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李怡:區選的勝與敗

作者:

區議會選舉超高投票率毫無疑問是香港局勢的持續對抗造成。高投票率證明了7月初北大教授張千帆的諍言:「與其一再激化矛盾和對立情緒,不如在符合一國底線的前提下把屬於他們的政治權利還給他們。能在選票箱前心平氣和做到的事情,還會有誰動輒為之冒著酷暑,上街搖旗吶喊呢?」

香港的問題就是市民不僅不能在選票箱前表達自己的意志,即使由各專業團體(比如大律師公會)提出的意見,也無法讓霸道的掌權者聆聽,100萬人上街掌權者不屑一顧,於是才有勇武抗爭。但這絕不是抗爭者樂意去做的事,更不是一貫想過安寧日子的市民想要支持的事,勇武抗爭和市民的支持,都是被掌權者逼出來的。杜汶澤在網上節目與被捕後遭性暴力的中大女生Sonia、兩位蒙面的前線年輕勇武抗爭者作訪談,問他們如果抗爭勝利他們會做甚麼,他們都異口同聲地說「唞下先」「做番港豬都好幸福」啦。是的,年輕人都累了。但掌權者的強橫、可恥、頑劣、險惡,使他們沒有辦法停止抗爭。

因此,有機會投票,許多勇武派也珍惜手上一票,儘管只是關注地區事務的區議會選舉。

執筆時,投票還在進行,選舉結果未產生。從早前的局勢特別是民調來看,市民對林鄭政權的厭惡,都有利於反建制的選情,也是投票率推高的重大原因。但近期的抗爭造成市民許多不便,政府或認為民意會逆轉,亦考慮到取消選舉或會使社會更動蕩,因此選舉得以如期舉行。

倘若在政府民望尋底的情況下,建制派仍然取勝,哪怕比上屆不如,也值得反建制的政治力量思考檢討了。

首先是外在因素,就是不能輕忽建制派對選民的小恩小惠,包括他們的專車接送、福袋、掌心雷,還有讓人懷疑的種票、外來的幽靈人口等等。這說明在強權操控下,和平的選舉很難有公平結果。

更值得檢討的是內在因素。許多在輿論上、在社交媒體上力撐票投反建制的言論,往往造成反效果。Sonia說「四個字令我好反感:血債票償,尤其系我哋已經有咁多手足犧牲咗性命。」反感的原因是使人感覺這是政客想吃人血饅頭。魯迅說,「血債必須以同物償還」。「票」是要實現這個目的手段之一,但不是唯一。

另一個說法是仍然沿用舊招,分析形勢,指即使對泛民的過去有種種不滿,但踢走建制是當前最大目的,因此「叫人投白票、廢票者肯定系鬼」「一律視作藍屍看待」。這一說法令一些曾被泛民割席譴責的本土派支持者反感。普選的最大價值是尊重每一個人的自由意志。如果選民對泛民的過往表現不滿以至憤怒,必須予以尊重,投白票、廢票亦讓泛民懂得深入檢討以求進步。過去的甚麼含淚投票、風雷計劃無疑是給泛民錯誤訊息:不管怎樣表現,反正一定有支持的鐵票。

投白票或廢票,是因為候選人讓他「投唔落手」,不願委屈自己含淚投票,這是尊重個人自由意志和神聖權利的表現,有不同想法的人不能動輒懷疑別人是「鬼」。

如果反建制這次大勝,也沒有甚麼值得高興。港共政權或因此說社會趨向平靜,可以不理會五大訴求。實際上卻一切沒有改變。昨天沈旭暉的文章說:「根據北京輸打贏要的作風,假如反對派真的全取選委會117席,就會定性為『陰謀爭奪政權』,屆時依然有種種方式搬龍門、定新例,反映『風雲計劃』和『佔領中環』一樣,都是一廂情願的書生論政,盲目相信習慣不守規矩的對方守規矩,只會變相維穩。」

清醒的年輕人一定不會因此而停止抗爭。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作者臉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