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王友群:我揭露賀國強嚴重違紀違法的內幕

作者: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最黑暗的黑窩裡,我放下生死,最終保住了我的婚姻。今年,我與我的結髮妻子結婚30周年,已步入「珍珠婚」。寫作此文時,我的心中對神充滿了虔誠與敬畏。信神,就能得到神的護佑;信神,就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

10月5日,我在大紀元發表《中共政法大騙局到了該收場的時候了》。其中,談到了我在被中共非法監禁5年里向江澤民等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而中共的公、檢、法、司,從下到上,直至江澤民,沒有一位官員敢說一個「不」字的傳奇。

我的索賠對象包括當時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那麼,為什麼我要向賀國強索賠1000萬元人民幣?因為我被非法監禁5年,與賀國強有直接關係。

賀國強是江澤民、曾慶紅的親信

1999年7月20日,當時的中共獨裁者江澤民為一己之私,動用全部國家機器,發動了對法輪功的瘋狂大迫害。他原以為可以在很短時間內剷除法輪功,但是,他邪招用盡,也沒能剷除法輪功。

2002年中共十六大召開前,7位十五屆中共政治局常委約定,在十六大召開時,除胡錦濤一人留任外,包括江澤民在內的其他6位常委全部退休。

江澤民退休前最大的心病是法輪功問題,他最擔心繼任中共領導人清算他迫害法輪功的罪行。十六大召開前,江澤民在人事上作了一系列特殊安排,以確保他仍然能夠當「太上皇」,掌控全局,同時,確保江澤民派系人馬在十六大上佔主導地位。

江澤民做的最重要的安排是,將他的「軍師」曾慶紅提拔重用為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黨校校長,以便曾慶紅在中共十七大時接替胡錦濤,擔任中共黨魁。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到2007年中共十七大召開時,曾慶紅因名聲太臭,遭中共元老集體抵制,被迫退休,這是後話。

十六大召開前,曾慶紅是中共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央組織部長,替江澤民掌管提拔重用各級官員的人事大權。曾慶紅陞官後,誰來做中央組織部長?當時,江、曾選人用人的第一標準是,被選中的人必須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江、曾在全國各地選來選去,最後選中了當時的重慶市委書記賀國強。賀國強在重慶迫害法輪功非常賣力。

中共十六大上,賀國強被提拔重用為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組織部長。2002年至2007年,賀國強當了5年中組部長。這5年,賀國強忠實執行江、曾的選人用人政策,提拔重用了一大批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官員。

2007年中共十七大召開前,江澤民最擔心的事,仍然是有人清算他迫害法輪功的罪行,在人事上又做了一系列特殊安排。其中之一便是提拔重用賀國強擔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

1999年「7.20」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後,我因為1999年5月7日寫了致江澤民的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被隔離審查135天,被開除黨籍,剝奪工作權。

我認為,中紀委監察部對我的處理是完全錯誤的。從2004年1月中旬起,我開始依法向中紀委監察部申訴。賀國強當中紀委書記後,我繼續接連不斷地向賀國強申訴。但是,我寄給賀國強的所有申訴信,賀國強全都不予理睬!

我被非法監禁前與賀國強的關係

鑒於賀國強在我的申訴問題上長時間有法不依、違法不究,鑒於中紀委監察部已非法剝奪我的工作權長達8年多,2008年7月4日,我寫了一封致我所在居委會領導的信,依法檢舉了賀國強的嚴重違紀違法問題,信末,我強烈要求賀國強必須賠償我的物質和精神損失不得少於1000萬元人民幣。

居委會領導立即將我的信上交北京市西城區德勝街道辦事處。當時,德勝街道辦事處長期跟我打交道的人,是610辦公室官員韓軍。我的信,很可能被交到韓軍手上。然後,被逐級上交到中央610辦公室。當時,中央610辦公室是中央政法委的內設機構,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是江澤民的親信周永康。周永康收到我的信之後,很可能轉給賀國強看了。

2008年7月11日,我被非法抓進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2009年10月7日,我被北京市西城區法院非法判刑5年。

我被非法判刑前與賀國強的關係

被非法抓進看守所之後,我依法寫了許多檢舉信、控告信,以及上訴狀。檢舉對象包括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

2009年11月19日,被關押在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內的我,依法寫了一封致時任中共黨魁胡錦濤的信,檢舉賀國強在我的申訴問題上的嚴重違紀違法問題。信末,我強烈要求賀國強必須賠償我的物質和精神損失不得少於1000萬元人民幣。此信寫好後,上交張起江(音)警官。

當時,我的案子已上訴到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按照法律常識,我的上述檢舉信,應轉交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專門負責審理我的案子的法官賈連春。

我的檢舉信是否存在誣陷、敲詐勒索賀國強的問題?賈連春法官應依法審查。如果賈連春法官認定我誣陷、敲詐勒索賀國強,肯定會判處我最重的刑罰,至少是無期徒刑。

2009年11月26日,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對我的上訴案作出終審裁定:維持原判(5年有期徒刑)。賈連春法官製作的終審裁定書,沒有認定我誣陷、敲詐勒索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賀國強。

