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國教授捅破中共禁忌出事了 揭秘8964北京燒人內幕 中共抹黑中大學生抗暴竟被陸生打臉

—撐港南昌航大副教授遭舉報因揭露此真相 中共造謠事件一籮筐(組圖)

11月13日,南昌航空大學副教授牛傑因判斷香港燒人是演戲,在微信群內做出表達遭舉報。中共30年前在六四時用燒軍人構陷北京人,在近20年前用天安門自焚偽案、1400例構陷法輪功。在這次香港抗暴事件中,中共造謠手段依舊不斷:抹黑中大學生抗暴;誣稱港警開槍「因暴徒攻擊幼稚園校巴」;視頻顯示,警員將錘狀物品放入被捕者背囊內進行栽贓。

牛傑的個人資訊,迅速遭人發布,他本人疑似持續遭到威脅。(南昌航空大學官網截圖)

判斷香港燒人是演戲,南昌航大副教授遭舉報

南昌航空大學副教授牛傑在微信群內發布港警鎮壓香港的真實資訊,遭舉報。(網路圖片)

網傳微信截圖顯示,在一個名為財經(清華)的聊天群內,名為「牛傑5號」的微信曾發布圖片文字,「瘋警攻入中大,連續三小時無間斷施放催淚彈,至少60名學生受傷」。

「牛傑5號」表示,「所謂暴徒都是孩子,他們沒有整死一個人」,並附上香港警察逮捕女學生的兩張照片。

「牛傑5號」分析所謂燒人事件不會是真的,研判是「卧底、演戲」,「你被燒了能迅速脫掉衣服沒事一樣離開?」「還只有上衣燒,褲子不燒」,並勸網友「用腦子想,不要被假象迷惑」。

所謂的燒人事件發生在11月11日中午,據稱有親共人士被淋易燃液體後點燃,該事件被黨媒大肆渲染,並稱抗爭者是暴徒。當天,有影視界姓蕭的人士爆料說,被燒者是特技演員。還有網民爆料表示,著火前有人在往該人身上抹東西(阻燃凝膠)。

「牛傑5號」很快被舉報。江西網警回復稱關注此事動態,已將線索轉屬地南昌相關部門處理。

南昌航空大學官微在當日發布公告說,牛傑確系該校文法學院教師,學校將「嚴格依規予以嚴肅處理」。

期間,舉報者自曝受到社會人士聲討。有一名學生實名為牛傑擔保,稱「老師很好一個人」。不過,他疑似迫於壓力,很快將微博刪除。

一名學生實名保自己的老師牛傑。(網路圖片)

檢視相片

▲綠衣男先被一名戴著藍色帽子的男子,用毛巾抹了東西。(圖/翻攝自推特)

檢視相片

▲網友質疑縱火根本是演戲。(圖/翻攝自推特)

目擊者:打死軍人栽贓學生

據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早前報導稱,在「六四屠城事件」中,一名軍士長崔國政遭不明身份人員打死,並被澆上汽油點燃。中共稱,這是學生和群眾中的「暴徒」所為,並在隨後的宣傳片中以崔國政為例,掀起中國大陸不明真相群眾對中共鎮壓天安門學生的認可。

五月二十日戒嚴後,北京市「全民截兵」。(網路圖片)

大紀元獲悉,在六四事件中中共軍隊陰謀製造了「偽案」,目擊者趙真(化名)目睹了戒嚴部隊軍士長崔國政被打死並被澆汽油焚燒屍體的過程。認為這是中共為了達到挑起軍人對抗議學生的仇恨,而有意陰謀策劃的。

目睹整個事件過程的趙真揭露,中共為了激化仇恨,派遣軍人化裝成工人和學生潛入廣場抗爭人群,在混亂中將軍士長崔國政用鐵管等凶器打死,並澆上早已用瓶子攜帶的汽油。化裝的軍警人員大約有7~8人,他們的行動動作完全是有準備的,動作兇猛迅速!下手是完全直接致命的!

趙真還表示,當時現場的人有100多人以上圍觀,但事實上大多民眾和學生手中沒有任何武器,更不可能有鐵棍、汽油之類非常「應手」的「裝備」!這一組「暴徒」的武器一看就是早有準備的,因為鐵棍的長度均為70~80cm長,他們迅速將崔打死並隨即澆上汽油點燃。趙真認為,打死崔的那伙人並非普通市民,更不是學生!普通人在自身生命安全沒有受到危脅的情況下,甚至受到危害的情況下都很難有勇氣去動手殺人。

中共用1400例誣陷法輪功

法輪大法真相博物館《中共「1400例」騙局:利用精神病患者栽贓陷害法輪功》一文披露,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如同中共歷次政治運動一樣,這場迫害也是以鋪天蓋地的謊言宣傳開道,所謂的「1400例」就是謊言宣傳的一部份。

