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夏業良、秦鵬前瞻2020中國:經濟政治動蕩一起來?

元旦當天,香港反送中運動再掀高潮,中國迎來了撲朔迷離的2020年。中國過去一年已經歷各種危機,二十一世紀的第三個十年又將如何發展?本台記者王允邀請原北京大學經濟學者夏業良和時政分析人士秦鵬予以分析展望。

記者:新年第一天,我們就得到消息,央行將實施降准,這是為了釋放流動性,以提振經濟活動;但2019年,經濟蕭條已經非常厲害。請問,對2020年的整體經濟形勢如何判斷?

夏業良:2019年的中美貿易戰影響了中國未來的經濟預期,所以我們在2019年中國的股市原地踏步走,房市整體也比較蕭條。

中國在2019年經濟形勢不好的主要原因,是過去中國過度依賴外貿。但外貿又因為中美貿易戰受到打擊,外匯儲備因此減少,人民幣幣值不夠穩定。與此同時,豬肉價格上漲,帶動消費品普遍上漲,通貨膨脹成為民眾普遍擔憂的問題。再加上就業,中國經濟過度依賴外貿,外貿受到打擊,失業人口劇增。

過去說,投資、消費和出口三駕馬車,現在外貿、投資都出現問題,消費雖然沒有降低,但經濟形勢不好,人們手裡沒錢,經濟就無法單單依靠消費。

記者:就業是老百姓最關心的問題。十二月底召開的幾次中央政府的工作會議,穩就業都是關鍵詞。這說明,失業問題已經比較嚴峻了,但我們實際上拿不到真實的數據。您對2020年就業情況如何估計?

秦鵬:2019年的失業數據,有一個統計說上半年就達到五百萬。從全年來看,情況是加速惡化的,保守估計,全年至少有一千五百萬人失業。

現在來看,中國經濟的三架馬車失靈,整個就業受到打擊。2020年失業還會加速,估計將有兩千萬人失業是比較合理的推算。

記者:在如此糟糕的情況下,中國官媒還在宣傳今年將實現全面小康的目標,習近平2019年最後一天在全國政協的講話中還提到,只要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敢於鬥爭、善於鬥爭,就一定能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的目標。這個目標就是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但輿論中很多人不以為然,你認為中國政府在宣傳上會如何來彌合這個矛盾?

夏業良:中共多年來對其執政的方式進行宣傳,並對具體的目標模糊化。鄧小平當年提出要建設小康社會,開始提出的目標是人均一千美元的標準。後來專家測算說是達不到,鄧小平還很生氣。鄧小平後來接見外國記者時改口,說人均八百美元,時間是在二十世紀結束的時候。現在說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就是把這個目標數字增加了。

實際上,單一強調這個具體的數字目標本身就是不科學、不全面的,因為小康社會指的是人的全面發展。過去,中共也是這麼提的。全面發展就包括精神文化生活,受教育程度,閑暇時光等各方面,還有人的政治權利等等。現在只強調人均GDP的數字,是自欺欺人的。

在失業問題上,我想補充。官方有一個新的數據,說12月份全國31個大城市,城鎮調查失業率是4.7%,比去年同期下降0.2%,這是非常可笑的。其中還提到,年末全國就業人員是775,860,000人,其中城鎮就業人口是434,190,000人。非常值得注意的是,它把農民工是單列的,這本身就是歧視性的,非國民待遇的做法,而且還提到農民工的數量還在增加。

過去我多年研究就業問題,我也是國家宏觀經濟政策的參與者之一。中共官方的失業率通常都是一個固定數字,90年代他們都是固定發布3.5%,到了2000年開始是固定在4%左右,現在是4.5%左右。有了這樣的基準點之後,稍微做一個微調。所以,現在官方公布的失業率仍然是4.7%。但二十年來,我們的經驗數據,失業率一般是在8%到10%之間。這是比較真實的。

剛才提到了城鎮就業人口是四億多,如果按照百分之十來計算就意味這有四千多萬人是失業人口,這還沒有考慮到農民工這一塊。從現在中國的情況看,我講這個數字還是相當保守的。李克強總理多次講,現在是有規模性失業。如果從全國看,五千萬人失業是保守的估計。

美中兩國國旗與貨幣(法新社)

記者:現在大家認為,對中國經濟形勢影響比較大的因素之一是美中貿易戰。美中貿易戰第一階段協議已經達成,正等待簽署。這場爭端對中國的政治經濟形勢有很深刻的影響,您認為,美中貿易戰在新的一年會如何發展?

