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瑞士媒體《世界周報》淪為中共大外宣平台 為中共大使開專欄

中國駐瑞士大使耿文兵成功在瑞士聯邦議會議員控制下的媒體《世界周報》開設專欄,令瑞士政壇引起震動。除被批評中共文宣在瑞士打開缺口外,媒體還曝光背後的利益交易。評論人士批西方媒體為了金錢棄守底線,亦呼籲瑞士及歐盟制定《外國人代理法案》。

自2019年4月4日,瑞士《世界周報》為中共駐瑞士大使耿文兵開設專欄,其為中共極權宣傳的內容暢行無阻的在瑞士傳播,《世界周報》獲得了多個中國大公司的廣告。(《世界周報》官網)

 

中國駐瑞士大使耿文兵成功在瑞士聯邦議會議員控制下的媒體《世界周報》開設專欄,令瑞士政壇引起震動。除被批評中國文宣在瑞士打開缺口外,媒體還曝光背後的利益交易。評論人士批西方媒體為了金錢棄守底線,亦呼籲瑞士及歐盟制定《外國人代理法案》。

歷史悠久、創立於上世紀30年代的瑞士媒體《世界周報》,邀請中國駐瑞士大使耿文兵開設「中國觀點」專欄,宣傳中國的國策。

瑞士聯邦議會國民院議員羅傑•科佩爾(RogerKöppels),從2006年起擁有《世界周報》,親北京政權的風格赤裸裸絲毫畢露。在中國駐瑞士大使館的幫助下該刊廣告激增。

本台記者查閱中國駐瑞士使館官網,獲悉耿文兵是於今年4月4日開通此專欄,當天以《自治與繁榮》為題發表首篇專欄文章,使用中國一貫的宣傳口徑,稱西藏「在中共的領導下,從農奴制走向開放」,文章絕口不提北京在西藏高壓政策。

科佩爾還為耿文兵撰寫專欄序言及盛讚中國發展,並稱「中國在西方飽受質疑,西方媒體片面地將話語權給予了批評者及異議分子,中共官方的觀點在西方媒體中始終缺席」,因此該刊推出「全球首創的提供給中國政府代表的平台」。

其後耿文兵連續發表關於宣傳中國「一帶一路」、為「新疆集中營」辯護、抗議「美國貿易戰」、批評「香港抗議者」、謳歌「中共建政70周年」等文章,《世界周報》儼然變身《人民日報》。

不久前,中共當局關於新疆的內部文件曝光,耿文兵在11月份的專欄文章中,稱北京政府「致力於促進和維護民族多元和團結」。兩周後,一家中國公司卓郎在《世界周報》上刊登了整版廣告。

旅居英國的作家馬建向本台表示,西方媒體為中共大使提供宣傳平台,變成極權喉舌,應該受到法律制裁。

馬建說:我感到非常震驚、難過,西方的媒體正在墮落,這個報紙竟然這麼公開的來讓一個大使館在報紙上發表撒謊言論,已經變成了極權的一個喉舌。這就是在犯罪;而這個政府(中國政府)正好是與我們民主國家相反的,科佩爾或者應該主動辭職、或者應該主動發表(澄清)是不是一種利益輸出?

馬建也指,這不僅是對媒體的滲透,還包括政治、經濟等各個方面。

馬建說:華為只是一個比較顯眼的,你能想到的任何領域,中國共產黨都已經在插手,因為它們要做世界的老大。共產黨就利用全世界的開放、很多制度的漏洞,金錢開始鋪路,後面緊跟著就是一種政治利益,也是一種價值觀的輸出,西方人真的應該反思。

事實上自今年3月28日以來,《世界周報》以「中國周」為名,刊登了包括中國建設銀行在內的八個整版廣告,每個廣告的費用都超過1萬瑞士法郎。而在去年,這個媒體只有一些零星的中國公司的小型廣告。巧合的是,三月底的中國廣告攻勢7天之後,中共大使耿文兵的專欄開通了。

《新蘇黎世報》獲得的郵件顯示,中國駐瑞使館經濟和商務參贊協調了相關工作,《世界周報》明確知道中國大使館主宰這些大訂單的安排。

台灣學者曾建元直指《世界日報》並不是平衡報導,而是為了金錢棄守西方新聞自由價值和民主底線。他希望瑞士或歐盟國家也能出台《外國人代理法案》,將耿文兵甚至將《世界日報》列為「中共代理」。

曾建元說:那等於說把報紙的一個版面當成一個租界,讓中國大使館來使用,去製造一個平衡報導的假像!西方媒體不能成為專制政權的幫凶,瑞士可以考慮立這個《外國代理人法》。

瑞士的中國問題專家拉爾夫•韋伯(Ralph Weber)認為,《世界周報》對中國的讚美性報導和中國駐瑞大使的中國宣傳,是中共在海外擴張影響力的公認模式。中共不僅通過大外宣和統戰增強其在海外的影響力,還擴展了新的管道,中國正在爭取全球媒體霸權。

《世界周報》事件在歐洲並不是獨立案例,10月份,德媒披露了北德電視台與央視環球電視網合作《對話》節目。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