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寧靜:《花為媒》被中共禁播十五年只為淫亂華夏

作者:

在我眼裡,《花為媒》不過是一台美麗的民俗小喜劇,節日婚嫁等民俗活動時,敲打起來開心消遣的熱鬧劇,內容既不牽涉神佛,更不觸及政治,這麼一出表面看來深度有限的小劇,在1963年被拍成了電影,因為演員個個都是演技一流的藝術家,電影拍的非常好看好聽,可根本沒有公映就被槍斃了,一禁就是十五年,這是為什麼呢?

帶著好奇重溫這部電影,過程中仍然忍不住時時的開懷大笑,漸漸的看出門道來了,原來影片之所以被禁,是因為《花為媒》里處處都透著的中國傳統婚禮民俗,那也是中共魔鬼必須要剷除的。

故事說的是王少安的壽誕,他的兒子王俊卿在酒席宴前和自己的表姐李月娥相見,兩人曾經青梅竹馬但已經三年不見,這次見面月娥贈送給王俊卿羅帕,在古代這就叫做私定終身。

李月娥走後,王俊卿的母親托媒人阮媽為去為俊卿說親。阮媽來到了張家,張家有個美麗的女兒名叫五可,才貌雙全,一說便妥,但王俊卿心愛的是表姐月娥,就不肯答應張家的親事,而且因為家裡人反對就憂慮成疾,病倒了。

王俊卿的媽媽又托阮媽到李家去說親,李月娥和李媽媽都喜出望外,唯獨月娥的父親李茂林說王俊卿輕狂,不懂禮教,頑固的拒絕了婚事。王俊卿聽說和李月娥的婚事不成,病情更重,王母愛子心切,心急如焚。

阮媽獻計讓王俊卿去張家花園和張五可相親,以為王俊卿親眼看見張五可的才貌後就會答應婚事,但王俊卿病重,不能前去,就請他的表弟賈俊英代為相親。賈俊英被阮媽逼著代替王俊卿來到了張家花園。張五可心中對王俊卿拒婚很是不滿,發現花園裡有人藏著,也猜到是王俊卿來偷看自己,就故意在和阮媽媽對花名的時候,表達了對王的不滿。但最終因為見倒賈俊英英俊文雅,心中的不滿頓時雪化冰消,並送紅玫瑰給了對方,這也算是彼此私訂終身。

賈俊英把張五可私贈的紅玫瑰轉送表兄,倍加讚美張五可的才貌,但王俊卿就是拒不接受,還把紅玫瑰扔在地上。阮媽又向王母獻策,先把張家小姐娶來,那王俊卿看到如花似玉的張五可,病一定就好了。王母為了救兒子只好答應了。

兩家忙著商定婚事,定期迎娶。李月娥得知消息,痛苦萬分。李母溺愛自己的女兒,就乘著月娥的父親不在家的時候,採納了媒婆二大娘冒名送女兒的計策,搶先把李月娥送到王家和王俊卿拜堂成親。王俊卿以為新娘是張五可,堅決不肯拜堂。後來他聽說新娘其實是表姐李月娥,就頓時心花怒放,疾病痊癒。等到張五可的花轎來的時候,他們早已拜完花堂。張五可聞知此事,心中大怒,立即闖進洞房,質問王俊卿。

而這時非常令人感動的一幕發生了,兩個新娘一見面,彼此生出了惺惺相惜的善念,都在心底里誇對方真是世間少有的好女子,月娥向張五可講述了自己和俊卿訂情在先,五可則表示,既然他們兩人已經定情在先,王俊卿為何又要在花園接受自己的玫瑰花,見異思遷。兩個女子彼此憐惜,都覺得是王俊卿為人不端,雙雙找新郎算賬,正當此時,雖然早已經喜歡張五可,但並沒有乘人之危的賈俊英也被拖進了洞房,於是真相大白,兩對有情人各遂心愿。

電影真實的再現了華夏古國幾千年的婚禮文化,古代的男女交往有非常嚴格的規範,贈送或接受一個小小的信物,就被視為是私定終身,這樣的行為都是得不到家長和社會的認可的。婚姻必須有媒人搭橋,明媒正娶,要有父母的許可,還必須拜天地得到上天的承認。可見在我們中國五千年的承傳中,婚姻被視為非常嚴肅和重要的社會活動,是人類文明存在的基本保障。

把一個民族和國家視為一個整體,每個家庭就是這個整體的細胞,只有每個細胞都健康穩定,這個國家和民族才能長治久安,人人的生活就有保障,這就是我們的祖先從上蒼哪裡得到的智慧。而《花為媒》以喜劇的,民間最受歡迎的形式,傳播和保護著的這些非常重要的婚嫁禮俗和規範,保障著幾千年來華夏淳樸的民風,守德守道的人與人的和諧關係,以及家庭和宗族的延續。

