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揭秘:毛澤東兒子毛岸英之死真相

作者:
楊迪到防空洞看見洪學智正拉彭德懷進防空洞,準備下棋。「趁彭總和洪副司令正在擺棋子時,我趕快跑去向鄧副司令報告。在我路過彭總辦公室時,看到煙囪冒煙,立即跑進裡面去看看,房裡還有三個人正在炒米飯吃。我只認識成普同志,那兩位同志我只知道一位是彭總的俄文翻譯,一位是才從西北調來的參謀,他們的姓名我不知道。

毛澤東兒子毛岸英

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部作戰處副處長、原瀋陽軍區參謀長、毛岸英犧牲的目擊者楊迪著了《在志願軍司令部的歲月里──鮮為人知的真情實況》一書,這本由解放軍出版社出版的著作介紹了毛痛失岸英的經過.

書的第56頁記述了1950年11月13日,第一次戰役後,38軍軍長梁興初被彭德懷狠狠批評的過程。第58頁,楊迪寫道:

「會議中也發生了我想不到、也不可能想到的奇異插曲(可能也出乎參加會議的領導同志意料之外),就是正當彭總向梁興初軍長生氣、批評梁後,與會領導同志都處在沉靜嚴肅的氣氛中時,隨彭總來的那位年輕俄文翻譯(我看他和我的年齡差不多,二十七八歲)卻毫不膽怯地站起來,指著掛在牆上的地圖說起來了。彭總坐著一句話也不說,既不制止他講話,也不批評他,志司幾位副司令也不制止他,各軍軍長低著頭也不吭聲。那位年輕的翻譯,並不懂軍事,我沒有聽明白他在講什麼,他說了一二分鐘後,看沒有人理會他,也就不說了。當時我覺得很奇怪,怎麼一個年輕翻譯會在志司黨委召開的作戰會議上,而且是在彭總生氣的嚴肅氣氛中,敢於隨便說話呢?還沒有人制止他、批評他?真怪!

「會議開完後,我對丁甘如處長說:『這個小翻譯膽子真大,敢在彭總生氣時,還在那兒說三道四。看來他還不懂黨內和軍內的規矩,這樣重要的高級會議,哪有他講話、發言的資格。他是誰?他是什麼人?

「丁甘如同志說:『老楊,你就不要問,也不要打聽了,我不會告訴你,其他的同志也不會告訴你的,以後時間長了,你慢慢就會知道的。』

「我說『哪有這麼神秘?不讓知道,不讓問,就拉倒。』

「丁甘如說:『老楊,不要說氣話嘛,我不能告訴你,這是紀律呀!』

「我說:『我不過隨便說說問問,我一定遵守黨的紀律。』一直到敵人飛機轟炸志司後,經過了一段時間,才知道在彭總指揮室內被炸犧牲的兩名同志中,那一位俄文翻譯就是毛主席的兒子毛岸英同志。當知道了他的名字後,對發生的一切就不覺得奇怪了。」

1950年11月中旬,駐在大榆洞的志司遭美機轟炸,志司馬上規定了嚴格的紀律,其中就有拂曉後一律不準冒煙這一條。23日,志司得到情報,次日上午10點,麥克阿瑟將發動「聖誕節攻勢」。解方參謀長召開志司各部門領導幹部會議,「重申防空紀律,嚴格要求明早拂曉前,吃完飯都一律要進防空洞。」連彭德懷也不能例外,還專門安排洪學志拉彭到防空洞里下棋。

楊迪的書中第293頁繼續寫道:

「第二天(即11月24日)拂曉前,我派參謀分頭去檢查防空落實情況,我自己也準備到重點地方去檢查,這時,鄧華副司令員派人來找我,對我說:『你到彭總那裡去看看,看洪副司令是不是已把彭總拉進防空洞了?』」

