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美媒:感謝川普 美國對伊朗40年的安撫結束了

路德維希認為,美國要感謝川普總統,因為對蘇萊曼尼的斬首使美國脫離了與伊朗間的外交泥潭。「川普總統已表明,安撫伊朗的日子已經結束了。無論對方以何種方式回應,美國都不會再被牽扯在縱容恐怖組織的怪圈中。今後美國再不會做安撫流氓國家的事了。」

2020年1月3日,川普總統在邁阿密

1月6日(周一),路德維希(Jeffrey Ludwig)在《美國思考者》(American Thinker)媒體發表評論文章,清晰地分析了美國中東政策走向。他認為,美國應該感謝川普總統,是他改變了美國對伊朗這個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的認識,改變了美國的外交方向,也結束了40年來美國對伊朗的賄賂和安撫。

路德維希認為,伊朗軍頭蘇萊曼尼(Qassim Soleimani)被美軍炸死是一樁不尋常的事件。「殺死這個獨裁國家的領導人或會導致伊朗與美國之間的全面戰爭。而從另一方面來說,蘇萊曼尼之死可能會結束美國和全世界與伊朗對峙的怪圈。」

路德維希說,暗殺一些「非國權行使者」(non-state actors)的恐怖組織領導人,例如本·拉登(Osama bin Laden)和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並不會導致針對美國的更大戰爭。「因為作為恐怖組織頭目,他們並不是國家的元首,他們本來就被認為是流氓。」「基地組織(Al-Qaeda)和伊斯蘭國(ISIS)儘管對​​領土管理也提出了要求,但都是『非國權行使者』。因此,儘管伊斯蘭國曾控制過一些土地,但伊斯蘭國因其強烈的侵略性而被鄙視,但並未被視為對該地區國家領導人權力的嚴重威脅。」

路德維希談到,而伊朗則不同,伊朗被美國國務院列為恐怖主義的國家贊助者,這使其成為一個特殊的類別。伊朗是在加沙運作的哈馬斯(Hamas)運動的幕後操縱者、也是在黎巴嫩運作的真主黨(Hezb'allah)的幕後推手、也在葉門(Yemen)操縱胡希特人(Houthis),還在伊拉克操縱各種團體。

「在1970年代,在伊朗宗教頭目阿亞圖拉(Ayatollahs)推翻了沙希(Shah)之後,伊朗扣留了52名美國人超過一年;1983年,伊朗人與轟炸美軍在黎巴嫩的營地有關;1996年,伊朗與在沙烏地阿拉伯轟炸胡巴爾塔和美國軍隊有關;1998年,美國駐肯亞(Kenya)和坦尚尼亞(Tanzania)的大使館遭到轟炸;2000年,美國科爾號(USS Cole)軍艦遭到轟炸;2001年,紐約世界貿易中心被襲擊等。」

路德維希列舉了上述伊朗或明或暗在歷史上的惡行,表明伊朗通過其代理人來破壞西方世界的安全,尤其是美國的安全。他認為,因此,將伊朗定義為恐怖主義國家是一定且必要的,因為伊朗一直隱藏在主權合法和恐怖主義侵略者之間的灰色地帶上。

路德維希還分析說:「從本質上講,自從七十年代受宗教啟發和對權力瘋狂的阿亞圖拉武裝份子接管伊朗政府,取代親美的沙希(Shah)以來,伊朗人一直在與美國進行一場沒有明確宣布的戰爭。」他認為,雖然穆斯林分為以伊朗為代表的什葉派及代表其他穆斯林的遜尼派,但是美國仍害怕,一旦向伊朗宣戰,將被視為對整個伊斯蘭世界宣戰。

他說:「布希(George H.W. Bush)之所以被視為高級外交官,是因為在海珊(Saddam Hussein)成功入侵科威特之後,布希因為對伊拉克和海珊的打擊而贏得了伊斯蘭世界的廣泛支持。」

「布希之所以能夠實現這一壯舉,是因為他從表面上是為捍衛一個伊斯蘭國家科威特而採取了行動;而另一方面,布希也避免了俘虜、處決或推翻薩達姆以及控制伊拉克。」

路德維希分析,雖然伊朗數十年來一直在幕後策劃和推動謀殺,但為什麼蘇萊曼尼和其他邪惡份子沒有成為美國打擊的目標?原因仍然是,美國人擔心被視為反伊斯蘭的國度。

布希政府聯合特種作戰司令部負責人麥克萊斯特(Stanley McChrystal)將軍,在2009年的《外交政策》一文中敘述了為何在2007年的一個夜晚,他決定不襲擊蘇萊曼尼在伊拉克的車隊。他寫道,因為伊朗在伊拉克​​放置了許多路邊炸彈,殺死了很多美軍,美國當然「有很好的理由」去攻擊蘇萊曼尼,但是為了「避免交火,以及隨之而來的政治紛爭,我決定去監視大篷車,而不是立即發動襲擊」。

路德維希表示,美國對伊朗狂熱份子的安撫其實並不是從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及前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與伊朗談交易開始的。他說:「奧巴馬與伊朗達成的協議完全是對伊朗的安撫和賄賂,這是自卡特總統執政以來就延續的政策。儘管伊朗對美國發動多次暴力侵略,但我們仍在繼續尋找另一種方法去避免與伊朗進行更大範圍的衝突。」

路德維希認為,對伊朗的綏靖政策,實際可能威脅美國的盟友以色列及美國自身的利益。他說:「川普總統通過直接炸死蘇萊曼尼,打破了認為美國必須在秘密戰爭中安撫伊朗才可行的傳統認識。本屆政府在外交事務中採取了更加積極和美國優先的政策。」

他還說:「美國現在基於安全、繁榮、自立的政策已延生到外交政策上。主動還擊傳達了我們反對別國對美國實施政治或經濟暴政的企圖。」「川普政府是一定會還擊的,但美國沒有征服的慾望。」

路德維希談到,目前世界各國之間有許多不公平的貿易協議,但卻被包裝得很漂亮,令其被廣泛接受。他舉例說,「像《跨太平洋夥伴協議》(TPP)、《北美貿易自由協定》(NAFTA)、《伊朗核協議》(Iran deal)、《巴黎氣候協議》(Paris Climate Accords)、世界貿易組織(WTO)與中共國的貿易協議等等,都可能是為某些當權者的利益服務的。」

路德維希認為,美國要感謝川普總統,因為對蘇萊曼尼的斬首使美國脫離了與伊朗間的外交泥潭。「川普總統已表明,安撫伊朗的日子已經結束了。無論對方以何種方式回應,美國都不會再被牽扯在縱容恐怖組織的怪圈中。今後美國再不會做安撫流氓國家的事了。」

責任編輯: 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仲軒綜合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