1963年《花為媒》拍成電影后,就和同一時期拍的電影《阿詩瑪》、《紅樓夢》一樣的命運,被打入冷宮不許公開上映。在這十五年間,中共用文化大革命的血腥暴政,強迫人們反傳統,以解放婦女的為借口,鼓勵人們放縱個人慾望,直到八十年代後,《花為媒》才被允許公映,雖然人們看後好評如潮,即使是到今天,它依然受到廣大觀眾的喜愛,被公認為是中國戲曲電影的經典之作,但《花為媒》真正要教化人守禮守節,守德守貞的內涵,被無神論變異後的中國人基本上已經體會不到了。

今天我們應當慶幸當年的這部電影,把幾位最頂級的演員最美好的時光保存在了膠片上。新鳳霞是當時中國評劇界最璀璨的明珠之一,在這部評劇戲曲影片里,她以純熟的演唱技巧,細緻入微的人物刻畫,塑造了青春美麗富有個性的少女——張五可的藝術形象。可誰又能想像有著如此美好形象的藝術家卻生活在苦難中

新鳳霞的丈夫是當時非常著名的劇作家和導演吳祖光,1955年在運動中被打成右派,押往北大荒勞教三年,新鳳霞只能搬進集體宿舍,而當時有多少邪惡的眼睛盯著這位美麗又多才的女子。1957年文化部的一個中共頭頭把她招去,說只要她同丈夫離婚,就可繼續她正值巔峰的演藝事業。正所謂德高藝精的新鳳霞回答說:王寶釧等薛平貴等了十八載,那麼我可以等吳祖光二十八載。祖光是好人,我等他。

就是這樣一句話,新鳳霞成了評劇院內定的右派。她白天挨批鬥,晚上唱戲,從舞台上下來,就要去刷馬桶。好容易等了三年,把丈夫從北大荒等回來,還沒有喘息的機會,接著的「文革」,又擾亂了他們平靜的生活。丈夫再次被揪了出來,新鳳霞也一起受到牽連。除了被痛打批鬥,她還被剝奪了做演員的權力,身心都受到了很大的摧殘,1975年她半身癱瘓,再也不能登台唱戲了。一直到1979年,被中共折磨了二十二年的新鳳霞,等來了兩個字「平反」,承認她是一個沒有罪的、無辜的藝術家,可人生特別是一個天才藝術家能有幾個二十二年呢?新鳳霞等一整代中國當時最傑出的藝術家,在文革中被殘酷的迫害,死的死,殘的殘、瘋的瘋,就是魔鬼中共要「殺雞儆猴」,讓全中國人在巨大的恐懼中放棄人的尊嚴和對傳統的信念。

魔鬼是來毀滅華夏文明的,破除傳統的婚姻觀念和神留給人的婚嫁禮俗,讓人們把婚姻完全視為兩個人肉慾的情愛,就可以隔斷人們在婚姻中保持的,對天意和緣分的尊敬和信仰,拋棄了父母之命的內涵,也就放棄了婚姻對整體家族的責任和擔當,從而從根本上解體了幾千年來家族宗長結構在民間對個人道德的教化和約束的功能。而拜天地更是中共邪黨不想看到的,因為只有徹底不信神的人,才能跟隨魔鬼為了利益無惡不作,在文革中殺人如麻,銷毀所有文物等等。

當今的中國,離婚成為了常態,婚姻內外的淫亂已經到了毫無廉恥的地步,維護一個家庭所需要的各種人最基本的道德規範,包括誠、信、守約、責任、付出、信任、寬容、同甘共苦、感恩等等都幾乎消失不見。失去了這一切道德規範就使人墮落到野獸的狀態,甚至連畜牲的標準都達不到了,在神的眼裡,那就是應該被淘汰的不配再做人的生命了。這就是七十年中,魔鬼中共要乾的事。

這幾天,北京和草原地區出現黑死病的消息已經非常令人擔憂,魔鬼把最真貴的中國人害到了被天銷毀的懸崖邊,生死只在一步之間,願更多的同胞生死關頭能立刻幡然醒悟,尋找自救的出路——退黨、退團、退隊,找回人的道德和良知。虔誠的求助神的佑護,走過眼前的大難。

花為媒

寧靜《大舞台》:《花為媒》被禁播15年,中國承傳千年的婚禮民俗是神與人的約定,今天已經來臨的鼠疫(黑死病)居然和這部名劇有關。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