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未普:脫鉤、冷戰還是熱戰?前所未有的美中大辯論

—脫鉤、冷戰還是熱戰?——談2019美中大辯論

作者:
美中部分脫鉤,勢在必行。但如果全面脫鉤,必有熱戰,甚至導致熱戰升級為世界各國不得不選邊的全球大戰。兩國領導人想必已經意識到,要想避免熱戰

2019年,美中兩國最火的政治辭彙,恐怕非「脫鉤」莫屬。在這一年,美中脫鉤及其相關的冷戰問題,在兩國的政商學界掀起了從未有過的大辯論。

前不久,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講話中表明了美國政府對中國崛起的態度,他說,美國不打算遏制中國的發展,不尋求與中國脫鉤,不與中國搞對抗。彭斯的這番講話受到外界的質疑,認為美國在尋求不是脫鉤的脫鉤。中共外交部王毅批評美國人的脫鉤主張說,美國與中國脫鉤就是與機遇脫鉤,與未來脫鉤,與世界脫鉤,這既不理智,也不現實。某北大長江學者則直截了當地表白,中國不願意脫鉤,中國也不能脫鉤。

無論美國是否承認,中國是否願意,美中脫鉤已是現在進行時。滑稽的是,中國政府在指責美國搞脫鉤的同時,自己也在搞與美國的脫鉤。根據美國中國問題專家沈大偉(David Shambaugh)的研究,中國政府已經採取了幾個實質性脫鉤舉措,譬如,在官方和非官方交流方面,三年前,美中兩國政府間的對話項目有近百個之多,而今天保留下來的只有少數幾個;非政府組織的所謂「第二軌道」對話,其數量和實質內容也大不如前。

類似的脫鉤案例在學術交流、軍事、科技等方面均有發生,人們因此擔心美中會進入「新冷戰」階段。其實,美中新冷戰也是現在進行時。2007年曾提出「中美共同體」(Chimerica)的哈佛學者佛格森(Niall Ferguson)於9月份提出新的觀點,他認為,美中之間的第二次冷戰已經在川普總統的任期內開始,將比川普任期持續更長的時間。前國務卿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在11月分訪問中國時指出,中美關係處於「冷戰的山腳」。

幾乎可以肯定地是,在2019年,脫鉤和冷戰已經不再是兩國鷹派和極端分子的口頭主張,也不再是溫和派和「擁抱熊貓派」的焦慮和擔憂,而是正在發生的嚴酷現實。人們在問,發生在這個現實世界裡的脫鉤和伴隨的冷戰現象如果失控,會不會轉化為兩國之間的熱戰?

這個問題並非杞人憂天,它引發不少政商學界和媒體的擔憂。《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羅傑·科恩(Roger Cohen),《金融時報》馬丁·沃夫(Martin Wolf)都提出了美中之間能否避免熱戰的問題。美國商界的重量級人物蓋茲(Bill Gates)和索羅斯(George Soros)都擔心,中美冷戰恐轉為熱戰。不少中國政商學界的人物也擔心熱戰會發生。原中國進出口銀行行長李若谷認為,如果美中關係危機不能控制,中美之間是有可能發生戰爭的。學者金燦榮稱,中美有局部熱戰的危險。

當然,斬釘截鐵地說美中不會熱戰的,在兩國也都有代表人物。中國方面有林毅夫,他說,中美既不會熱戰也不會冷戰;美國方面有埃利森(Graham Allison),曾著書美中必有一戰的哈佛大學學者埃利森表示,中美之間絕無可能爆發熱戰,美國不會做出此類「自殺行為」。

其實,美中脫鉤的背後,有兩大邏輯在主導。一是大國競爭的邏輯。美國的進攻性現實主義者、芝加哥大學教授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認定中國不可能和平崛起,而中國認定美國必遏制中國崛起;美國不可能放棄世界老大的地位,但中國不甘於只當老二。這種霸權之爭註定美中會有一戰。二是價值觀競爭的邏輯,美中競爭是自由民主制和專制獨裁制之間的競爭。美國已經放棄了對中國民主轉型的幻想,而中國誓言要走一條不同於民主制的專制道路,這註定兩國會漸行漸遠。美國可能會以第二個邏輯為借口,以第一個邏輯的方式行事。

在這兩大邏輯的主導下,美中部分脫鉤,勢在必行。但如果全面脫鉤,必有熱戰,甚至導致熱戰升級為世界各國不得不選邊的全球大戰。兩國領導人想必已經意識到,要想避免熱戰,兩國之間不能貿然切斷所有關聯,經貿關係和外交關係是最後的兩道防火牆,儘管這兩道牆在戰火燃起之際,並非總是管用。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