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投書 > 正文

廖祖笙:惡黨治下這般堵塞我的活路

—廖祖笙向習近平申訴之十九

作者:
我女兒在一天天長大,今年已經6歲了,到現在還沒進過一次校門,她一直面臨著怎麼接受教育的問題。殺個無辜的孩子都只需編通故事,這樣的「法治」環境誰不怕?誰願甘冒風險再重蹈覆轍?

習近平先生,今天我同你說說我被堵塞了哪些活路,以便你自己分辨,曾經殺人盈野的惡黨,在歷經了幾十年的演變後,是否真的已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堵塞活路1:實行清場全面封殺——

我本是一個落筆成文的高產作家,被整得家破人亡前曾在廣東以文為生10年,當時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幾乎每天都有文章見報。

從我兒廖夢君慘遭虐殺到現在,我被黨國全面封殺,再無一字變作鉛字。別說在報刊以實名發表文章,就連國內的網上論壇,都早已是不讓我說話。

以筆名寫作能否生存?答案是不能。黨國向來無孔不入,且不說文名是作家的無形資產,先得看能否拿到稿酬。我兒被謀殺前出現諸多怪異,許多稿費我「莫名其妙」收不到。

在以文為生時期,我試過多次,同樣一篇文章,若以實名發表,報社通常給300元稿費;若以筆名發表,報社一般給60元稿費。另用筆名想養家,勢將難上加難。

2005年我曾在一個時評論壇預言,當局將會對時評人進行清場,孰料次年就以血腥謀殺為起點,將一個作家長達十幾年逼迫成了「坐家」。

·堵塞活路2:控制銀行斷絕捐助——

廖夢君慘烈遇害校園後,為給愛子討回公道,我夫婦倆在廣東抗爭了兩年,被無恥當局弄得債台高築,我在網上公布了銀行賬號,接受過網友的捐助。

但隨之不少網友就向我反映,捐款時善款無法打入,銀行方面已遭迫害方控制。我夫婦倆萬般無奈,只能扛著黨旗邊申冤邊乞討。沒有善人的雪中送炭,我夫婦倆當時根本無法在廣東抗爭兩年。

返鄉後我又兩次被迫接受捐助。一次是因為當時政法系迫害得甚凶,我夫婦倆想要逃離家鄉,得到了2萬多元的網上捐助;一次是因為我在福州的工作被公安破壞,再次被斷絕了生活來源。

說出來都未必有人相信,該次僅收到200元。那天我食物中毒,整夜在客廳坐卧不安,腹痛得死去活來。彼時手機有簡訊通知,說有200元的轉款。其意或是希望我去看急診,別讓一棵搖錢樹真的就此倒下。

·堵塞活路3:強迫負債不讓賣房——

我曾多次想賣掉房子遠走他鄉。然而不行,我夫婦倆貼出的賣房廣告迅即就會被撕掉,電話也被控制,買房者談好了價格,在交付定金前無一例外會反悔,幕後的故事不難想像。

為此我夫婦倆被逼得上街擺攤賣房,公安倒果為因,公然製造假案,將我拘留了5天6夜。

因我妻懷孕,在外隱姓埋名工作的我,不得不辭職陪著妻子返鄉待產。我夫婦倆早在6年前就已簽了字,按了手印,要求法院拍賣我們的住房,以便一次性還清銀行欠款。

我妻產後出院的當天,法院「恰好」送來了開庭通知書,但後來銀行方面說,法院又不受理這事了。

今年上半年,因為一個工作上的文章鏈接,我在重病中被國保、網安、刑偵及打黑除惡人員聯合「修理」了一整天,我憤而提出辭職,有法官「恰好」又上門舊事重提,說「房子只能由法院來拍賣」。

其後缺席判決了,要我家一夜之間償還銀行本息30餘萬元,否則就要「債務利息加倍」。這套房子是精裝房,按泰寧目前市值約在130萬元左右。

我料定這套房子變現不了。為什麼?你懂得。這種強迫負債的把戲,不知要玩到哪一天。

·堵塞活路4:剝奪自由禁止出境——

前段時間我已向外披露過,我有個戰友,在國外已發展多年,早就希望我能過去一塊共事,而我被禁止出境久矣。該戰友得知我又要被餓飯,於是向我再次發出邀請。

我為辦護照之事跑了一趟,就此得知我先前是「特控」人員,現在是「在控」人員,雖然被控「級別」有所降低,但結果是一樣的:在這個「法治國家」,我還是沒有出境自由。

多年前我就已多次或書面或口頭要求出國,均遭拒絕,主因是我「在境外『敵對勢力』的網站上發表過文章」。我倒是想和以前一樣,在人民網、新華網、光明網、新浪網等「權威」網站上發文,可國內網路天大地大,早就沒有了我的言說處。

我女兒在一天天長大,今年已經6歲了,到現在還沒進過一次校門,她一直面臨著怎麼接受教育的問題。殺個無辜的孩子都只需編通故事,這樣的「法治」環境誰不怕?誰願甘冒風險再重蹈覆轍?

