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澳洲政府一直缺鈣?王立強或面臨被再次出賣?

作者:
澳洲政府在中共面前很缺鈣的,只要沾上中共,有時脊梁骨不直,有時還當中共幫凶。最典型的表現在前中共駐悉尼總領事館政治領事、一等秘書陳用林2005年出走事件上。

在澳大利亞投誠的中共特工王立強(化名)給世界投下一顆炸彈。

今年,一名年輕的中共特工在澳大利亞投誠。但是,沒有迴音。他帶著妻子和2歲多的兒子不停的搬家,以防被中共派人暗殺。過了約5個月左右,他才被約談。還好,他還活著。

澳洲政府在中共面前很缺鈣的,只要沾上中共,有時脊梁骨不直,有時還當中共幫凶。最典型的表現在前中共駐悉尼總領事館政治領事、一等秘書陳用林2005年出走事件上。

●陳用林艱難出走

2005年6月陳用林任期屆滿,通知他回國。5月26日,他帶著妻子、女兒悄悄離開中領館去澳洲移民局申請政治庇護,澳洲官員當著他的面給中領館打電話通知說陳用林在這裡,正申請政治庇護。他頓時驚呆了!

領事館的人也驚呆了,立刻給他手機打電話,讓他返回中領館。陳用林臉色煞白,把電話掛了。澳洲移民局官員一邊給他申請用的表格,一邊要求陳用林一家三口返回中領館去。是個人都知道,在這種情況下,回去就是死路一條。

竟然還有把人往死里推的西方官員?!當然有,還不少呢。盲人人權律師陳光誠被迫害的經歷也強有力的說明了這一點。

陳用林後來說,我能做出這樣一個出走的決定,也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我也不是頭腦一發熱,也不去想出走後的後果,一個「想要留在澳洲,於是就走了」這麼簡單。

陳用林在中領館是分管法輪功事物的,隨著他逐漸發現真相,就對法輪功產生了同情。他在任期間偷偷刪除了800名法輪功修煉者的名字,如果交班給下一任,就會被發現,這是他出走的原因。出走時他帶走了中領館內法輪功的全部資料。

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澳洲政府不希望得罪中共當局,於是勸說他返回中領館,讓他萬念俱灰。澳洲政府這種違背人性的做法被媒體曝光後引起軒然大波。

2005年,中共前駐悉尼總領事館的一等秘書陳用林宣布脫離中共!

9天之後,6月4日,陳用林鼓起勇氣在悉尼六四紀念活動中公開露面,宣布與中共徹底決裂。他的出現和發言引起了極大的轟動。在輿論的壓力下,7月8日澳洲移民局給予陳用林及其家人政治避難類別的永久居留權,陳用林和妻子以及小女兒定居在悉尼。

●涉澳議會間諜案,證人沒有被保護,遭暗殺

據澳大利亞《時代報》(The Age)報導,一名此前被指控試圖在澳大利亞議會安插中共間諜的中國商人陳春生(英文名Brian Chen),已被證實與中共軍方的一家主要生產武器和車輛的製造商有密切業務往來,並正在努力將業務拓展到澳大利亞。

澳大利亞《時代報》和《悉尼晨鋒報》已從多個西方安全部門的消息來源得到證實,這位陳春生被懷疑是中共高級情報人員。陳本人確認澳大利亞官員曾在3月份於墨爾本機場向他提出了這個指控,但他當時堅決否認。

一位消息人士在保密條件下透露說,調查已經從另一名墨爾本華人、汽車經銷商趙波(英文名Nick Zhao)的證言開始,趙說中共一個間諜組織找到了他,並經陳春生之手,給他提供100萬澳元競選經費,去競選澳大利亞國會議員。

陳春生在墨爾本經營一家特種車輛公司,該公司生產防彈運輸卡車、公共安全警衛車和其它特種車輛。他的公司的一項業務正在與另一家中共公司合作,而該公司隸屬於中共北方工業公司(Norinco)。北方工業公司是一家價值450億澳元的軍事裝備公司,為中共生產從輕武器到坦克等大量軍工產品。

聯邦警察和其它安全機構對陳春生在澳大利亞和海外的活動非常感興趣。澳當局在審查陳春生在墨爾本以及亞洲和歐洲的商業活動之時,並沒有保護證人趙波。很快,趙波被發現蹊蹺死於墨爾本的一家汽車旅館內。

