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延遲區選不是最可怕 更可怕是…

作者:

社會氣氛持續緊張,不少人擔心當局延遲區議會選舉,更有人發起聯署要求力保區選順利舉行。雖然區議會沒有多少實權,但上述擔心絕非毫無道理。

區議會選舉的戰略價值

區議會選舉會影響立法會及選舉委員會的組成,當中立法會70席中佔6席來自區議會,選委會1200席中亦有117席來自區議會。此外,區議員的薪津及區議會的各式撥款滋潤地區的政治力量。建制派一旦在區議會失守,仗著背後的「大水喉」,不致覆沒,但要應對得到更多資源的泛民便更顯困難。果如是,建制派在明年立法會選舉形勢便更為險惡,甚至泛民過半也絕非不可能。因此,一旦建制派在區議會選舉大敗,其連帶的影響便會與中央全面管治的政策背道而馳,主管香港事務的大陸官員當然會被追究,所以他們必然會力保區選不失。

不過,這都是選舉過後的事,當局可能更擔心選舉過程。當局目前最怕的就是民眾聚集,持續凝聚抗爭民氣。原本區選正正給予一個這樣的機會,讓各黃色候選人透過各種選舉活動從全港每一個小區進行總動員。不過,社會持續不穩,便讓選舉工程難以進行。從這一方面思考,便明白為甚麼當局一直讓警察張牙舞爪,無事生事。

豬隊友才推延遲區選

延遲區議會選舉是香港從來未有之事,產生的震蕩極大,當然可怕。不過,更可怕的是出現一個不公平的區議會選舉。試想想,即使延遲區選,總要定出一天複選。除非政治氣候逆轉,否則建制派敗選及選舉工程積聚抗爭民氣的情況仍然會出現。而且,延遲區選肯定會上國際媒體頭條,屆時中央少不免又被別有用心的國家「抹黑」。這樣算來,似乎並不化算。如果有建制派推動延遲區選,那麼當局只能嘆有豬隊友。

照選照贏才是當局上算

對當局來說,最理想的情況是區選照樣舉行,但要確保建制派即使不能大勝,也不致大敗。但如何才能做成這局面?若公平競爭,此時此境,機會微乎其微。那麼便只能用不公平的方法操控選舉結果。一旦民眾對一次的不公平選舉沒有太大反抗,操控選舉結果便會逐漸成為常態,為威權體製作民主包裝,這才是最令擔心之處。不要忘記,很多極權國家都以「民主共和國」為名。

4種操控選舉方法

網路上已傳出不少種票或者選民從名冊中被消失的情況,經已引起警惕。參考其他地方的操控選舉方法,不外乎下列幾種:

1.直接造票

因為香港的點票基本上公開進行,所以比較難上下其手。不過,若在點票前已「加料」便另作別論,尤其在票箱從票站運送至點票中心期間最為高危。

2.賄選

這種方式一般在比較貧窮的國家較為有效,香港富裕,市民教育水平亦高,賄選成本高風險大。而且,目前政治氣氛壁壘分明,難度更高。

3.影響投票過程

突然更改票站地點或投票時間,或者派警員駐留在票站外,盤查特定對象,例如年青人,阻礙非親政府選民投票。

4. DQ勝出參選人

以各種理由宣布結果無效,例如判決勝出的非建制參選人違規,甚至違法。

當局會怎樣選?

第1及2的方法其實最能操控選舉結果,但在香港的情況而言,難度比較高。至於第4個方法,大規模進行會激起民憤,而且 DQ勝出的參選人,建制派參選人亦不能自動遞補,所以亦非當局上選之策。

第3個方法是最需要防範的,因為建制派較容易動員及指揮支持者,過去甚至有報導指有候選人以旅遊巴接載選民到投票站。即使更改票站、縮短或延長投票時間,影響會較小。此外,年青人明顯傾向不支持建制派,加上他們是抗爭運動主力,若有警察駐留在票站外「維持治安」,肯定會阻礙他們投票。

只要出現混亂或緊張情況,例如多個票站外有不明物體、多處縱火、多處有打鬥事件,當局便有大條道理使用第3個方法。參考其他地方的經驗,一個威權政體要製造這些「事件」出現,實在絕不困難。

延遲區選可怕,但更可怕的是讓不公平選舉成日常。

責任編輯: 時方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