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張傑:2020年將是習近平的兇險之年 中共面臨八大風險挑戰

作者:
2020年將是2019年「逢九必變」的延續。無論習近平主觀願望如何,但他的極權主義路線註定了他的折騰,也註定了2020年將是更加動蕩的一年。我認為八大風險將對習近平和中共提出嚴峻挑戰,但更可怕的是八大風險的共振。至於黨內權斗和政治突發事件,已是中共執政新常態。

在上一節目中,我們回顧了2019年中國所發生三件大事,件件都砸在習近平的手裡。簡單說,2018年習近平的失敗在國內,2019年失敗在國際上。2020年習近平和中共又將面臨哪些驚濤駭浪呢?今天我們就來聊聊這個話題。

我認為,2020年將是習近平和中共的兇險之年。有評論人士認為,習近平經過2018年、2019年的挫敗,加之經濟衰退,他會體現出靈活性,不再折騰,會安心搞建設。此話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習近平當然是有靈活性,要不然他當儲君時,就不會顯出一副碌碌無為窩囊相,才把江澤民給糊弄了。你像老江多滑,有官場泥鰍之稱,眼睛毛都是空的,但還是給習忽悠了。2018年民營企業出現撤資潮,馬雲等大佬宣布退出江湖。習近平打心裡不喜歡民營企業,總覺得這幫傢伙唯利是圖靠不住。但形勢比人強,他還是召開了民營企業家座談會,給民企大佬派發定心丸。

習近平內心看不起川普老頭,覺得這傢伙太善變。像中國有些企業老闆,剛談好價格,一轉身上了趟衛生間,撒把尿,回來價格就變了。中美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也體現了習近平的靈活性,至於是否兌現難說。習近平會不折騰,把精力放到經濟建設上嗎?這個觀點也有一定道理。

有人說,習近平就是要搞文革,搞計劃經濟。這是對習近平和中共的誤讀。你想,如果習近平要回到計劃經濟,紅二代權貴集團財產豈不是要充公?有學者說如果中國還有一個信奉馬克思主義的信徒,那就是習近平。我只能說持這種觀點的人要麼是動有機問題,要麼是精神有妄想。習近平與毛澤東一樣也沒有能力讀懂馬克思的理論,他推崇馬克思主義無非是為維持中共的執政合法性。如同古代君權神授一樣,大凡皇帝降生,一定是霞光萬丈,金龍附身。朱元璋就遇到了這個問題,一個叫花子,一個窮和尚居然當了皇帝。這說不通啊。於是老朱指著南宋理學大師朱熹的畫像說,你姓朱,我也姓朱,你就是我爺爺了。拉個名人當爺爺也算是嫁接名門望族。閑話少敘,言歸正傳。

習近平當然想發展經濟。經濟好錢多,他到外國出訪到處撒幣,外國人跟在屁股後面撿錢,多風光。這不,前不久就出台了28條民企優惠政策,還降低了部分進口商品的關稅。但2020年習近平是不可能不折騰,也不可能專心搞經濟的。習近平剛上台不久,一些學者就鼓噪習近平集權後就會開啟民主進程,還有學者給習寫公開信,規勸習放棄一黨專制實行憲政民主制度,像蔣經國和戈爾巴喬夫一樣成為彪炳千秋的歷史偉人。但最終都成為了笑談。原因是什麼呢?因為他們不理解一個道理,那就是極權主義路徑依賴。如同在一條破裂的高速公路上開車,沒有司機願意出車禍,但上了這條道,出不出事就由不得你了。左春和先生一言中的,極權政治的生命只能靠折騰來輸送血液,這無關其政治品質和現實意志,即在於它的生長結構和終極目的。也就是說,肉食動物的內在生理結構是無法改變的,如果改變其飲食結構也就結束了它的生命。從極權政治的邏輯來看,它的全面擴張以及永不停息的折騰不僅符合它的生存法則,還符合它的道義的合理性,急進的革命及其運動方式是它的政治常態。有些學者一方面將習近平的路線定義為極權主義,另一方面又等待中共黨內改革派的出現。他們很焦慮。其實,極權主義國家是不可能通過改良實現民主轉型的。旅居台灣的獨立學者孔識仁先生尖銳地指出,之所以,海外民運三十年大事無成,不是逢中必反,而是改良主義佔據民運主流和中共結構性控制雙重抑制了民主運動。現在,我們來說說2020年習近平和中共將面臨的重大挑戰。

第一,中國與西方世界反目

首先是中美貿易戰。川普表示,美中將於明年1月15日在白宮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兩國將就第二階段貿易協議展開談判。香港《南華早報》報道指,劉鶴副總理將在本周六率團前往華盛頓。但第一階段協議帶有明顯的象徵性,我曾經說過這是習近平與川普之間踢的一場忽悠民眾的假球。因為涉及國有企業補貼和結構性改革,屬於習近平絕對不能改的部分,所以第二階段協議談判成功率並不高。中美貿易戰的持續,戰火將會繼續蔓延到香港民主抗爭、維吾爾人權、台灣海峽安全以及南海爭端等領域。其次是孟晚舟引渡事件也將是一大風險點。2020年加拿大法院是否會做出引渡裁決,司法部長是否會同意引渡,目前尚不得知。如孟晚舟案情吃緊,習近平是否又會犯渾,命令法院重判康明楷、思巴夫,上訴法院維持謝倫伯格死刑判決。中國政府的人質外交將會引發國際社會的眾怒。加拿大是北約重要成員國。中國的報復可能會引起歐盟與美國聯手制裁中國。

