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大陸課外培訓機構倒閉潮 今年1.2萬家關停

日前,上海又一家教育培訓機構——優勝教育閘北門店關閉。有數據顯示,今年12,000家課外培訓機構倒閉。一些機構人去樓空,交了費的家長不知道去哪裡要錢。

上海又一家教育培訓機構關閉

12月19日晚,一名家長向澎湃新聞反映,上海優勝教育閘北門店近期關店,已有10多名家長前往該校區,要求校方及時退款。

據這名家長透露,她早在2年多前就給兒子在這裡報名學習,學費為一年2萬餘元人民幣。此後的她又續費一次,目前課時尚有剩餘。今年8月,有校區老師給她打電話,表示「8月有促銷,等到9月1日就要漲價了。」她又續交了3萬餘元,作為新一年的培訓費。

但不久之後,她聽聞門店不具備教學資質,同時考慮到近期其他多家培訓班關店,該名家長就想退費,今年10月12日,她辦理退費申請時,對方服務人員表示:「2個月後才能把錢退到卡里。」然而直到12月12日,她仍然未收到這筆款項:「今年『雙十一』期間,這家門店的服務員還在鼓動讓家長續費。」

12月15日晚上7點多,她得到了校區要關門的消息。

「校區辦公人員告訴我們,明年1月10日門店就要離場了。」該家長表示,目前校區仍有3萬餘元學費未退還給她,而僅僅在19日晚,就已經有超過10餘名家長前往校區申請退費,涉及退費金額達到50餘萬元。

該校區一名教師主管人員向澎湃新聞透露,「優勝教育是北京總公司,我們(上海鶯凰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由總部直管的上海分公司,其實是屬於同一家公司,我們目前正在統計需要退費的家長,為他們辦理退費,退費時間根據合同簽訂的時間是60天。」

該人士表示,優勝教育在全國有上千家門店,由上海鶯凰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管理的在上海共有5家,另外一些是投資人加盟的門店,但所有門店都可以協調上課,費用也是校區之間結算,並不存在家長質疑「機構負責人跑路」等說法。

培訓機構頻頻「爆雷」

今年以來,一系列教育培訓機構關門、跑路事件層出不窮。除了上述的「優勝教育」,近日,一家位於北京市海淀區的灰姑娘舞蹈機構門店也忽然關閉,一些學員家長圍在門前,其中一位家長表示,自己剛剛交了兩萬餘元學費。而這家機構負責人只在家長群中留下一份文件和一句「抱歉,確實太突然」。

聽聞此訊,一位在灰姑娘舞蹈其它校區的學生家長馬上選擇退費,唯恐陷入更大的危機。

而前段時間的韋博英語培訓機構多家門店倒閉,更是引發了不少家長的投訴與維權

據《經濟觀察報》不完全統計,今年10月一個月,上海、北京多個城市的培訓機構頻現倒閉關門,涉及機構包括韋博教育、韋博原旗下少兒英語品牌開心豆教育、凱瑞寶貝、愛樂樂享等10多家教育培訓機構,培訓範圍從英語、早教、到藝術培訓等多個不同教育品類。

而企查查(企查查是大陸一款企業信用信息查詢工具)提供的數字:2019年共有1.2萬家教育機構關停。

合同中的陷阱和霸王條款

遇到培訓機構倒閉,很多家長表示,往往求助無門。不僅如此,有些家長還發現合同中有陷阱和霸王條款。

北京市西城區最終要回損失的張女士從合同中發現了這樣一個陷阱,她告訴《光明日報》說:「一旦正式聽課,哪怕只聽一節,也只能退費用的百分之六十,我想這就是機構看我堅持退費,苦勸我聽一節課再走的真實原因。」

事實上,這是不少機構的「制式合同」,很多機構的說法大同小異。「迪士尼英語」「易貝樂英語」「新東方英語」等5家市面上比較知名的培訓機構,只有一家機構標明「按課時退費」,剩餘4家都是「上第一節課後只能退費百分之六十」。

法律界公認,這樣的合同屬於「霸王條款」。

「培訓機構的准入門檻能更高一些」。上海新航道進修學校負責人鄧碧雲對《光明日報》說,「對於各類非法辦學的機構應該更為嚴格的審查與整治。」

對於培訓機構的亂象,網民紛紛表示:「政府監管不到位,培訓機構圈錢的、教師資歷不夠等,處處都是陷阱。」

「教育就不該巿場化。」

「培訓機構就不應該存在,只要學校老師認真教,不藏私,根本沒有必要去學課外班。」

「說實話,教育機構就是拿著2,000塊的課程,當兩萬來賣,變相的傳銷。」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心茹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