近日,執行具體任務的中共高級特工王立強在悉尼探望妻子和幼子時投誠的消息傳出後,有議員強烈呼籲政府要好好保護他,不能讓他被中共滅口。

●特工披露中共內幕在澳尋求庇護

《悉尼先驅晨報》11月22日報導,這名年輕的王立強(化名),是有史以來第一個公開披露自己身份的中共特工。他向澳洲透露了中共駐香港高級軍事情報官員的身份,並提供了他們如何為香港、台灣和澳大利亞的政治干預活動提供資金,並開展政治干擾活動的詳細信息。

今年10月,王在向ASIO提供的宣誓聲明中承認:「我本人也曾參與了一系列間諜活動。」如果返回中國,他將面臨被中共處決。

王目前持旅遊簽證待在悉尼,正在尋求澳大利亞政府的緊急保護。他已在與ASIO的會議上請求政治庇護。

在接受《時代報》、《悉尼先驅晨報》和《60分鐘》的採訪時,他詳盡透露了北京如何暗中控制上市公司為情報部門提供資金,如何對持不同政見者進行監視和記錄,及如何拉攏媒體組織等情報。

今年4月,王先生前往澳大利亞看望在那裡學習的妻子和年幼的兒子。在此之前,他的直接上司下令,讓他5月下旬以假身份、假名字前往台灣,攪局總統大選。這意味著真實的自己從此在地球上消失,他的生命將永遠被這個虛假的、不光彩的間諜名字所裹挾,直到生命的終點。

在悉尼,在和幾乎不認識自己的2歲兒子玩耍時,27歲的他開始考慮不再返回香港的後果。

他覺得把字寫在紙上太危險了,於是他開始在心裡構思一封信。

想像中的這封信的收件人是澳大利亞政府,這封信的內容將詳細地描述他在中共情報系統行動中的角色。它將提供一份前所未有的來自中共情報部門內部的報告,披露中共在台灣、香港和澳大利亞的幾乎不受任何懲罰地開展間諜活動和干涉當地政局的龐大網路的內幕。他還準備描述民主制度——這個他在過去幾年裡一直致力於將之摧毀的制度——對他所具有的吸引力。以及他決定背叛世界上最強大、最無情的中共獨裁政權的決心。

信發出之後,過了將近半年的毫無希望的煎熬,他終於接到澳大利亞安全情報組織(ASIO)的電話,要求他在某個時間在街角見一個人。他大鬆了一口氣。他知道從這一刻起,自己將說人話,過人的生活。

現在王立強正向澳洲政府提供大量中共內部情報,揭露中共如何在國外進行干擾,包括對港台的干擾活動。

他的證詞表明,中共間諜對香港的民主運動進行滲透、對台灣的總統選舉進行操縱,以及對澳大利亞政界進行破壞。

在接受《時代報》、《悉尼先驅晨報》和《60分鐘》的採訪時,他詳盡透露了北京如何暗中控制上市公司為情報部門提供資金,如何對持不同政見者進行監視和記錄,及如何拉攏媒體組織等情報。

●「讓香港所有麻煩製造者都感到恐懼」

王說自己隱藏在香港上市公司——中國創新投資有限公司(CIIL)的情報部門中,該公司的中共特工滲透到香港的大學和媒體中,這些人可以隨時被「啟動」,來對抗港人的民主運動。

對於外界熟知的、香港五名書商被綁架並移交給中國大陸的事件,王立強提供了外界從未聽說過的詳細信息。

他說自己在2015年10月親自組織和參與了把香港書商李波(Lee Bo)綁架到中國大陸的行動;王還在另外一個秘密組織中工作,該組織對香港持不同政見者進行抨擊或網路攻擊。

綁架書商也好,滲透到香港大學也好,王說中共針對異見人士的情報目地之一就是散布恐懼:「使香港所有(給中共)麻煩製造者都感到恐懼。」

●所有的香港大學都被特工滲透

王的主要任務是協調該情報組織與其它情報機構之間的關係,並「收集贊成香港獨立的」活動人士信息。他從中共軍事情報官員那裡接受指示。

他說,中共特工運作的關鍵領域是香港的大學。王表示,自己所在的特工組織「已滲透到所有香港大學,包括學生協會以及其它學生團體」。他負責通過獎學金、旅行補助金,校友會和教育基金會的方式招募 大陸學生。

