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李德要紅軍女戰士陪睡覺

—兩任妻子都身居高位

33歲的李德精力旺盛,表現出比東方人更強烈的求偶慾望。陳士榘上將後來回憶說:「李德剛來到部隊,提出一個在我們看來很好笑的條件,就是希望有個中國女戰士陪他睡覺。這在德國、奧地利可能不算什麼,在中國尤其是在紅軍,就顯得有點可笑。我們在底下還議論說,外國人真是隨便。好在他也聽不懂。」博古雖然對李德言聽計從,但在這件事上他還是顧及影響,暫時沒有照辦。

陳士榘上將後來回憶說:「李德剛來到部隊,提出一個在我們看來很好笑的條件,就是希望有個中國女戰士陪他睡覺。」不久鬧出了李德騷擾女性的事件。

李德在中國的婚戀傳奇

李德這個名字,人們或許並不陌生。他是來自蘇聯的德國共產黨人,作為中國工農紅軍第五次反「圍剿」以及長征初期的最高決策人和領導者,曾使紅軍遭到慘重損失。

李德曾經傳奇般地娶過兩個中國女人,並生有一子。還算和諧的婚後生活和出人意料的結局,成為他晚年抹不去的蒼涼回憶。

1934年1月15日,由博古(秦邦憲,中共中央總負責人)主持的中共六屆五中全會在蘇區瑞金召開。會上,博古將坐在主席台中心位置的共產國際派來的軍事顧問李德介紹給了大家。

為接待好這位「洋顧問」,在當時蘇區極為困難的條件下,專門為他在瑞金城郊蓋了三居室的住宅,一間卧室,一間會議室,一間住翻譯和警衛員。房子四周是稻田,還放了幾隻水鴨,人稱「獨立房子」。這也是人們後來稱呼李德的代號。

洋顧問出洋相,博古無奈通過組織給李德找老婆

33歲的李德精力旺盛,表現出比東方人更強烈的求偶慾望。陳士榘上將後來回憶說:「李德剛來到部隊,提出一個在我們看來很好笑的條件,就是希望有個中國女戰士陪他睡覺。這在德國、奧地利可能不算什麼,在中國尤其是在紅軍,就顯得有點可笑。我們在底下還議論說,外國人真是隨便。好在他也聽不懂。」博古雖然對李德言聽計從,但在這件事上他還是顧及影響,暫時沒有照辦。

不久鬧出了李德騷擾女性的事件。那是一天中午,李德穿戴整齊,鬍子颳得乾乾淨淨,腰束武裝帶,騎上馬,直奔少共中央局(團中央)駐地。原來,他看上了在這裡工作的一個女團幹部。眾目睽睽之下,李德輕巧下馬,快步走到那位女團乾麵前,用德語示愛說:「你長得太美了,我太喜歡你了,太需要你了!」雖然聽不懂李德的話,但他炙熱的眼神讓這位女同志感到很不自在。

這時正巧女團乾的丈夫走了過來,他也是少共中央局的領導,曾留學德國,能聽懂德語。見洋顧問肆無忌憚地挑逗自己的妻子,就大聲說:「顧問同志,請你自重,這是我的妻子!」那位丈夫一把拉過妻子,頭也不回地朝屋內走去,「砰」的一下關門聲將李德尷尬地晾在那裡。

李德的尷尬事件很快就在蘇區傳開了。博古也對李德的冒失舉動看不慣,但他認為「洋顧問」一個人在中國不容易,他的生活確實需要照顧。博古讓人留心這件事,給他找個夫人。

李德有一次從紅軍大學講課回來,看中一個正在河邊洗衣服的少女,這個姑娘叫賴水娣,是當地蘇維埃主席楊世梁的遠房侄女。在博古等人的撮合下姑娘也同意和李德交往,然而就在李德美滋滋準備結婚的時候卻節外生枝,負責調查的社會部報告說,這個姑娘有丈夫,而且是反動民團的頭子,於是這樁婚事就此告吹。

博古決定通過組織上,在紅軍女同志中為李德找一個政治上可靠的妻子。他將中央局婦委主任李堅貞找來,對她說:「交給你一個任務,給李德同志介紹個女朋友。」並說:「這是政治任務,你必須完成!」

