道維族人將會採取什麼應對方式。

王篤然表示, 據多家媒體報道,被抓到再教育營的新疆婦女,被強制吃藥導致不能生育,這也是要滅絕下一代的反抗力量。

《紐約時報》曾報導,「結對認親」政策始於2014年,當時中共派遣20萬名中共黨員,以「結親」為名,在維族人的村子裡長住。2016、17年還繼續派遣,任務包括監視通報、「教育轉化」等被關押者的親人家庭。

報導說,這些黨官被稱為「不請自來的客人」,目的特別是對幼童進行洗腦,要從小就愛中共。這些甚至自稱父母的黨官實際是在監視維族人,並決定是否要送進「再教育營」關押。

一維吾爾人說,每當回想起要與這樣的「親人」被迫合影時,總是噁心想吐。如果你的敵人自稱是你的「母親」,監視著你的一舉一動,你做何感想?

總部設在美國紐約的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指出,沒有證據顯示,維族家庭能拒絕上述中共官員的拜訪。這是「深具侵略性被迫同化手段」的一個例子,這「不但違反基本人權,也可能促進和深化該地區的憤慨」。

拒拆清真寺 新疆縣長會有什麼後果?

圖:裝甲運兵車停在新疆烏魯木齊市一座清真寺外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周三6日再度重申,新疆不存在所謂的拘留營。

不過,居住在哈薩克的婦女努爾迦納提.烏蘭拜,本周通過視頻發出求助,要求國際社會關注她被羈押的表哥卡哈爾曼.阿合曼。

圖:努爾迦納提.烏蘭拜

據自由亞洲電台7日報導,在哈國人權組織阿塔珠兒特提供的一段視頻中,努爾迦納提.烏蘭拜講述了她的表哥、前新疆托里縣縣長卡哈爾曼.阿合曼被抓的情況。

烏蘭拜說,她表哥阿合曼因為在任職期間,拒絕下令拆除清真寺,被送入集中營已經18個月,沒有任何音訊,不知死活。」

演員街頭表演 新疆欺騙外國觀察員 

圖:2019年7月30日,新疆舞蹈演員在中共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辦記者會前表演

中共當局在新疆設立的集中營引發國際社會嚴厲批評,在壓力之下,被迫允許一些國際觀察人士到新疆考察。

加拿大《環球郵報》報道,過去十八個月,來自英國紐卡素大學研究語言教育的博士生布多夫女士曾經三次到新疆。她發現,在喀什大街上翩翩起舞的維族群眾,在外國遊客離開之後,被警車集體帶走。她意識到,這些跳舞的人其實是當局安排的臨時演員。

報導說,一名剛剛逃到英國的維族婦女表示,今年早些時候,警察和官員曾要求她年老的父親,在某個特定日子去清真寺祈禱,每天有一百元。

她還透露,一些受到當局信任的維族人,比如她的當漢語教師的朋友,就曾被要求上街扮演行人,並且必須背下最少五十個問題,來應付外國觀察人員的提問。

報導說,當有外國視察人員抵達新疆時,街上所有的人,包括公共汽車司機、小攤販、遊人、計程車司機、寺廟中祈禱的信徒,全都是當局僱傭的人,有時候甚至是由警察來扮演。

中共當局拆除一些集中營的高牆和電網,再邀請外國觀察者前往參觀,安排被關押者講述他們在集中營中的美好生活狀況。

經常批評美國政策的加拿大阿爾巴尼亞裔記者賈澤西,就直言說:「這一切都是表演」,集中營警察「根本就是在騙我們,他們希望我們向世界報道出假相」。

賈澤西在追問被關押者的信仰問題時,從他們眼中看到了恐懼,以及瞥向警察的哀求的眼神。

另外,中共當局繼續以株連懲罰親屬的方式,試圖封住所有在海外的維吾爾人活動人士的嘴巴。

阿波羅網喬伊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喬伊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延伸閱讀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