秦鵬:我想先補充一下小康社會的問題。小康社會最早出自詩經,後來孔子也有提及,所講的都是指社會整體的、道德的進步狀態。但中共把這些社會發展的指標都經濟化了,就是把中國老百姓當豬一樣的來養。但即使是這樣,也是做不到的。

中國目前的人均GDP是一萬美元,如果按照聯合國的標準來算,中國的貧困人口應該是超過2.23億。從這個標準來說,談到消滅絕對貧困人口,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際是個騙局。

關於美中貿易戰,關鍵的問題還是美中雙方信任的脆弱性。非常明顯的體現就是,美國對中國的關稅大部分還在繼續維持。現在就是要看中共的表現,如果出現了各種意外的話,有可能還有各種制裁措施追出來,這就是雙方談判的非常重要的一個點。而美國還認為,中國威脅到了美國的國家安全,包括華為、海康威視等等,這些有可能影響到雙方接下去的談判。

另外,目前雙方脫鉤也是一種可能性,有很多企業正在搬出中國。

夏業良:關於中美貿易戰,其實在我看來,這個協議並沒有真正達成,因為在具體條款上,雙方並沒有那麼一致。所以,現在說1月15日來簽這個協議,我還是持懷疑態度。即使是簽了,也是非常敷衍、妥協的一個產物。

然後,大家很關心第二階段的談判。川普非常直接地說,第二階段要解決所有的問題,不會再有第三、四階段。這就面臨非常大的突破和挑戰,主要就是說結構性改革,中共到底能作多大的退讓。川普面臨兩重壓力,彈劾壓力和連任壓力,所以他有些急於求成,趕緊達成第一階段的協議。但實際上,他內心是非常不滿的。所以,我相信第二階段會全部攤牌,2020年的談判才是真正的談判。

2020年1月1日,香港民眾再次上街遊行。(法新社)

記者:2019年對中國政治形勢影響最大的事件之一是香港的反送中遊行。元旦這天,香港又發生了組織方統計的一百萬人大遊行。與此同時,港府的態度並沒有軟化。香港的形勢在2020年會如何發展?

夏業良:其實港府並沒有自己的態度和立場,它反映的是中央政府的態度。只要北京沒有改變和退讓的態度,港府就只有硬撐。

目前,中央政府最大的可能是選擇強壓的政策。如果說中央政府選擇部分地接受港人的訴求,港人會繼續爭取實現更多的訴求。所以,中央政府幹脆選擇一項都不退讓。

但是,香港人的決心爭取到了外部世界的支持,美國國會通過了法案,歐洲也可能採取行動,支持香港人的行動。這樣,北京可能面臨很多的壓力,到那個時候,它或許會做出一些讓步,但讓步的幅度不會很大。最大可能的讓步就是換掉目前港府的部分官員。

記者:台灣馬上就要舉行大選了,整個形勢似乎比較有利於民進黨。但習近平在新年賀詞中,卻一句都沒有提到台灣。如果民進黨的蔡英文當選,中共官方會如何回應?

秦鵬:我認為,中共是沒有辦法明確地講台灣問題。如果要講,它只能延續過去的那些提法,比如一國兩制等等。但過去一年,已經暴露一國兩制是中共的騙局。所謂的統一,也是統一在中共的暴政之下。這樣實際是沒有意義的,而且對台灣民眾是一種傷害。所以,中共政府沒有辦法按這個思路去講,反而會授人以口實。

記者:2020年是新的十年的開端,如果說每十年有比較鮮明的特徵的話,下一個十年,中國最突出的特徵是什麼?

夏業良:大的趨勢是這是中共衰亡的十年。如果繼續是習近平執政的話,這個趨勢是非常明確的,衰亡首先是從經濟開始起步。

另外,台灣會更加堅定地拒絕一國兩制,它也會獲得更廣泛的國際社會的支持。香港這十年或許會爭取到部分權利,就是中共作出部分退讓。但中共不退讓,就會把香港變成和中國其他省市差不多,後者的可能性更大。

美國則會繼續保持世界第一的地位和實力,而且將重塑它在二戰後的影響力。

記者:整個2019年,中國國內的政治經濟形勢都在醞釀著很多的危機,如果說2020年要出大事,你覺得更可能是經濟上的,還是政治上的?

秦鵬:最可能是在政治上,經濟上的下滑和失業,會引起社會的動蕩,而且中國人民越來越認清,中共和中國是不同的概念,這是中共最為恐懼的。中國人民對中共也越來越離心離德,這會在政治上釀成一些變化。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