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對比 > 正文

顏丹:中國為何成不了日本那樣的「超級巨國」?

作者:

2017年北京當局在寒冬里驅逐上萬民工引發抗議,年輕人走上街頭吶喊:「我們不是低端」。(視頻截圖/推特)

最近,北京昌平區香堂村別墅群遭強拆一事,讓人再次想起日本那位震驚世界的「釘子戶」來。根據網文《浮世繪:一個被底層螻蟻踩在腳下的超級巨國》所述,那位「釘子戶」名叫高尾紫藤,只因「他家菜地位於成田機場的跑道上」,就導致了這個「日本最大的國際航空港50多年一直未完工」。

1951年,由於當時的《土地徵用法》規定,政府「可以因為公共利益需要徵用私人土地」,因此,不少農民的土地因修建機場的需要而遭到強征。但最終,「機場被迫停工」。1995年,那部《土地徵用法》也被廢除了,意即「哪怕日本亡國滅種,政府也沒有權利徵收任何人的一厘米土地」。

此後,首相道歉,政府提高了賠償標準。於是,大多數農民都搬走了。到了2005年,就只剩下高尾紫藤這一戶了。

如今,東京奧運會召開在即,「只有高尾紫藤搬家,成田機場才能擴建跑道,才能緩解東京國際機場的壓力,才能解決東京奧運會的航班問題」,「但高尾紫藤依然不搬」。而他不搬的理由也無關居住,只是考慮到「在這片土地不用農藥就能做好有機農業」。

更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即便這個理由與老百姓的基本需求無關,日本政府也表現出了極大的尊重。有關部門提出,要「花費巨資把高尾紫藤家菜地的土壤全部平移到其他地方」,供他繼續搞有機農業。

但這位倔強的「釘子戶」仍以「哪怕把土壤搬移到別的地方,也是不一樣的」為由,一口回絕了。直到現在,他仍可在自己家中、繼續享受著成田機場專門為他執行的「每天晚上11點必須關門」的高規格待遇。

一個能與美國比肩的國家,竟然拿一個刺頭兒農民沒辦法。要放在「厲害的國」眼中,那就是丟人丟到家了。就算是為了舉辦國際盛會,就算是為了擴建國際機場的跑道,東京政府也得在徵用本國人民土地的過程中抓耳撓腮、耗盡心力;如今,什麼都不為,只為政府能撈錢,北京當局一聲令下,就能讓昌平數十萬私人別墅在短短75天之內被夷為平地。

看來,中共國之所以「厲害」,就是因為政府碾壓螻蟻的行動力勝過一切。

相比之下,日本政府非但不敢碾壓螻蟻,還對螻蟻俯首帖耳、畢恭畢敬。然而,就是這樣的日本,卻能在短短几十年間,就成為全世界都不敢小覷「超級巨國」。被評為「世界最廉潔國家之一」、「世界最富裕國家之一」、「世界受教育程度和教育質量最高之一」、「世界治安最佳國家之一」、「世界食品質量最安全國家之一」、「國民素質道德水平世界排名最高國家之一」的日本,即便沒有豪華的機場,也無法阻擋全世界的富豪紛至沓來,並「把一生的財富都向日本轉移」。

更重要的是,「核心科技專利總量、全球發明型企業數量、最佳生活品質、綠色能源開發水準……都排名世界第一」的日本,即便用「用硬紙板造床」、「搞一屆史上最窮酸奧運會」,也不會讓自己國民的利益遭受損失。日本深知,一個國家的任何成就都來源於個體的智慧,而非政府的權威。

於是,有人定義,「真正的超級巨國不在於高樓大廈,不在於軍事,不在於科技」;「只有被社會最底層螻蟻踩在腳下,才是真正的超級巨國」。

在這樣的超級巨國,再底層的螻蟻也有活下去的權利,再卑微的生命也有個體的價值和尊嚴,再廉價的私有財產、私人物品也不會被搶奪、被侵佔。然而,這些最基本、最淺顯的道理決不是一個把人民視為螻蟻的無良政府所能認識到的。這也正是厲害的中共國至今無法與日本比肩的關鍵所在。

在中共這個暴徒的眼中,任何生命都能被犧牲、被碾壓。在「舍小家、為大家」、「沒有國、哪有家」的無恥宣傳下,中共揮霍著民脂民膏,臉不紅、心不跳;不斷製造著虛假盛世中的螻蟻,卻讓自己變成了肥碩的蛀蟲。若沒有中共的極權暴政,中國人也不會被淪為刀俎下的魚肉,任由紅色權貴們宰割了。

遺憾的是,中共還未認識到,「國富民窮」終究是難以長久的。納稅人都變成了飢腸轆轆的螻蟻,政府又哪有血汗可榨、哪有魚肉可割?

如今,中共加速碾壓螻蟻,就是在加速自己的滅亡。從多年前開始擔心「亡黨亡國」,到不久前承認要「過緊日子」,短短几十年,中共就開始承受自己所釀造的惡果了。中共馬不停蹄的自掘墳墓,看來是等不到中國成為超級巨國的那一天了。

今天的中國要想成為超級巨國,非得讓國民充分的發揮出個人的智慧與價值不可。而實現這個目標的前提,就是讓中國人重新獲得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免於匱乏以及免於恐懼的自由。只有先擺脫奴役、達到身心自由,得到基本的尊重,中國人才有可能去構建讓螻蟻都能幸福生活的超級巨國。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