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李怡:「警署內輪姦」已經壞到沒有底線 不解散警隊 香港無法重生

—警權獨大

作者:
陳彥霖赤裸浮屍,吳傲雪遭港警性侵的證詞,浸大學生記者鄧澤旻被扣留時遭便衣警出言威嚇雞姦,黑警聞周梓樂死訊說要「開香檳慶祝」,加上無數靚女靚仔被壓制在地暴打和侮辱的影像,都使人不能不相信警察已經上下一心要與香港年輕人為敵,所有網上流傳的警署內的性侵、硬迫口交等等劣行都大大增加在公眾中傳播的可信度。

15歲的游泳好手陳彥霖被發現全身赤裸浮屍海面,警方稱調查後認為死因無可疑;22歲愛好運動的科大學生周梓樂在停車場墮下一層就傷重不治,警方指與當時在該地的防暴警活動無關。這兩件事儘管疑點重重,但在沒有獨立調查的情況下,仍需要找到更確鑿的證據才能推翻警方說詞。

一名少女遭警員輪姦成孕。這少女10月中因其他疾病到伊利沙伯醫院急症室求診,醫護在有醫療需要下為她驗孕,結果顯示懷孕。少女在母親陪同下向醫護說出事件,指9月時途經警署被警方截查,當時她並非參與示威,亦沒有穿黑衣,卻被帶返警署,遭四名懷疑是警員的蒙面男子輪姦。

當事人最初不願報警,10月22日由律師代表報案。她一直由伊院跟進醫療,並於本月7日在伊院接受墮胎手術,胎兒約七周大,受孕時間與她9月27日被捕時吻合。少女被強姦後患上抑鬱。警方回應查詢,證實10月22日接到報案,警方調查至今,說報案人的指控內容與調查結果並不吻合。

強姦案通常從報案到上庭審訊,當事人都會接受近乎羞辱的盤問。因此大部份受害者都寧可啞忍也不願再受另一次苦。在當前警察大曬的情景下,選擇不報案雖不能討回公道卻也是常情。終於要報案的原因是在伊院被查出有孕,要求墮胎而必須向醫護說出因由。在這種情況下,當事人不大可能編造謊言。因為她或家人絕對會知道,現在對權傾一時的警隊,真是惹不起。

據稱報警時,醫院已經取得胎兒的DNA樣本。警方在短短時間內就得出結論說指控內容與調查結果並不吻合,卻不說出原因,真正原因其實是想讓事主知難而退。

基於警方本來就有「警警相衛」的傳統,加上強姦的指控極嚴重,若被告上法庭,警察就被視為土匪惡霸也,因此儘管要查出當天關押少女的警員不是難事,要驗他們的DNA也輕而易舉,但警方自己查自己人,警方聲譽好的時候還有可能,聲譽如此差的現在,相信全力保護涉事警員是意料中事了。

當事人原本不想報案,再經近乎恐嚇的警方迅速否定,當事人追究下去的可能性也不大了。但是公道在人心,多數市民一定相信當事人而不會相信警方。自6月以來,警察權力越來越大,對示威者尤其是年輕人的暴力越來越過份,警察可以直斥張建宗,直斥林鄭,而特府既要指靠警力去「止暴制亂」,警察自然就成為「冇王管」的部隊了。權力不受制約,警察有什麼事情做不出來?

若「在警署內輪姦」這種禽獸不如的惡行真的發生,即顯示警察的品格已經壞到沒有了底線。執法者沒有底線的品格沉淪,意味著再也無法浮起來。警隊若不解散,香港也沒有重生的一日。

陳彥霖赤裸浮屍,吳傲雪遭港警性侵的證詞,浸大學生記者鄧澤旻被扣留時遭便衣警出言威嚇雞姦,黑警聞周梓樂死訊說要「開香檳慶祝」,加上無數靚女靚仔被壓制在地暴打和侮辱的影像,都使人不能不相信警察已經上下一心要與香港年輕人為敵,所有網上流傳的警署內的性侵、硬迫口交等等劣行都大大增加在公眾中傳播的可信度。

香港正式進入一個行政權中的警權獨大,而立法、司法要與行政配合的時代。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