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參訪新疆看到了中國掩藏不住的犯罪謊言

—中國的新疆政策已超越犯罪的定義

作者:
我不在乎中國的國家機器如何打壓我,我也不想被他們散播關於我的謊言給擊倒。我已下定決心要向全世界,尤其是穆斯林社群解釋中國如何虐待他們的穆斯林社群。

原本在阿爾巴尼亞大學任教的賈孜何(Olsi Jazexhi)今年8月到新疆參與了由當地政府所策劃的再教育營參訪,但過程中的訪談與目睹的一切,卻讓他驚覺北京所謂的「職業教育培訓中心」是一個違反諸多基本人權定義的大型監獄。

德國之聲:可以請你簡述一下當初為何想參與由中國政府所安排的新疆再教育營參訪?

賈孜何:我原先對於西方媒體關於新疆再教育營的報導抱持質疑的態度,所以我希望能有機會親自到新疆當地了解情況。我向中國駐阿爾巴尼亞大使館表示有意願去探查並強調,我認為不少西方媒體的相關報導內容都不是真的。中國使館在與我會面並了解我的背景與動機後,他們告訴我新疆政府8月有安排一個給外籍媒體人員參訪的行程,問我有沒有興趣參加。我說我很有興趣,因為這樣我便能親身考察在地情況。

德國之聲:可以分享一下你抵達新疆後所經歷或目睹的一切嗎?

賈孜何:抵達烏魯木齊後,當地的共產黨官員先向我們介紹了新疆的概況,但是過程中他們用非常歧視性的語言來形容維吾爾人及伊斯蘭在該地的歷史,我感到非常驚訝。在我想像中,實行社會主義的中國,所有人都應該被平等對待。

然而,中國共產黨官員不但用與恐怖份子相關的辭彙來介紹維吾爾人,他們甚至稱新疆一直都是中國的領土,這些維吾爾人是後來才遷移到此。在簡介中,當地官員也不斷從中華文化代表文明與進步的角度來向我們介紹新疆。這讓我與其他參訪的外國記者感到困惑。

當我們抵達位於新疆阿克蘇市的一個再教育營時,我原先對新疆再教育營的設想已完全毀滅。共產黨官員特彆強調這是一個「職業培訓中心」,但在我看來,這個中心像是一個假造成學校的監獄。不少年輕人被關在裡面,而當地官員也向我們解釋他們因為接觸了極端主義,所以被送到這裡。

參訪開始後,我開始與其中一些「學員」交談。當我以穆斯林慣用的阿拉伯語向他們問好時,他們先是面露驚恐,並迅速的以中文響應「你好」。我對此感到疑惑,便繼續以他們懂得的土耳其語提問,但這些維吾爾人依舊堅持以中文回答。透過訪談,我驚覺這些政府口中所謂的極端份子,只是因為單純信仰伊斯蘭教、閱讀古蘭經、或是依照戒律生活而被關起來。他們向我解釋被關押的理由,在我看來都是最基本的人權。我認為他們唯一的罪是他們不是漢人,以及他們信奉伊斯蘭教。

在與中國官員交流的過程中,我與其他外籍記者不斷詢問為何中國政府要因為維吾爾人信仰宗教而關押他們。當地官員僅淡淡地說:「我們是依法行事。」當我繼續追問時,中國官員又說:「我們是在幫他們一個大忙。中國政府提供這些維吾爾人免費教育,我們也教導他們中文與技能。」

聽完這樣的回答,我當下更急著追問,強調:「這些維吾爾人需要的不是技能,而是自由。中國政府這樣的做法是在剝奪維吾爾人的自由。」在我眼中,這些所謂的「職業技能培訓中心」是一個強迫關押維吾爾人及其他穆斯林的地方。中國政府不顧這些人的自由意志,在沒有任何法律程序或審判的情況下,將他們囚禁於此。再教育營中施行的一切準則也都是在強迫他們放棄維吾爾人原有的文化與宗教認同。

德國之聲:您決定在結束參訪後,將所目睹的一切公諸於世。但中國政府一向是以打壓反抗他們的人為名的,你曾擔心受到他們的打壓與騷擾嗎?

賈孜何:參訪結束後,我無法停止回想有多少維吾爾人遭受中國政府這樣的打壓,而這些經驗也讓我感到非常軟弱與無力。我認為自己不該因為目睹了中國政府違反人道基準的罪行,便感到無力。所以離開新疆後,我下定決心將目睹的事實公諸於世。中國政府安排這些參訪的目的,是為了讓我們在全世界替他們散播謊言。

我清楚明白中國是個世界強權,且中國政府有能力摧毀上百萬人的生活。我所面臨的是一個保持沉默或是揭露罪行的難題,而我認為自己有責任將中國嚴酷打壓穆斯林社群的行為與全世界分享。當我開始公開談論在新疆所目睹的一切後,數名中國官員紛紛出面稱我是個騙子,並說新疆再教育營內的情形,根本不像我視頻中所拍到的那樣。

我不在乎中國的國家機器如何打壓我,我也不想被他們散播關於我的謊言給擊倒。我已下定決心要向全世界,尤其是穆斯林社群解釋中國如何虐待他們的穆斯林社群。

德國之聲:除了剝奪穆斯林信教的自由外,您認為中國政府的做法為何是錯的?

賈孜何:中國政府並沒有把維吾爾人當做人看待,而是以對待奴隸的方式來治理新疆。正常人會對其他人產生情感、同情他們的處境並認為當別人受到不公平的打壓時,我們有責任與他們站在一起。但是中國政府不僅拆散維吾爾家庭,並以凌虐的方式對待維吾爾人,這些做法以超越了一般對犯罪的定義。

中國政府與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跟我一樣都是人,而不是神,所以他們沒有權力禁止其他人信仰宗教。從參訪再教育營的過程中,我也領悟到中國政府非常在意國際社會如何評價其新疆再教育營政策。但我也知道中國政府非常固執,所以要讓他們承認自己的錯誤是一件艱難的事。

在與我爭論的過程中,我意識到中國政府似乎無法辨別「反恐」與人民宗教信仰自由之間的區別。每個國家都面臨恐怖攻擊的威脅,而中國也絕對有權力捍衛其國家安全,但這不代表他們有權藉由反恐來以酷刑打壓一個特定的少數群體。

德國之聲:國際社會及人權組織過去幾年也多次出面批評穆斯林國家在新疆再教育營的議題上,選擇噤聲。為何這些穆斯林國家不願譴責中國在新疆所施行的政策呢?

賈孜何:我認為穆斯林國家普遍對中國如何打壓維吾爾人並不了解。雖然有幾名穆斯林國家的記者與我一同參訪新疆再教育營,但他們所看到的並非事實,而是被中國政府曲解的謊言。此外,大部分的穆斯林國家也都是由獨裁者統治,所以對這些統治者來說,中國是個好朋友。中國不僅資助他們科技與武器,更傳授他們如何打壓與監控自己的人民。

換言之,我們不該期待這些穆斯林國家針對新疆議題譴責中國。另外,中國政府也極力在說服這些穆斯林國家,與新疆再教育營相關的負面消息是美國與其他西方國家所編造的謊言,因為美國想藉此干預中國內政。我本人在親自造訪再教育營前,也對這說法深信不疑。由此可見,中國極力對外推廣的論述,深深影響了穆斯林國家如何看待新疆再教育營的議題。

賈孜何是一名來自阿爾巴尼亞的歷史學家,專門研究國家認同、宗教與其他相關議題。他今年8月到新疆參訪了再教育營,並在參訪結束後,透過Youtube及媒體訪問來揭露於再教育營所目睹中的一切。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