我被非法關押在監獄時與賀國強的關係

2009年12月17日,我被押解到北京市前進監獄。在監獄裡,我也寫了許多檢舉賀國強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的信。

2010年9月11日,我寫了致時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副書記何勇的檢舉信,其中,特別談到: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一中刑終字第3381號刑事裁定書,是依法查辦賀國強最重要的證據。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在致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的《上訴狀》中,我專門談到了上述2008年7月4日我向賀國強索賠1000萬元人民幣的信。

根據法律常識,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法官賈連春,在審理我的上訴案時,必須對我在《上訴狀》中提到的這封信是否存在誣陷、敲詐勒索賀國強的問題進行調查。在賈連春法官製作的終審裁定書中,沒有認定我誣陷、敲詐勒索賀國強。

2010年9月11日,我還寫了一封致時任中共黨魁胡錦濤的檢舉信《關於依法逮捕賀國強的強烈要求》。

上述兩封檢舉信,都被前進監獄獄警柳剛非法扣押,理由是:這裡是監獄。

這裡,必須特別指出的是,由於中紀委監察部非法剝奪我的工作權,我妻子長期承受了巨大的物質和精神壓力,尤其是我被非法判刑5年,我妻子面臨的壓力更大。

2010年4月27日,我妻子被迫向北京市西城區法院提起離婚訴訟。2010年8月10日,北京市西城區法院對我落井下石,非法判決我妻離子散。

2010年11月22日,被關押在前進監獄內的我,依法寫了致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的「民事上訴狀」,白紙黑字控告賀國強對我的迫害。

2011年4月7日,北京市第一級法院法官王茂剛、書記員趙蕊,到前進監獄對我進行訊問。當時在場的有:前進監獄十分監區副監區長柳剛,前進監獄十分監區副指導員施興東等。王茂剛問我是否願意離婚,我說不願意。理由除了在「民事上訴狀」中講的外,我陳述了3個事實:

第一,我妻子向法院遞交離婚訴狀後,一直堅持到監獄裡看望我,甚至在她已經接到初審判決書之後,還堅持到監獄看望我,還給我寄過一份報紙,上面有一篇文章,標題是《此生最你是知己》。夫妻感情完全破裂的人會這樣做嗎?

第二,2011年3月,就北京市西城區法院法官周濤,罔顧客觀事實,胡亂判決我妻離子散,我給北京市西城區法院院長寫過一封控告信。到2011年4月7日,我沒有聽到或看到北京市西城區法院院長對我的控告信說一個「不」字!

第三,2009年11月19日,我在北京市西城區看守所寫給胡錦濤的檢舉信中,向賀國強索賠1000萬元,2009年11月26日,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法官賈連春製作的終審裁定書中,沒有認定我誣陷、敲詐勒索賀國強。

這也充分證明:並非我沒有能力賺大錢,讓我的妻子和家人過上衣食住行無憂無慮的生活。如果當初中紀委監察部不非法剝奪我的工作權,我妻子根本不可能提出離婚。

在最後的陳述中,我專門提到了老子在《道德經》中的一句話:「多易必多難」。意思是說,當一個人開始做一件事時,圖簡單,圖省事,怕麻煩,草率、輕慢、馬虎,到後來,必定會有大麻煩。

在結束語中,我語速很慢、聲音不高、卻非常堅定地說:「故意存心促使我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人,最終決沒有好下場!」

我的話,被書記員趙蕊記錄在筆錄上。我在認真核對筆錄並糾正若干錯誤後,在筆錄上簽名。

2011年4月28日,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向我送達了撤銷北京市西城區法院民事判決的終審裁定書。

據獄警柳剛講,他在前進監獄工作10年,監獄的在押人員,凡是監獄外面的妻子提出離婚的,法院最終沒有一個不判決離婚的,我是唯一的例外。

我當時的真實想法是:我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我修煉法輪功之後,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在夫妻關係上,在男女關係上,我沒有犯過任何錯誤。

而且我結婚時,是拜過天地的,我的婚姻是得到天地承認的,是得到神承認的。我只要堅守正念,一正壓百邪,法院最終決不敢判決我離婚。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最黑暗的黑窩裡,我放下生死,最終保住了我的婚姻。今年,我與我的結髮妻子結婚30周年,已步入「珍珠婚」。

寫作此文時,我的心中對神充滿了虔誠與敬畏。信神,就能得到神的護佑;信神,就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下面是我的「民事上訴狀」副本第4頁的複印件:

2010年11月22日王友群在前進監獄寫的《上訴狀》第4頁(作者提供)

賀國強跟著江澤民作惡必遭惡報

關於賀國強的嚴重違法問題,我留下了3份白紙黑字的證據:(1)我2009年10月13日致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的「刑事上訴狀」;(2)我2010年11月22日致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的「民事上訴狀」;(3)2011年4月7日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書記員趙蕊做的筆錄。

這3份書面文字證據,都保存在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

善惡有報是天理。

賀國強的難兄難弟,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現在正在秦城監獄裡度日如年。

賀國強跟著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做了那麼多壞事,就完事了嗎?

我堅信,對江澤民一夥政治流氓進行大審判的日子,神早就定好了。

賀國強與周永康在秦城監獄相聚的日子,可能為期不遠了。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