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袁斌:是中共發言人而不是別人在編造鬧劇

作者:
事實確鑿的表明,中共監獄、看守所和各種黑監獄強迫囚犯從事奴工勞動乃是鐵板上釘釘的事,這一點早就不是什麼秘密了,韓飛龍的報道只不過再一次捅開了其中的黑幕。可見,編造鬧劇的不是揭黑的韓飛龍,而是睜著眼睛矢口否認事實的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

英媒公布來自上海青浦監獄的求救信內容。(影片截圖)

日前,英國倫敦一名叫弗洛倫斯·維迪科姆的6歲女童打開從大型超市便利店連鎖Tesco(中國前稱樂購,又譯特易購)購買的聖誕賀卡,準備給同學寫祝福時,不料竟突然發現其中一張賀卡已經「寫好了」。

但賀卡上用大寫英文字母寫著的並不是祝福的話,而是來自中國的求救信息:「我們是在中國上海青浦監獄裡的外國囚犯。我們被強制勞動。請幫助我們,並通知人權組織。」作者還督促看到賀卡的人與一個叫韓飛龍的人聯繫,卡上並寫著英國《金融時報》的網址。

韓飛龍是誰?為何要聯繫他?

原來,韓飛龍曾在《金融時報》任記者。2013年,已轉任私人偵探的他及其美籍華裔妻子虞英受雇於英國一家葯業公司,前往中國調查其在華僱員涉嫌行賄的指控。結果兩人被中共當局以「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抓捕判刑,一度被關押在上海青浦監獄,2015年出獄後被驅逐出鏡。

去年2月,韓飛龍在《金融時報》上發表文章稱,「監獄是樁生意,幫企業生產」。

他還曾在接受德國《經濟周刊》採訪時描述他被關的拘留所里十幾個人睡在一個十幾平米的牢房裡,「地上有個洞,算是廁所」,「燈一直開著,14個月里就沒有關過燈」,「每天接受兩小時審訊,審訊時戴著手銬,被綁在凳子上」。

弗洛倫斯·維迪科姆的父親很快聯繫到了韓飛龍,韓飛龍隨後聯繫了青浦監獄的前囚犯,其中有一人證實,他在服刑過程中,至少有兩年在監獄中從事包裝Tesco卡片的勞動。韓飛龍把這件事寫成新聞報道,發表在《星期日泰晤士報》上。

韓飛龍在報道中寫道,寫求救信的人一定是以前在青浦監獄裡認識他的獄友。他還說,他和其他外國囚犯在青浦監獄被迫生產H&M和C&A等時尚品牌的產品,也曾被拒絕提供基本醫療。

韓飛龍周一告訴CNN說:「聖誕卡求救信絕對是真實的,符合我所知道的中國監獄和那裡的奴工的情況。」

消息曝光後,Tesco宣布暫時停止向浙江雲廣印業公司購買產品,並展開調查。

可在2月23日中共外交部的例行記者會上,當有記者就英國人韓飛龍稱外籍囚犯在上海青浦監獄強制勞動一事提問時,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卻表示:「我看到了英國媒體的有關報道,這都是韓飛龍先生自己編造出來的一出鬧劇。韓飛龍先生總是耐不住寂寞,時不時要跳出來自我炒作一翻,生怕人們把他遺忘了。但是他這次編造的鬧劇,實在是有些老掉牙。我奉勸他,如果希望博眼球,至少能夠搞出些新花樣。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經向有關部門了解,上海青浦監獄根本不存在外籍罪犯強制勞動的情況。」

韓飛龍對耿爽的上述回應並不意外。為什麼?他說,中國(中共)否認是「可預見的」,而且每當出現人權問題時,中共「都是以謊言回應」。

其實,外國人在來自中國的產品中發現求救信這也不是第一次了。早在2012年10月萬聖節前,美國俄勒岡州的凱斯女士(Julie Keith)在打開從凱瑪(Kmart)超市花29.99美元買來的節日裝飾品時,意外發現了一封藏在禮品盒中、來自中國的求救信。這封用英文和中文夾雜書寫的信上寫道:「先生:如果您偶然間購買了這個產品,請幫忙轉送這封信給世界人權組織。這裡處在中共政府迫害之下的數千人將永遠感謝並記住您。」

2014年,北愛爾蘭的一名婦女告訴BBC,她在一條中國產的褲子中發現了一個令人震驚的便條,上面寫著:「我們每天工作15個小時,所吃的食物連豬狗都不如,乾的是黃牛一樣的活。我們呼籲國際社會譴責中國(中共)政府這種踐踏人權的行為。」

2017年,一名英國女士告訴路透社,她在超市買的聖誕卡片上發現了一張便條,上面以中文寫著:「廣州監獄第六監區第三商店」。

2017年3月,在美國亞利桑那州的一名婦女說,在沃爾瑪購買的中國制錢包底部發現一個SOS便條,上面寫著這個錢包是英山監獄(Yingshan Prison)的犯人所制,他們「每天工作14小時,中午不休息。我們必須加班直到午夜,犯人如果未完成工作會被毆打」。

事實確鑿的表明,中共監獄、看守所和各種黑監獄強迫囚犯從事奴工勞動乃是鐵板上釘釘的事,這一點早就不是什麼秘密了,韓飛龍的報道只不過再一次捅開了其中的黑幕。可見,編造鬧劇的不是揭黑的韓飛龍,而是睜著眼睛矢口否認事實的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