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江峰:水利專家黃萬里預言 三峽大壩最終會被炸掉

在中國古代有這麼一句話叫「聖人出黃河清」。歷史上黃河還真的清過,有記載的還不止一次。有43次!因為中國人從來就相信「天人合一」,所以「黃河清」往往作為一個考察執政者是否聖明,甚至是不是真命天子這麼一個重要的政治參考。

 

 

三門峽

時間到了1957年,內心對天人感應堅信不移的毛澤東,卻要搞「人定勝天」那套,決定製造一個「黃河清聖人出」的局面。

於是,蘇聯專家被找來了,為黃河三門峽水利工程做設計,周恩來親自主持了水利部,集中全國最優秀的70名學者工程師在北京飯店開會,當時現場只有黃萬里一個人,從根本上全面否定蘇聯專家的規劃,這研討會開了十天,黃萬里辯論了七天,最後三天,會議開成了以他為批判對象的這麼一個研討會,國務院最後做出了黃河治理的報告,指國民黨政府請的是美國顧問,說治理黃河關鍵是治理水土問題,那是一個幾百年的治理方案。

我們現在只需要6年,就可以實現中國人民盼望了幾千年的夢想,黃河將永遠都清了!

毛澤東微笑著帶頭鼓起掌來:「好,好,好,決議通過。」

這個沒有民主、科學精神的決策機制,是無法容忍任何不同的聲音的。黃萬里最後只能是被侮辱性的安排到三門峽水庫工地掃廁所。

1960年,三門峽工程高壩攔洪,同年,潼關以上的渭河就發生了淤塞,肥沃的關中平原淹毀良田80萬畝。

三門峽工程的一切問題和災難都按照黃萬里的預言來到了。

後來有幾次,包括毛澤東在內都說過,不行就把三門峽炸掉,說實話對於一個年輕的政府來說,真的不在乎是不是要炸掉。

重要的是如果從這一個重大的失敗中去總結教訓,那麼這個國家可以獲得大量的思想資源,可以健全科學決策機制。但是三門峽無一例外的跟其它所有的事件一樣,是這個政府習慣的做派,為自己、為大人物、為權力去隱瞞真相。於是,更大的災難來了。

三峽大壩

1992年,在當地地方領導的陪伴下,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來到三峽,在175米這個庫區蓄水高線附近,走入準備搬遷的移民家中,總理熱情的說:

「你看,以後你們的新家就在長江變成了大湖旁邊,後院可以種上橘子樹,

輪船一拉氣笛~~~你們家後院橘子樹上的橘子震得~~往下掉。」

移民露出了淳樸的笑,他實在是搞不懂:

為什麼總理說氣笛一響,他家樹上的橘子就會~~往下掉?

他也不知道,國家撥給三峽工程最後的決算報告當中,120萬的移民用掉了800個億,平均每人差不多7萬塊錢的安置費。然而事實上,他們每個人只拿到了1萬,剩餘的6萬哪去了呢?他們更不知道的是,移民之後,原來熟悉的理髮店、豆腐坊、擔子、挑子滿一街的那個集市沒有了。

他們東湊西借再蓋起來的新房,幾年的時間就因為庫區的地質性滑坡成為了危房,在國家偉大的宏圖下,小民的世世代代生活的根被刨了。

李鵬站在那條175線上,其實是一個標誌,它不僅代表的這些庫區移民無法預知的未來,它也代表了這些國家決策者們盲目的未來。

三峽庫區內一處175米線

水往低處流,這是一個大家不需要太多知識就知道的常理。

比如說,長江上游是不是要比中游的水位要高呢?那肯定了。不然就不會有滾滾長江東逝水了。

但是,李鵬總理「日理萬機」忘了這一點,他拉了一條直線,從長江~拉到了三峽,確定180米水位。

事實上,重慶比三峽的水位要高40米啊,當過毛澤東的工業秘書的水利部副部長李銳,他說:你要是按這個標準去建三峽,就要同時為重慶準備後事。

為什麼呢?

重慶朝天門碼頭的最後一級台階是多少?海拔200米。

重慶火車站的鋼軌是多少?海拔196米。

如果三峽工程發揮了所謂的防洪效益,真給三峽壩址蓄到了175米的話,重慶的水位就到215米了。

這就意味著重慶火車站、進出重慶的高速公路、重慶碼頭都將被淹沒。

但是這奇怪了,中國從中央到地方這麼多精明的官員、這麼多偉大的科學家,就沒有敢指出李鵬的錯誤的。那麼這個180米,又是誰提出來的呢?李鵬在他的三峽工程日記本記錄了,說鄧小平在會見他和夫人朱玲的時候,提出了180米的中壩方案,說這個方案好(這個建壩高中低三個方案)。

當時那個會面就只有李鵬和他自己的夫人,李鵬日記出版的時候是2003年,那個時候鄧小平已經去世了。死無對證。

可是1982年鄧小平曾經公開提出來說,我贊成低壩方案,是指150米以下。

看準了就下決心不要動搖,結果現在三峽集團的網頁上就只剩下了:

「看準了就下決心不要動搖」。

「我贊成低壩方案」這七個字沒了。

可是方案從低壩變成中壩是誰定的呢?

然而,這個變化卻可以帶來投資的巨大差別。

我們都知道,當初從每個中國人的電費里扣出一筆錢,叫「三峽建設基金」,包括它產生髮電的那份效率和效益,這巨大的份額落入了「長江電力股份有限公司」和其它李鵬家族控制的能源企業當中去了。

三峽大壩的谷歌衛星圖片

這決定中華民族命運的決策,竟然就這樣不明不白、找不到誰是最後的敲定者,全國人民的錢也就這樣不明不白的走了後門了。

1994年12月14日,歷史上的今天。

李鵬在湖北宜昌長江三峽建設工地,宣布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工程正式開工。

三峽工程之所以再一次的倉促決策上馬,是因為它是一個政治工程。

在度過了22年半的右派生涯之後,黃萬里老先生獲得了一份右派改正決定,拿著這張紙恢復了他的工作。但是他的科學家的良心沒有變,也沒有學會看政治方向來表達學術觀點,他依然是不遺餘力地反對在長江三峽上建大壩。

中共號稱三峽決策是民主科學的,卻不敢把這真正有不同聲音,而且鐵骨錚錚的黃萬里邀請到論證會。

當時黃萬里要求中央決策層給他半個小時的時間來陳述,為什麼三峽工程永不可建的原因?

中央沒有答應。

黃萬里原來給中央的那份陳述簡練來說就是十二條:1,長江下游干堤崩岸;2,阻礙航運;3,移民問題;4,積淤問題;5,水質惡化;6,發電量不足;7,氣候異常;8,地震頻發;9,血吸蟲病蔓延;10,生態惡化;11,上游水患嚴重;12,終將被迫炸掉。

第一、長江下游會幹堤崩岸

什麼叫干堤崩岸?就是水壩把長江攔住的地方,原來泡在水裡的那個堤壩就陷下了。

露出來的那塊地方乾涸了,堤壩就會崩潰。

第二、阻礙航運

去過三峽的朋友都知道,過那個閘口,

少則半天,多則一個星期,你都過不了那個閘口。

哪還有什麼大輪船~~把後院橘子樹橘子震下來?

移民問題、淤泥問題、水質惡化、發電量不足、還有氣候異常、地震頻發,還有血吸蟲病蔓延。黃老先生都說到了。

第十項是生態惡化,第十一項是上游水患嚴重。

這十一條已經先後都兌現了。

就剩下這第十二條:那就是最終炸掉三峽大壩!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江峰時刻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