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奇!一夜之間一座大橋橫跨雨湖之上

作者:

一座大橋瞬間橫跨雨湖之上。(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過去湘潭沒這樣繁華,雨湖岸邊儘是山嶺,鳳竹嶺啊,石塔庵嶺啊,湖頭嶺。在雨湖西岸,有一座叫長壽山,為什麼叫長壽山呢?因為山上住著一個姓鄭的長壽老人。他頭髮鬍子全白了,身體卻非常健旺,誰也不曉得他到底年齡有多大。有的說他有140多歲,有的講還不止哩!

鄭老伯一個人住在山上,搭了一個茅棚子,每天砍柴、打獵、種地,樣樣都行,他種的莊稼又多又壯;他種的菜,蔸蔸又大又好;他要打獵,百發百中。所以他的東西吃不完,用不完。但他自己非常儉省,把剩下來的東西都賙濟了窮人。只要是來求他的,不分是認得的鄰舍、朋友,還是不認得的過路行人或叫化子,他都儘力幫助。有時他賙濟了別人,弄得自己都沒飯吃了,他就采點樹葉、野果充饑。

有天晚上,他在月光下打草鞋。忽然,一陣清風吹來,從外面走進八個人,其中還有一個女的。頭一個是白鬍子老倌,手上拿著一個漁鼓簡,他對鄭老伯說:「老丈,我們路過此地,想借寶地歇息歇息,不知行不?」

鄭老伯高興地說;「行,只要你們不嫌棄,不過我這茅棚子太窄了,怕你們坐不下。」長者說:「不要緊,我們擠一下就是了。」說完,八個人都進了屋。說也奇怪,平日連進三個人都覺得擠的小棚子,現在擠進八個人,還覺得很寬敞。

鄭老伯正在奇怪,卻聽其中一個穿得破破爛爛、黑臉、拐子、身背酒葫蘆的連腮鬍子的人說:「老丈,我們幾位肚都餓了,你這裡有點東西吃么?」鄭老伯連忙悅:「有!有!想必你們幾位是從遠道來的,餓急了,我今天正好打了一隻兔子,就拿來款待客人吧!」說完,從旮旯彎里搬來一缸酒,又端來一蒸缽噴噴香的兔子肉,放在一張竹子編的小方桌上。

一個手中拿著一支玉簫的書生提議說:「今夜月色甚好,我們移至湖邊,對月暢飲如何?」那個連腮鬍子首先拍手叫好,其餘幾個也表示贊成。他們就一個提壺,一個端盆,一個搬桌子,來到雨湖邊上,各人尋來一塊麻石作為坐凳,一直飲到月亮偏西,鄭老伯也就招呼他們到月亮偏西。他一會兒給他們燒水泡茶,一會兒又到山上給他們采果了下酒。

眼看月亮快要落山了,星星也眨著眼睛在打瞌睡,八個飲酒的,也都一個個醉眼朦朧了,一個敞胸露懷的大肚子對鄭老伯說:「老丈,勞累了你一晚,我們如何報答你呢?你想要什麼吧,我們都能辦到。」鄭老伯搖了搖頭說:「我什麼都不要。」

連腮鬍子說:「你的茅棚子這樣小,你不想要一棟好房子嗎?」鄭老伯微笑說:「大地可以為廬,何況我現在還有這個茅棚子遮身,足夠了。」

一個五綹須、長眉長目、身背寶劍的道人說:「老丈,人間福祿壽喜,隨你挑選。」

鄭老伯說:「我把富貴福祿看成是繩索。我不願讓它捆住我的手腳,至於壽嘛,老死一關,人人逃脫不了,聽乎自然吧!」

這時,那位美貌女子開口了,她說:「人間福祿壽喜你都不愛,想必是看破紅塵,想超凡成仙吧!」

鄭老伯說:「常言道得好,無煩無惱即神仙,我天塌下來也不曉得愁,早已是人中之仙了。」

經過大家的再三要求,鄭老伯想了一會說:「你們硬要我提,我就提一個吧!就是我們這個雨湖方圓幾十里,從湖這邊過湖那邊去,要走半天,太不方便了。你們要能幫助修架橋,方便方便大家,就太好了。」

大鬍子連忙說:「這個容易,我們答應你。」

八個人出去了,鄭老伯沒跟出去,他在家裡給他們燒茶水。等茶燒好了,給他們送茶去時,只見一座大橋橫架雨湖之上。那八個人正從橋上走下,朝汀江去了。

鄭老伯在後面一邊喊,一邊追,忽然飛起八朵祥雲,那八人向他揮了揮手,登上祥雲飄走了。

鄭老伯回到橋上,細看大橋,是由八塊麻石搭成的,平平整整,寬寬敞敞。第二天,附近的百姓看見了這座橋,一個個高興得了不得。大家根據鄭老伯說的情況,猜準是八洞神仙下凡來了,便將這座橋起名八仙橋。橋那邊的一條小街,因為八仙踏著南花步在這裡經過,就叫南步街。後來,年代久了,八塊麻石磨損了,又重修了一次,還是照樣用的八塊麻石。

責任編輯: 夏雨荷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