李堅貞不敢怠慢,找了好幾個,她們都不同意。李堅貞左思右想,想到了同鄉蕭月華。蕭月華1910年8月出生於廣東大埔縣一個貧苦的農民家庭。曾給人當童養媳,1926年加入青年團,後轉入中國共產黨,任大埔縣婦女部長。毛澤東曾認為她是一個很好的婦女幹部,讓她在少共中央局當文書。她長得算不上漂亮,文化水平也不高,但卻很賢惠、壯實,愛打籃球,能歌善舞,同志們都叫她「小百靈」。

當李堅貞動員她給李德做夫人時,她頭搖得像個撥浪鼓,表示堅決不幹。對蕭月華來說,李德是個外國人,雙方語言不通,生活習慣迥異,而且比自己大10歲,前不久他騷擾本單位女團乾的事已傳為笑談,與這樣的人結婚她無論如何是不情願的。

過了幾天,李堅貞又找蕭月華談:「李德是共產國際派來幫助中國革命的領導幹部,給他做老婆,是革命工作的需要。組織已決定你同他結婚。」蕭月華沉默不語。「你必須完成這個任務!」李堅貞又說。

蕭月華哭了,「黨組織為什麼要把這種任務交給我呢?這比入地獄還難啊!「月華,這是你對革命作出的一種特殊貢獻,明白嗎?」

革命高於生命,重於一切。蕭月華含淚答應了下來。李堅貞也哭了,說:「你的這種獻身精神很可貴,黨組織非常感謝你!」蕭月華長嘆了一聲:「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我認了……」

打打鬧鬧中,與蕭月華產生結晶

李德自然歡天喜地。由博古主婚,李堅貞作為「娘家人」,將蕭月華送入「獨立房子」。不懂外語的蕭月華,還是遵命照料李德的生活,好不容易學會了烤麵包。白天工作,晚上還要「捨命陪君子」。這純粹是一樁政治婚姻,毫無感情可言。李德對蕭月華十分冷淡和刻薄,也很小氣。他發現盒子里的餅乾好像少了幾塊,就懷疑蕭月華偷吃了,大吵大鬧。為此,蕭月華被罵挨打是家常便飯。被欺負狠了的時候,蕭月華就反駁幾句。有一次跑到博古那裡去訴苦,要求離婚,但博古總是以「服從組織」來要求她委屈求全。

1935年1月15日,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遵義會議召開了。遵義會議撤銷了以李德為首的「三人團」,博古降為中央書記處書記,增補毛澤東為中央政治局常委,並成立了毛澤東、周恩來和王稼祥組成的新的軍事指揮小組,確立了毛澤東的領導地位。從此李德成了「局外人」。心情大壞的李德於是經常打罵蕭月華,把失去指揮權的怨氣發泄在無辜妻子的身上。長征一路,兩人便吵鬧、廝打一路。

但李德畢竟是個有血有肉的人,他對自己由於錯誤指揮所造成的紅軍慘重傷亡逐漸有了良心發現和自我反省,不久他便痛快承認了那一套不適用於中國的教條主義錯誤。他坦蕩地說:「我終於明白了,中國同志比我更了解他們在本國進行革命戰爭的正確的戰略戰術,我沒有根據中國的地理形勢、中國特有的作戰傳統進行指揮。」

李德不僅在思想上佩服毛澤東,現實的鬥爭也使他站在了正確路線一邊。

1935年9月10日,張國燾企圖武力阻止中央紅軍北上,迫使毛澤東和中央軍委縱隊連夜緊急轉移。當時與中央軍委縱隊一起的還有紅軍大學的學員,李德也在轉移的學員隊伍中。而紅軍大學教育長李特、秘書長黃超等都是追隨張國燾的。轉移途中,陳昌浩(紅四方面軍政委)派一隊騎兵追來,他們高喊:「四方面軍的同志回去!你們不要跟他們走!」李特也極力阻止北上,大喊:「不要跟毛澤東、周恩來他們走,他們是蘇聯的走狗,要把你們帶到蘇聯去!」

李德見狀非常憤怒,他一把將李特從馬上拽了下來,不許他胡說,要拉他去見毛澤東——現在的李德已經認為毛澤東是中共「獨一無二和無可爭議的領袖」,他堅決擁護毛的北上方針。而李特說「不去,不去見毛澤東」。

