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權威已攀上最頂峰 能否邁入全新歷史性時代? 會走這個總書記的老路?

澳洲學者白傑明說,儘管中共提出「中國之治」,習近平權威攀上最頂峰,中共也不會邁入全新歷史性時代。推崇全球化的英國《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分析,習近平會走勃列日涅夫的老路。旅美學者何清漣分析全球化,認為福山的《歷史的終結與最後之人》,即全球化理論著作是痴人說夢,並指全球化的政治之翼從未真正起飛。

澳洲學者:習近平權威攀上最頂峰中共也不會邁入全新歷史性時代

在香港抗爭背景下,中共10月底在北京召開第19屆中央委員會第四次全體會議(四中全會)。新華社等中共官媒當時將四中全會進行的制度性頂層設計稱為「中國之治」,宣稱這是「歷史上從沒有過的新型國家治理體系」。

中央社報道,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中華全球研究中心創始人兼主任、著有《毛澤東的陰影》等著作的白傑明解讀,這形同宣告習近平權威擴及各階層,已攀上中共建政以來權力最頂峰。

他表示,「之治」與盛世關係密切,例如西周成康之治、漢朝文景之治、唐朝貞觀之治、清朝康雍乾(康熙、雍正、乾隆)盛世,毛澤東、鄧小平時代都未使用如此表述。如今中共宣傳"中國之治",塑造中共邁入歷史上第5個黃金盛世形象,反而凸顯傲慢自大。

中共近兩年不斷強調「新時代」,但白傑明不認為中共邁入全新歷史性時代。

白傑明說,大躍進與文化大革命時期,中國大陸形同災區,但中共仍對外擺出堅毅臉孔,大多數人都相信了。因此,即使中國大陸在習近平統治下崩潰,中共仍會對外投射"盛世"形象。

習近平會走勃列日涅夫的老路?

BBC報道,《金融時報》周二(11月12日)發表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的分析說,美國可能無法阻擋中國經濟崛起,只有中共自己失誤才能阻擋這個進程。習近賓士下中國有可能走上勃列日涅夫的老路。

他認為,中共崛起是當代影響巨大的政治事件。對於美國應如何應對中國崛起,沃爾夫認為美國要制定正確的應對中共的對策難度很大。他認為對付中共,美國及其盟友需要在不同的領域採取對抗,競爭和合作的不同方式。美國的軍力可以靠自己,但是經濟或人權政策則不能單靠自己,而要藉助盟國的力量。

在他看來,能阻止中國經濟趕超美國的一個可能是,習近平扮演當初蘇聯領導人勃日烈涅夫那樣的角色。蘇聯領導人勃列日涅夫在1964-1982年執政期間遏制了蘇聯的經濟和政治改革思想,強調共產主義正統和黨的紀律,為蘇聯帶來災難性影響。

1982年,勃列日涅夫在莫斯科逝世,他死後蘇聯經歷長達三年的政治鬥爭、領導人更替的混亂局面。1985年,戈爾巴喬夫成為蘇聯最高領導人。在戈爾巴喬夫統治的最後時期,獨聯體成立,他被迫宣布辭職,蘇聯正式解體。

習近平上任之初,曾經有人希望他能成為中國的戈爾巴喬夫,但他在評論蘇聯解體時曾發出「竟無一人是男兒」的感慨,似乎向外界表明他不想扮演戈爾巴喬夫那樣的角色。

何清漣:盛極一時的全球化政治之翼斷折了

旅美學者何清漣在台灣《上報》刊文分析全球化,認為《歷史的終結與最後之人》,即福山的全球化理論著作是痴人說夢。

何清漣文章說,經歷過柏林牆倒塌之後全球政治狂歡的人,其中不少都知道日裔美籍學者福山在其名著《歷史的終結與最後之人》中的結論:人類歷史上的意識形態鬥爭正走向終結。隨著冷戰的結束,「自由民主」和資本主義被定於一尊,是謂「資本陣營」的勝利。

在柏林牆倒塌後四年,柯林頓入主白宮,開始推動雄心勃勃的全球化,福山參與的「美國新世紀專案」智囊團,為全球化的推廣支了不少招,《歷史的終結》成為全球化理論的主要支柱,歐盟就是全球化(世界大同)的袖珍版——以歐洲為地界、有6.5億人參加的全球化實驗版。歐盟的推動者們認為,歐盟的成功就意味著人類大同可以在全球化範圍內向縱深推進。

小布希時期,全球化落實到組織層面。國務卿賴斯女士是位聲名卓著的國際政治學者,她認為全球化可通過四個層面的國際交往推行:第一個層面是世界絕大多數國家都參加的聯合國;第二個層面則是政府與政府之間的交往;第三個層面則是NGO,凡國家與政府不便公開出面的領域,由NGO承擔其功能。第四個層面則是各國人民之間的個人交往。在賴斯女士的推動下,美國的NGO進入爆髮式增長,並且大批進入中國,後被中共政府認定為「顏色革命」的工具。

文章還說,政治之翼是全球推廣民主化理念。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爾提出的「軟實力」盛極一時。美國自身與世界主流均認為美國有足夠的號召力與影響力,在全球推廣以人權、自由、民主等為核心理念的普世價值。加之有了「蘇東波」中出現的天鵝絨革命與各種顏色革命,人們都相信民主革命能夠和平推進。

但事與願違。全球化的政治之翼幾乎從來就沒真正發揮作用。曾讓西方進步左派激動不已的中東北非四國的茉莉花革命,不僅沒帶來「阿拉伯之春」,反而讓那些國家進入了漫長的阿拉伯之冬,最後催生出伊斯蘭國,引發歐洲難民潮,將歐盟折騰得只剩半口氣。英國退歐的兩大理由之一就是擔憂移民過度湧入。因為歐盟的現狀,在今年柏林牆倒塌紀念日的前兩天之前,法國總統馬克龍宣告代表美歐夥伴關係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正在腦死中」,歐洲本身則已「瀕危」。

全球化第一任旗手美國總統柯林頓當初力勸美國政界同意中國入世貿組織,其理由就是:讓中國加入世貿組織,通過建立一個開放的市場經濟體制,促進中國走向民主化,引導中國融入國際社會。但這點徹底失敗了,中國至今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專制堡壘。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