提請習近平先生注意,我家上有近百歲的老人,下有幾歲的孩子,無法無天的公權力玩兒強迫負債、不讓人吃飯的頻道,實質被迫害的不只是我,被迫害的,同時還有我家的老人和小孩。

·堵塞活路5:騷擾親友頻敲飯碗——

前些年我面臨了鄉關茫茫,隱姓埋名工作在異鄉,夫婦兩家的親友都被國保騷擾得雞犬不寧,我的飯碗也總是被下流地打碎。我工作在福州時,公司董事長遭到公安的騷擾和施壓。

我返鄉工作了兩年,待遇與我的能力完全不匹配不說,還得承受種種凌辱。既然續約的事談不攏,我無疑得另謀出路。然而我在外出求職時,一直是被跟蹤、被套路、被勸返,被一再要「回去和他們再談談」……

習近平先生,前幾天我在給你的申訴中說過:

這種滅絕人性的迫害,並非孤立事件,於各地都發生得較為普遍。廣東作家胡迪,曾連續7次被國保搞掉了工作;上海作家李劍虹近期又被失業,已記不清是第幾次被國保干預而失去工作;北京維權律師劉曉原被惡意註銷執照,落拓得只能在街頭售賣蟑螂葯、螞蟻葯;江西新余民主維權人士劉萍,近期想拿到退休養老金,遭遇百般阻撓;浙江永康潘玉貞一家,因「上下官員串通嚴重違背黨紀國法,另立山頭以權代法」,「土地全部被侵佔」,一家10口人為怎麼吃飯的問題而發愁……

·堵塞活路6:談談是假斷炊是真——

「回去和他們再談談」。12月10日,即我被國保又「修理」後的次日,維穩辦主任、國保、我夫婦倆,在佛協會長的見證下,就續約之事進行了第N次「再談談」,眼看快半個月了,我仍未得到任何回復。

這不奇怪。這種詭異的「再談談」,讓我不時想起家破人亡的我夫婦倆,當年若是在家待著,永遠沒有官方人員來過問我們的死活,而只要一去上告,就會有公職人員對我們進行當街綁架,要我夫婦倆「坐下來和政府好好談」。

這回的「再談談」從一開始就顯現著怪異,對我展開車輪戰的是政法官員,是國保,是網安……我的業務主管有佛協,有民宗局,有統戰部,反倒沒誰找我「再談談」。

我離職的前幾天,「維穩」者又找我「再談談」,卻長時間陷入無語,只是默默玩手機,彼時我就預感他們一定是接到了某種指令,「再談談」只是幌子,對某些人群斷炊的又一波,已開始了。

果不其然,今又有消息說,湖北宜昌異議人士劉家財到外地推銷家鄉土特產,國保以不放心為由,要求一路陪同,遭拒後仍繼續隨行,後將其從福州帶回宜昌,也以「涉嫌尋釁滋事」對其傳喚。

聯想到近期被斷炊者與日俱增,估摸這是一次統一部署的行動,否則被堵塞活路的人事,不會出現得這麼頻密。

……

習近平先生,凡此種種,不是發生在別國,不是發生在國民黨治下,而是發生在你黨治下。你黨處在責任鏈的末端,這種不讓人吃飯、殺人不見血的反人類獸行,進一步凸顯著你黨的惡黨形象,進一步在陷黨政於不仁不義。

習近平先生,對於類似滅絕人性的操作,你當予以有效阻止。這打的不只是惡黨的臉,同時打的也是你的臉。邪惡如此之盛,你的許多主張和提法,在諸如此類的邪惡行徑里,會日漸成為天大的笑話。

2019年12月23日寫於福建泰寧(迫害於案發前就已在進行。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幹、周永康、李長春、劉雲山、周濟、張德江執掌重權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像編天書一般指鹿為馬,禁絕傳媒據實報道佛山慘案,公然關閉司法大門,強權壓迫「協商解決」殺人案,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4908天!遇害學子的屍檢報告、屍檢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原本著作頗豐、與傳媒互動頻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後表達權隨之被非法剝奪,於國內再無一字變作鉛字,全家也都成了慘案的人質,被長期非法監控並被剝奪出境自由,被時常置於生存絕境的邊緣,被百般折磨和凌辱……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路,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任意操弄作惡多端、禍國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法令未行,逆魔亂起」,此謂「法治」!「民多冤結,州郡不理」,此謂「共和」!)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