「我以愛國主義影響他們,指導他們愛國、愛黨和中共領導人,並強烈反對支持香港獨立和進行民主活動的人士。」他的組織對香港民主運動的領導人進行了網路攻擊和肢體攻擊。

王說中共還派人混入活動人士中:「我們派一些學生加入學生會,讓他們假裝支持香港獨立。」「(這些特務學生)他們找到了那些支持獨立運動的人士的信息……並公開了他們的所有個人數據、父母和家人的信息。」

●中共軍隊高級特工擔任港媒高級經理

中共軍方高級特工向心被曝光,世界成名如此容易。

王說,他在香港的掩護身分是作為一名為CIIL工作的商人,而他的老闆向心(Xiang,Xin)是一個中共高級特工。

不僅是香港大學,王說他的組織已經滲透到香港的所有媒體中,他們用資金支持一些媒體,並在另一些媒體中安插了特務。

王說,一個亞洲主要電視網路的高級經理「就是中共軍隊幹部,具有區指揮官(Division Commander)頭銜」,「他是組織特工綁架、迫害香港民主運動人士的負責人。」

●通過「網路部隊」和台灣特工干擾總統大選

王的上司給他製作了假的韓國護照,讓他進入台灣後,幫助中共「系統性地」努力滲透台灣的政治體系。

他的工作內容包括指揮一個網路大軍和台灣特工,來干擾2018年台灣的市政選舉。中共目前正在制定干擾台灣2020年總統大選的計劃——這也是他決心叛逃到澳洲的原因之一。

王說,中國共產黨會「滲透所有國家的軍事、商業和文化等領域來實現其目標」。「你不應該低估我們(中共)的(特務)組織……我們接受了組織多年培養和訓練,才會被分配到重要任務。」中國共產黨「希望確保沒有人威脅其政權」。

●中共在台灣策劃推翻蔡英文扶植韓國瑜

在台灣,王說他所在的情報部門正在與媒體高管接觸,以此影響台灣的政治體系——這是北京推翻非親共候選人(包括蔡英文總統)的、進行系統干預選舉運動的一部分。他說特務們通過活動來支持總統候選人韓國瑜。

王還負責協調一支「網路水軍」,對政治問題進行「轉移視線」。他說:「對台灣的滲透是我們工作的重中之重,我們要滲透到媒體、廟宇和基層組織中去。」

王表示他的組織成功地干擾了2018年台灣「九合一」選舉,幫助親北京的候選人贏得勝利。今年5月,按計劃,他將拿著假的韓國護照在台北進行行動,目的是在2020年1月11日總統選舉中推翻蔡英文。

●澳洲ASIO前老闆:中共企圖「接管」澳洲政治

在王揭露的情報中,他說自己遇到過一個在澳大利亞「深層間諜組織」的中共負責人。那人的假身份是在一家領先能源領域公司「工作」,而真實工作是在澳大利亞從事間諜活動。「他告訴我,他在堪培拉,我知道他的職位非常重要。」

王說,他的組織與幾個重要的澳大利亞政治捐助者有往來,其中包括一名聯邦國會議員辦公室的職員。王先生提供了銀行帳戶交易來證實他的這一說法。

澳大利亞反間諜機構ASIO反覆警告說,澳洲當前受到的外國干涉威脅是「空前的」,目前在澳大利亞開展活動的外國情報人員數量比冷戰時期還高。

但是澳大利亞反間諜機構從未公開點名中共,因為澳洲政府正努力在「國家公共安全」和「中共經濟報復」之間進行權衡。

最近,前ASIO老闆鄧肯·劉易斯(Duncan Lewis)打破沉默,表示中共政府正在尋求通過其「陰險」的干預行動,來「接管」澳大利亞的政治體系。說白了,就是用金錢顛覆澳洲政府。

●中華民國總統大選遇八級地震

明年1月11日是中華民國總統大選投票日,距今還有一個多月,投誠澳洲的中共特工王立強突然大爆料,說中共以他的老闆、中共軍方在港公司「中國創新」和「中國趨勢」的董事長、中共高級特工向心作為代表,在港、台兩地建立媒體影響力,通過金錢收買、利誘與恐嚇威脅等手段,達到搜集情報、影響輿論甚至操控選舉的目地。

