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人體翻牆」90後 中國不是只有小粉紅!

作者:
中共精心構建的謊言之牆,實際上維持成本很低,因為絕大部分的圓謊行為是牆內人自己完成的。著名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說過「人是懸掛在自我編織的意義之網上的動物」。這句話一語中的。人一旦失去了這張網的懸掛,就會陷入心理疾病之中,也就是活著沒有意義。中共只需要給出一個意義之網的謊言框架,用恐懼和暴力去修剪那些他們不想要的部分,十幾億人就會自我編織出整個謊言的剩餘細節。

翻牆在年輕人中的普及度比較高的

我作為民主新青年組織的代表,我剛來到自由世界不久。我想談一下我所看到的國內的真實情況以增加牆內牆外人士的互相理解。

據我觀察,國內年輕人的民主的萌芽在90後00后里是大面積存在的,只是需要進一步啟蒙。翻牆在年輕人中的普及度比較高的,自郭文貴事件以來,翻牆的技術難度已經成幾何級數上升,目前由於防火牆算法的升級,一個沒有網路編程技術同時掌握網路安全防護技術的人,已經很難穩定翻牆同時保持自身匿名,唯一方法是為此支付一定的費用,委託專業人士完成。對於那些好不容易能夠正常上網的人來說,自由世界對他們來說又是管中窺豹。他們已經習慣於非黑即白,非敵即我的單線思維,看到言論自由世界裡吵吵嚷嚷的局面,會本能地感到害怕。加上中共海外五毛和自干五捕風捉影,混淆視聽,對自由民主價值觀進行污名化,很多人翻牆以後短時間內會覺得價值觀混亂了,莫衷一是。於是很大一部分人被嚇回牆內,成了共產黨的自干五。

由此可見,觀念之牆比網路之牆更加難以逾越,網路之牆實際上是信息之牆,它雖然可以一夜之間突破,但攝取信息需要很長一個過程,更何況還要加以甄別,這對剛接觸自由世界的年輕人來說,是很大的挑戰,價值觀搖擺現象很正常。但如果這個過程中它一旦放棄,回到信息牆謊言牆內部,則覺醒的過程將很有可能停止。

中共精心構建的謊言之牆,實際上維持成本很低,因為絕大部分的圓謊行為是牆內人自己完成的。著名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說過「人是懸掛在自我編織的意義之網上的動物」。這句話一語中的。人一旦失去了這張網的懸掛,就會陷入心理疾病之中,也就是活著沒有意義。中共只需要給出一個意義之網的謊言框架,用恐懼和暴力去修剪那些他們不想要的部分,十幾億人就會自我編織出整個謊言的剩餘細節。

但是謊言終究是謊言,實際上存在著諸多漏洞,例如中共在國內一直宣傳所謂的香港民主運動,是一小撮暴亂分子的尋釁滋事。而這次區議會選舉結果,就很好地擊破了共產黨謊言,這一切都是民心所向。儘管中共一直試圖掩蓋和淡化區議會選舉結果,我身邊許多具有獨立思考能力和批判精神的同學,得知立法會這麼大比例的勝利,第一判斷,就是之前宣傳是假的。

我身邊也有少數同學會拒絕接受真相,他們被蒙蔽太久了,需要啟蒙,需要時間去接受,需要理解。有一位女同學曾告訴我,我告訴她的真相,讓她感到非常痛苦,所以她選擇不聽,回去在朋友圈轉發了幾條共產黨正能量宣傳。這令我啼笑皆非,我不禁感嘆「要想心情好,就看新聞聯播」的段子,居然真實存在。但是我對她是同情的,至少醜惡的事情,還能勾起她的痛苦,至少人性的良知沒有泯滅,沒有變得麻木。面對現實,實際上是痛苦的,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我作為一個醫生,我負責任地講,對一個普通人來說,如果他具備公義之心,對醜惡的事情極度不滿,但不具備鋼鐵般的意志和對真相的承受力,他們為了保持心理上的健康,繼續好好活著,就會逐漸演化成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否定自己前半生的環境和三觀,接受這一切是一場騙局,對許多人來說,代價太大。更何況他們沒有機會和能力改變現狀或者脫離那個環境。在牆內追求真相就是要付出代價的,他們內心的公義之火是長存的,有朝一日還是可以有所作為。

非常巧合,我是杭州人。我和陳維健先生的故居不到5公里。在1991年5月他離開中國,1991年的4月我出生。2019.11月我決定留在澳大利亞,2019年的12月我開車去接的他。陳先生投身民主革命多少年,我就多少歲。這是不是冥冥之中一種安排呢?這是不是民主的傳承呢?所以一定要對中國新一代年輕人有信心。

因為香港事件,中共目前很怕80、90後鬧革命。我們民主新青年,在國內,一直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在國內的一個成員因為粉刷民主牆,被判刑,起訴書上有兩處:勿忘六四,民主新青年,字樣,但在判決書上隻字不提。說明共產黨絕對是害怕的。所以這也可以從側面證明,當前中共對青年人的欺騙,監控和洗腦的力度,目前可以說是馬力全開的,到了近乎瘋狂的程度。我覺得這恰恰是滅亡前最後的瘋狂。香港青年和大陸青年一定要相互理解,新一代青年互相分裂,這恰好中了中共的奸計。

請大家一定要保持信心,保持團結。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北京之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