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越是難熬的時候 越要自己撐過去

作者:
成年人的世界,是一汪苦海,悲歡皆需自渡。

01

幾年前,我在知乎上看過這樣一個帖子。

「研究生畢業,相戀3年的女友因為種種原因和我分了手。

半年後,我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城市,剛過實習期,每月工資1500塊。

那是2015年的元旦,前一天,母親剛做完一個手術,我趕上火車回家,到醫院已經凌晨4點多。

在醫院呆了兩天又往單位趕,上了一周班,突然接到父親電話,說爺爺不在了。

我回家幫忙料理完爺爺的後事,又接到醫生的電話,說母親病情又惡化,尿毒症三期,快要撐不住了。

後來的一個月,我是在醫院陪著母親做透析度過的,母親問我女友怎麼沒來,我含糊地說她忙呢。

公司有急事,領導連環電話找我,說再不回去上班就滾蛋。

我捧著手機在樓梯間不停說抱歉的時候,眼淚突然就綳不住了。

這就是我的2015。

生活就像是脫了線的毛衣一樣,從第一針開始,發展成無法收拾的殘局,孤立無助。

評論區里,很多人說著溫暖的話,安慰他別硬撐,多找朋友傾訴。

也有人猜測他的現狀,擔心他會扛不下去……

但他像消失了一樣,一條也沒有回復。

幾個月後,帖子終於更新了。

男生用淡淡的語調,寫完這段無助故事的後續。

「謝謝大家,我回來了,我很好。

過年的前一天,母親走了,我以為我會崩潰,但我沒有。

我也曾期待有個人能將一灘泥似的我拉起來,但我無人能靠。

我乾脆辭了工作,回家收拾母親的東西。

我把那些衣服整整齊齊地疊好放在床邊,拉開窗帘,陽光照進來,母親種的植物還綠得那麼鮮艷,我突然發現生活好像也沒那麼糟糕。

我開始去健身,流汗讓我清醒。我還愛上了做飯,食物讓我安心。我每天都在閱讀,文字讓我平靜。

我突然發現,那些本積了一肚子、想要倒給別人的苦水,早已說不出口,也不必再說。

現在的我,已經來到一家新的公司,打算開始新的生活。

我也不再害怕什麼,就好像經歷了什麼考驗,未來只剩輕裝上陣。」

這個男生的故事,曾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治癒過我。

辛酸苦澀,心灰意冷,都是人生常態。

但成年人的世界,單槍匹馬、獨自戰鬥,更是常態。

曾在微博上看到的一張照片。

突如其來的暴雨,街上的人群做鳥獸散,水果攤的小販無處可逃,只能蜷縮在小推車底下,形單影隻地捱過這場大雨。

評論區里有一句很扎心的話:

人到了一定歲數,自己就得是那個屋檐,再也無法另找地方躲雨了。

誰都希望一生被愛,被人小心收藏,受了傷有人傾訴,受了苦有人依靠,疲倦的時候有人送上肩膀。

但經歷得越多越發現,這世上沒有完全的感同身受,每個人都要在自己的世界裡孤獨地過冬。

越是難熬,就越要靠自己撐過去。

成年人的世界,是一汪苦海,你我都身處其中,悲歡皆需自渡。

02

每個人的一生,都有註定要走的路。

哪怕你多麼想抓住一片樹葉,抓住它就能撐起所有重量,但了秋天一到,樹葉也會離開枝頭,你只落得一場空。

到那時你才知道,人生所有的泥濘,要靠自己去趟。

趟過去,你就活成了一座山。

任何時候,將你從深淵拉上來的,必須是你自己。

當你一個人熬過所有的苦,再回首時,那些早已咽下的眼淚,都化成了鎧甲。

那些受過的傷,雖然不是什麼好事,卻讓你更有力量面對世事無常。

03

曾有一位博主在微博上做過一次徵集:最低谷的時光,你是怎麼度過的?

這下面,有太多讓人動容的回答。

有人參加考試屢戰屢敗,屢敗屢戰,拼著一股子不服輸的勁頭,死磕到底。

有人本就考研失利,還遭遇很大不幸,最無助的時候,逼著自己讀書、學習,重新上路。

有人遭遇父親去世,母親重病,20歲的年紀,所有扛過去的支撐力,只是默默在心裡告訴自己「一切都會好的」。

你發現了嗎?

那些生命中最難捱的日子,其實並無人站在你身後。

是獨自熬過去的你,書寫了後來的一切。

還記得《我的前半生》中的一句台詞:

路要自己一步步走,苦要自己一口口吃,抽筋扒皮才能脫胎換骨,除此之外沒有捷徑。

不是所有苦,別人都能理解,你只有自我開導,而不是癱在原地咒罵人生不公。

不是所有累,都能有人陪,你只能學會自己承受一切,而不是將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

越是難熬的時候,越要靠自己。

唯有踏過眼前的荊棘,你才能真正與生活和解,在大風大浪面前波瀾不驚。

就像村上春樹在《海邊的卡夫卡》中寫道的那樣:

「暴風雨結束後,你不會記得自己是怎樣活下來的,你甚至不確定暴風雨真的結束了。

但有一件事是確定的:當你穿過了暴風雨,你早已不再是原來那個人。」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洞見Fine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