中共羅織的「1400例」殺人、自殺、死亡的案例中,有的案例是把精神病患者病發時的意外事故栽贓為法輪功學員所為,有的案例是以減刑為條件唆使殺人者冒充法輪功學員,有的案例是以報銷醫藥費為誘餌讓危重病人冒充法輪功學員,還有的案例是把普通人的正常病逝說成是煉法輪功造成的。所有這些案例都是中共對法輪功的栽贓嫁禍。

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澤民集團搜羅了許多精神病患者病發時的意外事故,栽贓嫁禍於法輪功。這些精神病人根本就不是法輪功學員。事實上李洪志老師從一九九二年傳法開始就明確指出,精神病人不能修煉法輪功。在一九九六年的《悉尼法會講法》中又指出:「精神病人,他自己意識是不清的,我們是不能度的。」李老師在《法輪大法義解》〈北京法輪大法輔導員會議建議〉中指出:「為什麼我們強調精神病人不讓參加班呢?就是他自己都把握不了自己,掌握不了自己。」

例如:山東「鐵杴打死父母」案真相

山東新泰市泰山機械廠工人王安收,因精神病發作將其父用鐵杴打死。王安收是一個精神病患者,這一點,在當地法院判決王與妻子尹彥菊離婚的判決書上寫得非常明白,山東省新泰市人民法院(1999)新城民初字第245號民事判決書的部份內容:「本院認為,被告(王安收)婚前患精神病並隱瞞,婚後精神病多次複發,且經久治不愈,曾因精神病發作殺害自己的父親,原告(尹彥菊)堅決要求離婚,夫妻感情已完全破裂,原告離婚請求予以支持。」可是這個案例卻被中共江澤民集團收入「1400例」中栽贓到法輪功頭上。

「我丈夫從未煉過法輪功,卻被列為1400例之一」

王嚳是機關公務員,一九八四年得過乙型肝炎,一九九八年五十歲時死於肝硬化,卻無故被收入1400例。他的妻子二零零一年投書明慧網說「一九九八年八月,不知記者採訪的誰,在報上登出來了說白髮人送黑髮人,栽贓陷害法輪功。我丈夫純屬正常死亡,根本不是煉法輪功煉的,他本人從未煉過法輪功。」並提到「五十歲的他去世的原因是:1、在工作中說真話受排擠;2、工作中叫人騙了一把,自己拿錢給補上;3、因為他哥哥在一九九五年八月二十五日去世,死於肝癌,時年五十歲,弟弟在一九九七年五月九日死於肝病,時年四十六歲,因為他們兄弟都有肝病,所以對他壓力很大。」

中共抹黑中大學生抗暴被大陸生打臉

11月12日晚,港警2千發子彈、連續兩個半小時的狂攻,使得中文大學淪為硝煙瀰漫的戰場。轉天,中共黨媒,《北京日報》、「新聞聯播」等開始大肆宣傳香港學生的所謂「暴力」,致使學校的大陸生「遭遇威脅」,完全不提警察的瘋狂和魔性大發,只強調「暴徒四處縱火,破壞校園」。

報導還聲稱,大陸學生在校內成為「激進暴力分子」打擊的對象,許多人躲在住處不敢出門。即便如此,仍有黑衣人不時闖進宿舍樓或公寓敲門、騷擾。甚至引述所謂「大陸學生」的話稱,一些「激進黑衣學生」還砸壞門禁裝置闖入宿舍,挨個房間尋找大陸生。

然而中共的抹黑很快被中文大學的大陸生打臉。

一名中大大陸學生在微信朋友圈透露:大陸生沒有全部撤離,也沒有全部撤離的必要,很大一批學生是因為很多食堂關閉,沒有好東西吃離開的。

很多當地人很好,也沒有攻擊大陸生,火警之所以響到1點,是因為「警方放催淚彈造成」的煙霧進來又沒有人修。

大陸生反駁黨媒抹黑。(截圖)

栽贓!CCTV顯示警員疑將它放入被捕者背囊

11月11日,西灣河交通警開三槍之後,警民衝突持續。警方下午1點左右,進入西灣河天主教聖十字架堂拘捕5人。該教會11月12日公開閉路電視片段,片段顯示警員疑將錘狀物品放入被捕者背囊內。

片段3分17秒的位置,清晰可見防暴警員手持一把錘形物件,放入被制服者的背囊之中,然後拉上拉鏈。

蘋果日報報道,11月11日,在微博轉載香港有員警在西灣河開槍事件的現場畫面,竟將事件完全扭曲為「暴徒攻擊裝滿大陸孩子的幼稚園校巴,並投擲汽油彈,交警為了保護校巴,開了真槍。」這則有照片的貼文隨後被刪除,又換上另一則帶有更多錯誤訊息的貼文:「西灣河,暴徒搶槍,交警自衛拔槍射擊,暴徒被擊中後企圖逃跑全記錄,感覺香港警方的配槍威力不夠,擊中了還能跑!」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