第二,香港民主抗爭戰火重燃

新年伊始,香港百萬市民再次走上街頭示威抗議。2020年,如習近平繼續延續他的強硬政策,香港將會繼續成為他的燙手山芋。習近平與香港人民的戰爭只可能以失敗收場,儘管習近平可以用坦克讓香港變成一座死港。中共一旦採取武力鎮壓,就會重蹈八九六四的執政危機,遭遇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今天的國際社會與三十年前已經截然不同,美國已經通過「香港人權和民主法案」,中國與西方國家會迅速形成冷戰格局。如中共不退讓,期待香港市民厭倦而民意反轉,但區議會選舉已經表明香港人堅定的民意。

第三,穆斯林世界聲援維吾爾人

2019年末,美國眾議院已經通過《維吾爾人權法案》。《紐約時報》披露了403頁,華盛頓非政府組織「國際調查記者同盟」曝光了24頁新疆集中營的中共內部文件。中共的文件已經證實了中共在新疆地區施行的種族迫害和文化滅絕罪行,可謂鐵證如山。2019年末,土耳其和印尼的穆斯林舉行了聲勢浩大的聲援活動,2020年穆斯林世界將會有更多的國家參與到抗議隊伍中去。同時,被釋放出來的維吾爾人將會把更多的集中營醜聞曝光給國際社會。

第四,台灣與香港唇亡齒寒

2020年1月11日,台灣將舉行總統大選,蔡英文再次連任是大概率事件。蔡英文的再次當選將直接挑戰了習近平的「一國兩制」主張。2020年,台海局勢將會進一步緊張。麻煩的是,習近平除了「一國兩制」,已經拿不出一個統一台灣的新方案。蔡英文12月29日台灣總統大選電視辯論上宣讀了一封香港年輕人寫給她的信。這名香港年輕人在信中寫道:「我想請求台灣人民不要相信中共,不要相信親共的任何一位官員,不要落入中國的金錢陷阱。你們經歷過228事件,經歷過了白色恐怖時期,也看到了香港的下場。」台灣國立政治大學的調查結果顯示,截至2019年6月,台灣民眾中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的比重較去年上升2.4個百分點,達56.9%,而認同自己是中國人或者二者皆是的比例有所下降,其中中國人的身份認同比例只有3.6%。

第五,經濟衰退和失業潮

「2019年是過去十年最糟糕的一年,卻可能是未來十年最好的一年。」今年伊始,這句話流行於中文互聯網。有學者指出,中國投資的迅速增長主要來自銀行信貸,而「投資—債務—信貸」正在形成一個相互加強的風險循環。如果產能擴張是建立在信用擴張基礎上,產能危機就必然會引起非常大的金融風險和壞賬風險。簡言之,規模龐大的投資背後是規模龐大的債務,如果投資的產出不利,造成債務違約,傳導至銀行體系,造成整個經濟的系統性風險。儘管中共出台了民營企業28條優惠政策,但現在民營企業家的普遍心態是:「需要我們是無奈的選擇,消滅我們是崇高的理想」。一句話信心沒有了。早在2017年,前央行行長周小川就提醒「警惕明斯基時刻」。然而,它正在向中國走來。中國經濟的衰退將會帶來嚴重的失業潮,從而引發社會動蕩。夏業良先生認為,中國城鎮就業人口四億多,如果按照百分之十來計算就意味這有四千多萬人是失業人口,這還沒有考慮到農民工這一塊。李克強總理多次講,現在是規模性失業。如果從全國看,五千萬人失業是保守的估計。

第七,知識分子抗爭引發學潮

2018年許章潤先生《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一文震驚海內外。2019年1月,鄭也夫先生《整改難產之因》和年末《公示財產請自常委始》再次敲響了中共的喪鐘。目前,教育部責令各高等院校修改章程,刪除思想自由和學術獨立內容,已引發高校師生不滿。2020年,中共對高等院校的意識形態嚴控極易爆發學生抗議浪潮。

第八,自然災害突發

江澤民時代出現長江洪水災害和非典事件,胡錦濤時代出現汶川、青海玉樹、九寨溝地震事件。2020年中國是否會出現重大自然災難?武漢早前爆發不明肺炎,暫時有27宗個案,其中7人情況嚴重。全球多地2003年爆發非典型肺炎。當時中國政府一度隱瞞疫情,令鄰近地區疏於防範,導致疫情擴散。當今中共官員怠政嚴重,李克強曾多次因政令不通而在高層會議發火,甚至拍桌子。中共官員普遍存在「有好處就上、有利益就占、有空子就鑽、有風險就逃」偷奸耍滑、虛偽浮誇的「虛功之法」,以陝西秦嶺違建別墅問題為例,稱因陝西官場陽奉陰違,習近平不得不六次批示。中共官員的消極不作為,加之網路屏蔽信息,極易導致疫情蔓延。

綜上所述,2020年將是2019年「逢九必變」的延續。無論習近平主觀願望如何,但他的極權主義路線註定了他的折騰,也註定了2020年將是更加動蕩的一年。我認為八大風險將對習近平和中共提出嚴峻挑戰,但更可怕的是八大風險的共振。至於黨內權斗和政治突發事件,已是中共執政新常態。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