楊迪到防空洞看見洪學智正拉彭德懷進防空洞,準備下棋。

「趁彭總和洪副司令正在擺棋子時,我趕快跑去向鄧副司令報告。在我路過彭總辦公室時,看到煙囪冒煙,立即跑進裡面去看看,房裡還有三個人正在炒米飯吃。我只認識成普同志,那兩位同志我只知道一位是彭總的俄文翻譯,一位是才從西北調來的參謀,他們的姓名我不知道。

「我問成普:『老成,你們怎麼還在炒飯吃呢?趕快把火弄滅。』

「成普說:『我們馬上就走。』

「說完我就向鄧副司令的防空洞跑去。

「拂曉後,敵人的飛機編隊飛臨大榆洞上空,也不繞圈子就投彈,第一顆凝固汽油彈正投中彭總那間辦公室,敵機群先將凝固汽油彈和炸彈投下後,繞過圈來就是俯衝掃射,然後就飛走了。

「我迅速跑出來看敵機轟炸情況,一眼就看到彭總辦公室方向正著大火冒煙,立即迅速跑去,彭總辦公室已炸塌,正著大火冒煙。看到成普滿臉黑呼呼地跑出來,棉衣也著了火,我要他趕快把棉衣棉褲都脫了,躺在地上打滾,將火滾滅。

「我問成普:『你是怎麼跑出來的?』成普說:『聽到飛機投彈聲,就從你讓我打開的窗戶門跳出來的。』

「我急著問:『那兩位同志呢?』成普說:『他們往床底下躲,沒有出來。』

「我很著急地大聲說:『他們怎麼向床底下躲?一定被凝固汽油彈燒焦了。』我就要隨來的參謀趕快去叫警衛營派部隊來救火,叫醫護人員來救人。」

「隨後,我迅速跑到彭總和洪副司令的防空洞,看到他們很安全就放心了.

「我急喘喘地向洪學智副司令報告:『洪副司令,不好了,彭總辦公室被炸毀了』.

「洪學智副司令急著問:『裡面的人都出來了嗎?』

「我說:『只有成普跳窗戶出來了,還有兩位同志沒有出來.』

「洪學智副司令員一聽那兩位同志沒有出來,就急了,洪學智喊著趕快派人搶救.

「我說:『已調部隊和醫務人員搶救.』

「洪學智副司令很快向著火的房子跑去,我也跟著跑去.火撲滅了,那兩位同志犧牲在裡面了.洪學智副司令員很著急地說:『這可糟了,這可糟了!」我聽了莫名其妙,又不好問.洪學智副司令要我趕快去報告副司令,他去報告彭總.當鄧華副司令等首長聽了我的彙報後,都奔向那燒塌的房子,也很著急很悲痛地說:『這可糟了,這怎麼交待呀!』

「我仍是不明白彭總和其他首長們為何這樣著急和悲痛.由此,我突然想起在11月13日誌司作戰會議時,彭總嚴厲批評梁興初軍長,大家都緊張,都不敢說話,我指地圖稍微偏了一點,彭總就批評我.唯獨那位俄文翻譯,年紀輕輕的,在當時會議那樣嚴肅的氣氛中,敢在彭總面前說這說那,彭總沒有說他什麼,而只坐著不吭聲,鄧華副司令等首長也沒有制止他說話.我想,這位同志大概不是一般的翻譯.

……

「後來丁甘如同志長嘆一聲,悄悄對我說:『炸死的那位俄文翻譯,是毛主席的兒子毛岸英同志。那位參謀是彭總從西北第一野戰軍剛調來的叫高瑞欣同志。毛主席的兒子炸死了,這怎麼向毛主席交待?主席最喜歡這個從蘇聯留學回來的兒子,回國後要他到農村、到工廠去體驗生活,這次又把他送到朝鮮戰場來體驗戰爭,剛入朝一個月就犧牲了,我們知道情況的人都很悲痛難過。老楊,這件事是絕對保密的,因為你是作戰處副處長,來問我,我也了解你、信任你,不會亂講,就告訴你。你一定要遵守紀律,這事在沒有正式公開以前,你不準對任何人講。』」

責任編輯: 白梅   來源:摘自《在志願軍司令部的歲月里──鮮為人知的真情實況》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