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袁斌:一個副省級中共官員的斂金術

作者:
史文清沉默一會說:「那就先放你爸出來,但至少需要2000萬。」曾回應道:「但那錢給你後,你要把扣押的稀土退還回來。還有,如果錢籌齊了怎麼交給你?」史文清似乎早已想妥:「去買等值的黃金,然後等我通知。」

中共十八大以來,落馬的億元貪官已達43人。

這些貪官究竟是通過何種手段撈錢的?前中共江西省常委、贛州市委書記史文清的斂金術為我們提供了一份生動的樣本。

贛州,全國稀有金屬產業基地和先進位造業基地、首個「中國製造2025」試點示範城市,有「稀土王國」的美譽。

據「法經網」報導,企業家曾照財自2002年開始在贛州做稀土貿易生意。2011年3月,他在南康龍回倉庫清理稀土存貨,突然被南康市公安局以非法經營為由查扣。同年4月初,曾照財被正式拘留,其子曾義平也遭網上通緝。八九月間,南康市公安局主動找到曾的家人,要其投案自首,並表示可以對其採用取保候審。曾依此行事。

一個月後,有人電話聯繫曾義平,聲稱有人能辦好其父親的事情,約曾在北京見面。

北京,東直門外大街的奧加飯店,這是曾義平第一次見到史文清。彼時,史擔任江西省委常委、贛州市委書記、贛州軍分區黨委第一書記。

兩人見面,史文清拋出的第一句話:「你爸出了這麼大事情,需要5000萬才能擺平。」1988年出生的曾義平表示,自己剛出社會沒有那麼多錢,需要等父親出來才能籌錢,但是也不一定能籌到5000萬。

史文清沉默一會說:「那就先放你爸出來,但至少需要2000萬。」曾回應道:「但那錢給你後,你要把扣押的稀土退還回來。還有,如果錢籌齊了怎麼交給你?」史文清似乎早已想妥:「去買等值的黃金,然後等我通知。」

2011年12月31日,曾照財非法經營一案在南康市法院一審開庭審理,未當庭宣判。史文清兌現諾言,通過權力干預,曾照財當天獲釋,不再收押。

曾照財回家後,變賣家產,四處舉債,最後勉強籌齊了2000萬元。

2012年2月23日,北京柳蔭公園南街的中國黃金旗艦店,曾義平通過曾紅文的農行賬戶購買了價值2000.15萬元的黃金,因數額巨大,金店一時都未有足夠的「現貨」。

半個月後,金店黃金到貨,足足塞滿了兩個旅行箱。曾義平費了大氣力,才一路顛簸到奧加飯店。史文清直奔主題:「東西提到我車上,你就可以走了。」曾按其吩咐,將兩個重重的旅行箱搬進史坐駕的後備箱。

錢花了,但曾照財還是被判緩刑。顯然,史文清說的5000萬才能擺平,而2000萬按照等級折算只能做緩刑。

史文清曾許諾,把扣押倉庫的稀土全部退回,但實際只退了一半,另一半價值3000萬的稀土不知所終。

後經曾義平多方了解,得知這一切是史文清故意設套,逼君入瓮。而這兩千萬黃金的變現,史文清也早有安排。

2011年,在江西贛州的一個招商引資會上,溫和魁與另一個企業家史文清相識,他是當地重點的招商引資對象,同樣,也是史文清的「重點圍獵對象」。

史文清是中共贛州市委書記,這讓溫和魁沒有拒絕的能力。當年的贛州,已有一條公開的「明規則」:要想在贛州平平安安做生意,絕對不能得罪史文清;否則不僅生意做不成,還將面臨牢獄之災。

那年10月,溫和魁在江西贛州投資了一個省重點基建項目。次年4月,史文清表示自己的兒子史家昌對該項目有興趣,要參股40%。溫和魁深知贛州那條「明規則」,儘管他極不情願,但沒得選擇。溫和魁同意讓史家昌參股的要求,實際上史氏父子從未實際出資。

4月底,史文清找到溫和魁,盤問整個項目能獲利多少。溫和魁說不超過兩億。史文清趁機說,「我最近要錢急用,你先預付我一個億的分紅款。」「正好我朋友有價值2000萬的黃金需要處理,總共1.2億。」

溫和魁很為難,他解釋說:「分紅款你那邊最多只能分8000萬,加上黃金款2000萬,總共也就1個億。」史文清表示同意,但是有個附加條件,他的朋友在哈爾濱有處房產,約3000平米,按照每平米1萬元賣給溫和魁,總價3200萬,加起來1.32億元。溫無可奈何,只能勉強答應。隨後,按照史文清的要求,溫和魁以購房款的名義,將1.32億元全部付清。

2014年12月至2017年11月,史文清以不同名義實際從溫和魁手中索得1.1億元。溫和魁說,「我沒有利用他(指史文清)的權力賺一分錢,就被敲詐一個多億,而跟著他的利益集團至少有一百人,贛州那些土地在他任上,基本都是以幾十萬一畝給到他的利益集團,加上大大小小的工程,史文清保守估計斂財幾百個億。」

企業家王宇飛與史文清的結識源於贛州中心城區一個名叫「麗景江山」的房地產項目,史文清以多次幫其解決麻煩為由,提出要給點好處。

2017年2月底,史文清告訴王宇飛,有門路參股一家正準備IPO的公司,要其「借」500萬元購買原始股。「借」是史文清斂財的常用口語,既讓你無法拒絕,未來又不敢提及還錢。當年3月8日,王宇飛只得把500萬元匯到了史文清兒子史家昌的名下。

縱觀史文清的斂財路,與多數貪官讓老婆或兒女出面撈錢,自己躲在背後裝清廉,犯事後以自己不知道為由竭力減輕罪責不同,他是赤裸裸的直接上陣要錢要物,而且是獅子大開口,整個就是官場上的黑社會。史文清為何敢如此囂張?不就是因為他是贛州大權在握的「土皇帝」嗎!歸根到底不就是因為當今中國是一個中共一黨專政的無法無天的極權國家嗎?

據悉,曾義平、溫和魁和王宇飛近日已分別向中紀委實名舉報了史文清的貪腐事實,接下來他很可能會落馬並受到法律的制裁。不過,如果不能從根本上改變中共的一黨專政,把公權力徹底關進籠子,即使史文清被查處,被判刑,大大小小的史文清們肯定還會像癌細胞一樣不斷冒出來。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