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陶傑:英國大選之謎

作者:
歐盟看見,不太作聲了。三百年歷史的議會民主,內涵內斂,表面上一團散沙,其實斂聚內力,置諸死地而後生。當然,這一代的英國人質素,長期為左膠毒素侵蝕,普遍智商和常識的辨別能力,由什麼牛津劍橋帶頭,明顯下降。不過在英國以外,世界其他國家的腦殘惡化速度,似乎比英國人快許多。

英國本屆大選形勢混亂,論爭複雜。

金融海嘯以來,英國的貧富懸殊加劇,製造業正在消失,剩下的只有以倫敦為中心的金融服務、旅遊消費、創意設計。倫敦以外,只能倚賴於農業和一點點手工業經濟,供歐盟貿易與國民內部消費。

十年來大量外來資金湧入,英國人持有房地產物業者,如香港一樣,價格快速上漲。無物業者,尤其在倫敦,大量餐廳酒吧等消費服務人口,一生也無法上樓,租住公寓房間。

英國工黨本來經貝理雅十年,自稱摸索出「第三條路」,即告別從前的社會福利主義和國有化,抄襲了戴卓爾夫人當政末期的自由市場股份經濟。豈知此一夢幻,因金融精英瘋狂濫用,二〇〇八年金融海嘯,又化為泡影。

加上貝理雅任內追隨小布希攻打伊拉克,聲名狼藉。電影「真的戀愛了」就是貝理雅當政時英國形勢大好Feel Good政治宣傳。貝理雅的「新工黨」之夢,泡沫幻滅,上來一個郝爾賓,回頭撿拾七十年代卡拉漢的那種國有化和社會福利舊路線。政綱很簡單,就是向貝理雅時代房地產和股票泡沫致富的那個階級開刀征重稅派給窮人,將公共企業收歸國有。

因為倫敦的貧富懸殊最劇烈,因此倫敦變成工黨票倉。年輕人不滿現實,消費市場的在職人口,支持郝爾賓派錢。郝爾賓否定了貝理雅路線,也向自由市場經濟開戰,走的是一條馬克思主義偏激之路。這種貨色讓全國公民一判斷,就知道是毒藥,因此全國大敗。

加上工黨對於退歐完全進退失據。唯庄漢生知道絕不可騎牆,在退歐與留歐之間,狠命下注在退歐那一方。這就是邱吉爾領導英國贏得大戰的作風:退此一步,即無死所,要重新召喚英國人的強大意志。

五年來英國電影為何有「黑暗對峙」、「鄧寇克」等邱吉爾題材的電影?當然是政治有心人之幕後投資,向對歷史無知的英國下一代,好好上一堂課。

工黨對於脫歐還是留歐,首鼠兩端,大量選票,改投蘇格蘭民族黨或自由民主黨。相反,脫歐聯盟的右翼英獨黨(Ukip)這次卻自我犧牲,落紅本是無情物,減少候選人,在右翼掩護保守黨大勝。這就是很非凡的政治智慧。

二〇一九年的英國大選,隱含了左翼社會主義、右翼市場自由經濟、退歐和留歐四股勢力之扭纏,還加上蘇格蘭獨立勢力,其中的紛爭錯綜複雜,畢竟為英國人在貌似無休無止的迷惑爭論中殺出一條血路。

歐盟看見,不太作聲了。三百年歷史的議會民主,內涵內斂,表面上一團散沙,其實斂聚內力,置諸死地而後生。

當然,這一代的英國人質素,長期為左膠毒素侵蝕,普遍智商和常識的辨別能力,由什麼牛津劍橋帶頭,明顯下降。不過在英國以外,世界其他國家的腦殘惡化速度,似乎比英國人快許多。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