王立強承認自己是中間執行人,傳遞向心的命令並給予支持者資金。他說,目前的當務之急是在台灣通過活動來支持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打擊尋求連任的民進黨總統蔡英文。

王立強透露說,給了韓國瑜2000萬人民幣,而韓國瑜確實買了昂貴的房子,卻說不出資金來源。不但韓國瑜急的跳腳,而且國民黨也急的腦溢血。現在整個台灣都地震了。

11月26日BBC報導說,王立強日前曝光,總部位在香港德輔道西的中國創新投資是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之下成立,為的是「滲透香港的金融市場並搜集軍事情報」。

翻查香港交易所的數據,中國創新投資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要從事軍民兩用行業投資業務的公司。投資項目包括軍工儲能電池、新型光源產品、生態裝備材料以及節能媒體終端。公司註冊地在開曼群島。

公司年報顯示,其董事局主席兼行政總裁向心今年55歲,曾在中國若干大型機構工作,並長時間從事科技項目管理及公司策略研究。他也是中國科技教育基金會的理事長。

向心之妻龔青是該公司的替任董事。她曾於中國國防科技信息中心,以及中信國際合作公司等中國大型機構工作。

多家國際媒體報導了此事,23日向心還通過電子郵件回應《紐約時報》,說他不認識王立強。誰也沒有想到,此時向心與太太龔青正在台灣活動!

24日,惶惶不可終日的向心與太太龔青急於逃出台灣,在台灣國際桃園機場被攔查。隨後並限制二人出境、出海。

《蘋果日報》報導說,台北地檢署與調查局國家安全維護工作站聯手調查向心及其妻龔青一案,向心、龔青兩人一致撇清與王立強的關係,說王不是他們的員工,也不相識。據悉兩人神色自若、應答如流,並口徑一致表示不認識王立強。當被問到二人為何近年時常來台灣,他們稱是因為喜歡台灣、並對投資台灣不動產感興趣。

但台灣檢調拿出這夫妻倆與王立強在一個聚會場合的合照給他們看時,向心、龔青當場啞口無言。媒體說檢調出示合照的手法,可謂「一招斃命」,向心夫婦的謊言立刻被戳穿。

台灣檢方認為,有必要清查向心夫婦的相關資金、來台接觸對象,所以限制兩人出境,目前兩人待在君悅飯店受台灣司法部門調查。

據《壹周刊》報導,國安單位進行初步調查發現,向心、龔青夫婦來台頻率高,幾乎一個月一次,一次停留3天到4天。來台後,到處結識黨、政、軍及商界等相關人士。

台灣中央社報導,王立強的指稱22日被澳媒公開後,台灣調查局及國安局分頭進行查證,調查局除指示駐澳洲法務秘書,向澳洲相關機關索取有關資料積極搜證調查外,國家安全維護處也立案調查。

令人拍案叫絕的是,國安處24日(周日)發現向心夫婦已於21日入境台灣,將於24日晚間離境返回香港。隨後於當日在台北出境處將兩人攔下。豈不是天意!

據BBC報導,25日(周一)向心夫婦被移送台北地檢署進行復訊;26日(周二)被限制出境出海。

據媒體報導,台灣國安局人員已於25日抵達澳洲,加入調查行列。

●中共的舌頭撒謊都不利索

已經叛逃的中共前特工王立強披露,總部在香港的「中國創新投資」是在中共軍方參謀部之下成立,目的是「滲透香港的金融市場並搜集軍事情報」。「中國創新投資」也在台灣媒體業投下經費,與電視台建立秘密的聯盟,讓中共可以控制這些媒體,進行新聞檢查。

在王立強指控發出之後,中國創新投資公司於24日發表公告,稱王的指控「純屬虛假,並無任何事實根據及完全不實」,「向先生及本公司從未參與過任何情報或特務活動」,王立強「從來不曾成為本集團員工」。

不過,中國創新投資公司於25日再次發表公告更新,證實他們收到台灣法務部調查局發出的通知書,要求配合調查。

現在,全世界的眼睛都看著澳洲,看澳洲政府在「國家公共安全」和「中共經濟報復」之間,如何處理這起中共間諜案。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人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