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大陸刑法教授語驚四座:我們每個人離犯罪都不遙遠!

LifetimeUSCN:今天香港區立法會選舉,也是對持續五個月反送中運動小結。最近中共挑撥反抗民眾之間的關係,故意製造所謂「民意發生逆轉」,企圖為親共的建制派議員候選人造勢。但是,香港不會忘記過去5個月中共和親共建制派們做了什麼,更不會忘記為保護全體香港人的自由民主、堅持「五大訴求」而犧牲的年輕人。

zhanglifan:【另一種「鞋子合腳論」】余光中訪成都,問流沙河:大陸人為什麼特別關心政治,隨時都談?流老反問:余先生你的鞋合腳嗎?余答:合腳。流老又問:你會成天想著這雙鞋嗎?余說:不想。流老說:你的鞋很合腳,所以你把它忘記了。如果鞋不合腳,你會隨時都想要換一雙鞋,好走路……天下有道,則庶人不議。

曹志遠律師:某法官培訓班上,一個刑法教授上課時開口說出來的第一句話就是:「各位法官,請善待罪犯」,……在一片嘩然中,教授繼續說,「我國的刑法理論如此粗糙,在法院沒有能力與強大的偵查機關抗衡時,其實我們每個人離犯罪都不遙遠!」

wakeupfrog01:這位民主派的議員,競選連任。趙家賢議員被中共暴徒咬掉左耳,因大部分已壞死,只好切除。但神經線還沒有好,每天吃止痛藥。他在這兩天才出來造勢和宣傳。希望太古城的選民出來投票支持他。

nytmay:Here's K,who was struck in the eye with a projectile on August11. She writes:「Only in a totalitarian,distorted society,would people be forced to defend it with life and blood.自由本應是與生俱來的權利,只有在極權、扭曲的社會中,才會迫使人民以生命、鮮血去捍衛。」

那時候的香港,有騎樓、有旗袍、有領帶,有店招,有窈窕淑女,有青蔥少年,安靜祥和。

AlexLopezABC:港人已經付出了太多。今天晚上採訪了一對理大的情侶。男生被黑警施暴打斷了一根肋骨。初見他們的時候是在街上,女生始終拉著男生的手,看向男生的眼裡都是愛與希望。這使我十分動容。香港加油!堅持,就是勝利!

木遙:有一次和一個九零後聊天,被問到到七十年代的一個北京人是不是可以選擇去廣州做生意。我說:為什麼你認為一個北京人可以去廣州?他事實上連通州都去不了,因為在通州過夜要介紹信。我注意到了對方在聽到介紹信的時候臉上「對對對我聽過這個詞但這是啥來著」的神情。(其實有了介紹信也還是不夠,他沒有全國糧票只有地方糧票的話沒法吃飯……

LifetimeUSCN:今天香港區立法會選舉,也是對持續五個月反送中運動小結。最近中共挑撥反抗民眾之間的關係,故意製造所謂「民意發生逆轉」,企圖為親共的建制派議員候選人造勢。但是,香港不會忘記過去5個月中共和親共建制派們做了什麼,更不會忘記為保護全體香港人的自由民主、堅持「五大訴求」而犧牲的年輕人。

Menkazak:同是未成年人犯罪的一個有趣對比:男孩兒殺人不追刑責,女孩兒燒旗不可饒恕。

佛嘟嘟:本以為一個波瀾壯闊、千年難現的經濟大發展會帶來中國政治的長足進步,國外很多政治家也曾這樣認為,但現在看來是想多了,觀察一下周邊的親戚好友同學同事和網上各類人,除了少數人有所醒悟外,多數中國人的政治意識和百年前差不多,整個國家的政治生態也基本沒什麼進步,再過200年也一樣。

【人心惶惶】鼠疫疑似患者在等死。

GaoFalin:土改史料一則:1947年4月30日,劉少奇對晉察冀中央局幹部會議傳授殺氣騰騰的「太行經驗」:「消滅地主剝削一定要徹底,他們叫作讓地主掃地出門,土地財產一切搞乾淨,讓他要飯七天,挑糞三擔。」「地主反攻,殺我們的人,他殺我一百人,我就殺他一千人,消滅他們。不殺則不殺,殺就要殺乾淨,殺他全家。」(劉少奇與楊尚昆)

一民企老總:需要我們是無奈的選擇,消滅我們是偉大的理想(劉鶴《人民日報》撰文強調非公有制經濟的重要性)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阿波羅網江一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