在斗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正巧毛澤東來了,他高聲說:「不要吵了!我們都是紅軍,都是共產黨,都是一家人,一家人不打一家人嘛!現在不願意北上的也可以,以後我們還會在一起的嘛。捆綁不成夫妻,誰願意走,就放他走吧。」這樣,李特帶了一些願意南下的人走了,李德則隨毛澤東和中央縱隊繼續北上。

李德斗李特的事傳開後,紅軍指戰員對李德的態度有了明顯轉變,紛紛向他豎起大拇指,還把兩匹馬給他騎,一匹乘坐,一匹馱書和文件。蕭月華也聽說了這件事,並且得知李德認識了「瞎指揮」錯誤,心中很高興,她對李德說:「想不到你是一個實在人。」

紅軍長征勝利後遷移延安的路上,蕭月華已經懷孕七八個月了,挺著大肚子,行走不方便。李德就讓她騎他的馬,叫警衛員前面牽著,他跟在後面看護著。這使蕭月華很受感動,也使步行的女紅軍們羨慕不已。

夫婦倆住進延安鳳凰山麓的一座窯院里。不久蕭月華生了一個男孩。李德高興地想了好幾天才給兒子起了一個名字——布蕭德華,意思是他和蕭月華愛情的結晶。但蕭月華覺得這名字太饒,不好叫,又起了個名字叫「寧寧」。李德喜得貴子,長征過來的姐妹們以及張聞天、博古、朱德夫婦都來祝賀。毛澤東派賀子珍送上了禮物。鄧穎超代表周恩來前來看望,並說周恩來從南京發來電報:「中央遷居延安,李德喜得貴子,值得慶賀。」李德深受感動。

李德還親自買菜做飯,請幾個西方朋友王安娜、馬海德和史沫特萊到家裡做客。

他們逗著」寧寧「玩得很開心。

李德夫婦抱著兒子出去玩,經過毛澤東的窯洞時,毛澤東說讓我看看你們的兒子,「嗬,會笑了。是個好孩子,將來要超過你。」李德開心地說:「我到中國賺啦!來時我是獨立一人,如今成了三個人!」大家哈哈大笑。

毛澤東說,博古把李德奉若神明,造成了這場婚姻悲劇

李德和蕭月華這種和諧的生活僅僅持續了一年,便發生了變故。

蕭月華因為要上班,把孩子送去一老鄉家撫養,星期六才接回來。組織上又派蕭月華到抗大學習,學校要求住校,這樣一來,她只能星期六回家。李德感到孤獨,就去學校找蕭月華,要求她每天回家住,但學校規定很嚴,蕭月華也沒辦法,於是李德便經常去找,有時大發脾氣,又恢復了原來的粗暴態度,動手拉拉扯扯,大吵大鬧,驚動許多學員跑出來看,造成很不好的影響。蕭月華感到很丟面子,乾脆星期六也不回去了。

李德再來鬧時,蕭月華一反過去的溫順,一把掙脫李德的手,說:「你想幹什麼?這是延安,不是你當太上皇的瑞金,你那套不管用了,吃不開了!」李德沒有想到,一向如羔羊般的妻子竟然動怒發火,他大聲吼:「你是我老婆,我命令你回家去!」蕭月華諷刺道:「你的命令沒有用了。我要學習,你要是再搗亂,我就向中央告你,處分你!」李德見圍觀的學員都憤怒地盯著自己,只得悻悻地離開了抗大。

從這時起,他們的夫妻關係已名存實亡。

一天,心情煩悶的李德獨自在延河邊散步。迎面走來一對男女,女的叫李麗蓮,她身材頎長,俏麗動人。曾在上海「天一」影業公司當演員,在《社會之花》、《夢裡乾坤》等影片中扮演過角色。1937年底與江青等從上海來到延安。她用英語向李德打招呼,李德也禮貌地問好。他很驚訝,這麼美麗的女人也會講英語!在周末舞會上,李德突然看見李麗蓮朝自己微笑,便急忙走過去握手。他們旋轉優美的舞姿引起許多人的讚歎。隨後李麗蓮邀請李德觀看了一場歌舞晚會,李麗蓮演唱陝北民歌《趕牲靈》,悠揚婉轉的歌聲讓李德如痴如醉。

