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沉雁:總想找流氓道歉的人 也未必是君子

作者:
流氓特別在乎道歉,正是因為太在乎,所以流氓又特別怕道歉。因為流氓活的是等級、活的是臉面、活的是威權,流氓從不是為真理而活、從不是為臉皮而活、從不是為善良而活。道歉,對流氓來說意味著顏面掃地,他還怎麼混?他還怎麼繼續魚肉他想魚肉的人?所以,天天在吼要道歉的人,天天在吼拒不道歉的人,其實都是一夥兒的。

這幾天因為251事件,網路吵翻了天,大家紛紛都站在被251一邊奮力聲討大企業要出來道歉,我就笑了。

在人們心目中的大企業,但在我眼裡只不過一個大流氓而已,我這看法不是最近的事,而是早在十多年前我還在讀書時就形成了。所以,去年底我寫了一篇《我從未把某某某當根蔥》,瞬時炸翻了天,雖然被秒刪,但應該也給讀者朋友留下了深刻印象。

一個總想著找流氓聲索道歉的人,他也許不是流氓,但他也一定不是君子。你們看美國,他們何曾找過朝鮮道歉,他們也不會向卡扎菲、薩達姆和巴格達迪索道歉。反過來,朝鮮倒是經常向美國聲索道歉,譬如要博爾頓道歉,要蓬佩奧道歉,要彭斯道歉,等等。

君子一旦接受流氓的道歉,他一定是偽君子,他骨子裡也暗藏著流氓習性。很多所謂的知識分子,被流氓掛牌子遊街整成狗熊,但流氓給他一紙平反(其實就是道歉),他一下子就感動得流鼻子掉眼淚,拚命為流氓唱讚歌,賤不賤?這就叫偽君子,一副奴性入骨的嘴臉,精神深處根本就沒有正直信仰可言。

道歉,這麼文明的禮儀範式,是君子之間的事,怎麼也不可能與流氓發生關係。無論是流氓向君子道歉,還是君子向流氓道歉,都是對「道歉」的不敬,都是對文明的褻瀆。

由於君子善良懂理,相互之間總是客客氣氣,一切都是朝著文明方向使力,所以,君子之間反而對「道歉」看得不那麼重要了。你們看美國,他們何曾要求過日本「呃,你曾經打過我,快道歉」?再看日本,他們又何曾要求美國「呃,我挨了你的蛋蛋,你得道歉」?沒有,君子之間是用全新的文明思維替代了仇恨。

但與之相反的是,流氓特別在乎道歉,正是因為太在乎,所以流氓又特別怕道歉。因為流氓活的是等級、活的是臉面、活的是威權,流氓從不是為真理而活、從不是為臉皮而活、從不是為善良而活。道歉,對流氓來說意味著顏面掃地,他還怎麼混?他還怎麼繼續魚肉他想魚肉的人?所以,天天在吼要道歉的人,天天在吼拒不道歉的人,其實都是一夥兒的。

何謂君子?不是看他如何對待君子,關鍵就看他如何對待流氓。

如果一個人遇到流氓,即便打不過,也決不妥協,而是不遺餘力地去揭露流氓嘴臉,不計成本地去圍堵流氓,為徹底消滅流氓奮鬥終生,此乃真君子。如果他接受流氓道歉,說明他原諒了流氓,說明他容得下流氓。對流氓的寬容,就是為更多人重滔覆轍地受害埋下地雷,其心已不善,他不是偽君子也是真小人。

一個員工平白無故地被251,這是何等流氓?如果說你是單單的孤例,我們也不多說。今天我看了一份資料,哪是什麼孤例,而是有相當不少的人都重複著相同的故事。包括那些被逼瘋的、跳樓的、抑鬱的,251肯定不是最壞的結局。可想而知,那哪是什麼大企業,一個活脫脫的黑木崖。

這個員工能有如此今天的結局,已經非常幸運,當然這主要是得益於他的未雨綢繆。他能將最關鍵的部分錄音,他還能將錄音備份多處,他還能將備份保鮮那麼久。這說明了什麼?並不是說明他有多智慧,而是說明他對流氓套路看得太多了,說明他對流氓程序太熟悉,說明他親眼看見了很多同仁欲哭無淚的悲劇。

暫且不說這個員工在其位時是否對其他人耍過同樣的流氓,單憑他如此深解流氓的惡劣行徑並且深受其害,他就應該站出來有擔當有責任有義務將流氓嘴臉揭個底朝天,他就應該將他所知道的一切全部知會天下,他就應該攜手眾多受害同仁一道在如潮輿情支持下將流氓送進死穴。

但他不是,他是在反反覆復傳話「希望某總出來與他談一談」。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他還在奢望明君,說明他根本還沒看透本質,說明他僅僅想報復小部門的幾個小流氓,說明他僅僅是想利用大眾如潮的呼聲為自己的「前途」鋪就鮮花地毯。他又怎麼稱得上君子?

淺薄的網民也一個勁兒地聲索道歉,這就太扯了。一個全天候偷雞摸狗的大無賴,即便它一天24小時每分每秒都道歉,它能道歉完?道完歉又繼續偷雞摸狗,要這道歉有何用?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