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精品推薦 > 正文

歌后的代價:鄧麗君和她錯過的愛人們

1971年,18歲的鄧麗君在馬來西亞五月花大酒店登台演出。演出第一天,前三排的觀眾特別專心致志,還不停地與她熱烈互動。第二天,她發現前三排觀眾好像和昨天的是同一撥人。

到了第三天,這撥人又來了。

她大為疑惑,跑去問酒店經理。經理告訴她:前三排被一個年輕人買票包下來了,你這次演出45場,他這批親友就會來看45次。

出於好奇,鄧麗君和母親一起約見了這個年輕人。

酒店大堂,他們第一次見了面。年輕人叫林振發,比鄧麗君大5歲,是當地造紙大亨、資深君迷。他還有位叔叔,包攬了吉隆坡的彩票業。

一個星期後,鄧麗君接受了林振發的約會邀請。這是鄧麗君公開承認的初戀。

他們白天一起打球,晚上演唱會後一起吃宵夜。那段時間鄧麗君喜歡騎馬,林振發正巧學過馬術,兩人也常相約馬場。林家家風開明,不像一些東南亞華人豪門那樣糾結女方的明星身份,他的“親友團”準時出席了鄧麗君全部45場演出。也因此,這段感情發展迅速。

此前不久,鄧麗君差點被瓊瑤婉拒演唱主題曲,理由就是:沒有戀愛經驗,怕唱不出情歌的味道。如今,媒體已經開始預測熱戀中的鄧麗君3年內一定會結婚。

<鄧麗君和林振發>

雖然已經紅遍東南亞,但鄧麗君還是一臉稚氣。碰到林振發之前,她曾對母親說,唱歌不可能成為自己永久的職業,自己和其他女人一樣,肯定是會結婚的。如果今後自己選擇不再唱歌,只能是因為結婚或者聲帶永久性受損。

直到她去世,這兩件事情都沒有發生。

鄧麗君的童年並不快樂。鄧父原來是軍人,到了台灣後成了“外省人”,為了生存,只能做一些小買賣。家裡有五個孩子,糊口都難。

<童年時的鄧麗君(左下)>

鄧麗君入學時,因為“外省人”的身份,總被當地學生罵作“豬仔”,課間也常被孤立。父母知道她的處境,但在當時社會風氣下,也無能為力。倒是天生愛唱歌的鄧麗君,有時會把歌詞改編後再通過唱歌反擊回去。

她不只在被罵時唱歌,逢年過節,她還喜歡在鄰裡間唱。她天生自帶明星風采,鄰居們聽完,總是鼓著掌沖她喊:再來一首!

11歲時,她以一曲《訪英台》拿下廣播電台比賽冠軍,第一次因為唱歌賺到了獎金。到了初中,許多演出都找上門。在台北著名的夜巴黎歌廳,她曾創下連唱70天的紀錄,一晚上就能賺回普通白領一個月的工資。

學校怕她帶壞風氣,讓她在唱歌與學習中二選一。她本是家裡最小的孩子,上面還有四個哥哥,但懂事的她在13歲時選擇退學,擔負起家裡的生計。

<70年代初的鄧麗君生活照>

才華讓她成了照顧家人,而不是被照顧的那一個。遇到林振發時,她已經在演藝界辛苦打拚了5年。這次戀愛還沒談多久,鄧麗君就說:這輩子我非林振發不嫁。

但計劃被一個日本人打亂了。

1973年,鄧麗君受邀到香港的一個歌廳演出,前來休假的日本寶麗多唱片公司負責人舟木稔聽到她的歌聲後大為震驚。因為當晚喝了酒,他怕聽力受到影響,於是第二天又來了一次。這次他滴酒不沾,還特地坐到了前排。

聽完後,他決定把鄧麗君帶到日本。他對同行的人說:她的聲音就像珍珠一樣,如果我們公司不快點簽她,她很快就會被別的公司搶走。

日本當時是全球第二大音樂市場,翁倩玉、歐陽菲菲、陳美玲三位華人歌手已經在那兒闖出一片天地。

回日本向公司彙報後,舟木稔再度來到香港,約見鄧麗君。這一年,舟木稔40歲。很多年後,他被稱為“鄧麗君的日本父親”。

他先見了鄧麗君母女。“在東南亞走紅還不夠,如果能去日本,就能走向世界了。”

第一次會面,鄧麗君全程乖乖聆聽,並沒有說話,一切由母親代答。

見完母女倆不久,舟木稔通過公司收到鄧家的答覆:請忘了這件事情吧。因為鄧父曾經參加過抗日戰爭,不太喜歡日本人。但舟木稔不願放棄,留在香港繼續遊說。他多次登門鄧家說:只要鄧麗君去日本,公司將接受任何條件。

幾次見面下來,鄧家被他的誠意打動,合約里也加上了不少保護鄧麗君的條件,其中一條是:一定保證鄧麗君小姐紅透日本樂壇。

簽約那天,雙方都很高興,鄧父還讓酒店當場給活烏龜放血,請舟木稔喝。舟木稔從來沒幹過這事兒,但為了合同順利簽下,他一飲而盡。喝完後鄧父說:我的女兒就拜託您了。

<舟木稔和鄧麗君>

當時恰逢日本樂壇年底頒獎季,鄧麗君母女參加了許多活動。在頒獎禮上看到其他新人拿獎時,鄧麗君揚起了鬥志,她告訴舟木稔:明年站在台上的應該就是我了。

1974年,鄧麗君在日本正式出道,藝名來自英文名Teresa Teng的音譯。這一年也是媒體說她和林振發“三年內結婚計劃”的第三年,但從此兩人聚少離多。

21歲的她仍想和林振髮結婚。她天真地認為,如果兩人都愛對方,這只是推遲一下婚期的事情。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叉少叉燒往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精品推薦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