從此他們在李德住處來往密切,交談甚歡。

蕭月華抗大學習結束後,被派到陝西三邊地委擔任婦女部長兼地方婦女委員會主任。她回家取準備帶走的東西,推開門,卻見李德和李麗蓮在一起,頓時火冒三丈:「你是什麼國際主義者?你是帝國主義分子!你勾引人家女人,違反黨紀國法,我要到中央告你,我要和你離婚!」

毛澤東聽完蕭月華的哭訴,說:「博古那時把李德奉若神明,言聽計從,要什麼給什麼,需要女人,就將你提供給他,實在是荒唐,造成這場婚姻悲劇。」又說,「你們已經結婚幾年了,又有了孩子,還是不離婚的好。」蕭月華說:「我和他生活不到一塊,再說他愛戀上個歌唱演員李麗蓮,我要堅決和他離婚。」

經過各方面調解無效,邊區政府民政廳同意了他們的離婚要求。離婚手續上寫明:「寧寧歸蕭月華撫養,李德給蕭月華600元撫養費。」臨別,李德藍色的眼睛裡含滿淚花,他在兒子臉蛋上親吻著,喃喃說:「布蕭德華,我的兒子,再見了……」

自由戀愛,上海姑娘李麗蓮走進了李德的生活

李德決心在延安長期住下去,並向李麗蓮求婚。李麗蓮看中李德的身份和他在延安還算優厚的待遇,經過一年的交往她也很愛這個坦率的洋人,便愉快地答應了求婚。李德找到中組部部長陳雲,申請與李麗蓮結婚,還提出轉為中共正式黨員的要求。陳雲批准了他的這兩項要求。

婚後,李德和李麗蓮經常一起跳舞、散步和買菜,形影不離。他們相約在中國生活一輩子。

然而1939年8月28日清晨,李德接到通訊員送來的一張紙條,上面寫著:「速來機場,你飛莫斯科。張聞天,8月28日。」李德愣了一下,不知道讓他去幹什麼。就急忙收拾東西,並給李麗蓮看了紙條,李麗蓮也驚呆了。李德騎上馬直奔機場而去。原來,共產國際發來電報,要求李德回蘇聯述職。這天正巧有一架飛機,送因不慎騎馬摔傷胳膊的周恩來去蘇聯治傷,便讓李德搭機前往。毛澤東、張聞天、鄧穎超等100多人前來送行。這時李麗蓮也趕到機場,李德要求帶妻子一起走,但因沒有護照簽證未得到批准,李麗蓮當場暈倒。毛澤東祝李德一路平安。李德含淚吻別李麗蓮後,依依不捨地登上飛機。從此他們天各一方,再也沒有見過面。李德長達7年的中國之行就此匆匆畫上句號。

李麗蓮後來在延安擔任魯迅藝術學院音樂系助教,曾參加延安文藝座談會。建國後任全國婦聯兒童工作部和對外聯絡部部長。1965年4月病逝於北京

蕭月華1955年被授予大校軍銜,後調為副軍職待遇,曾任湖南省軍區軍法處長、省交通廳辦公室主任、省政協委員。1983年11月3日在廣州逝世。

李德到蘇聯後受到審查,但免於處分。他被分配到蘇聯外文出版社工作,恢復原來的名字——奧托·布勞恩。他參加了蘇聯衛國戰爭,翻譯了馬、恩、列、斯著作和《茹爾賓的一家》、《遠離莫斯科的地方》等文學名著,成為一名出色的翻譯家,受到蘇聯及德國人民的好評。1949年後李德回祖國東德定居,繼續從事編譯和文學創作,併當選為東德作家協會第一書記。李德1973年撰寫了一部《中國紀事》,講述他在這個東方國度不平凡的人生經歷。那發生在動蕩年月里的婚姻傳奇和對妻兒的思念,成為他晚年揮之不去的蒼涼記憶……

一年後,《新德意志報》登載了德國統一社會黨中央委員會發布的一則訃告:「奧托·布勞恩同志於1974年8月15日逝世,終年74歲。」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文史精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