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習近平缺席簽字儀式 美中協議仍有懸念?

美國白宮國家經濟顧問庫德洛說:「第一階段協議將在星期三(15日)簽署,會有一個很美好的儀式,我們前一晚會共進晚餐,之後還會共進午餐。川普總統將和劉鶴副總理一起簽署協議。」人們不禁要問,為什麼是川普和劉鶴一起簽署?身份和地位不對等啊?為什麼習近平不參加簽字儀式?中國方面有什麼考量?

嘉賓:中國經濟觀察人士秦鵬;聖托馬斯大學國際研究中心教授葉耀元

秦鵬說因為這不是平等的協議。貿易戰從開始到現在接近兩年的時間,中方一直爭取降低關稅和一個可以承受的貿易額。第三個核心關切叫做文本平衡性。通過中共的反覆以及背後和貿易無關的私下動作,包括伊朗、朝鮮、阿富汗塔利班,最後還是不得不坐下來,討論「核心關切」里的兩大問題。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中共內部也有很多反對派,說協議是賣國協議,類似《南京條約》一樣的不平等條約。這種情況下讓習近平出席感到太掉面子,因此就讓劉鶴做一下「李鴻章」吧。

習近平缺席簽字儀式,美中協議仍有懸念?為什麼習近平不參加簽字儀式,而川普執意要親自參加呢?

聖托馬斯大學國際研究中心教授葉耀元表示習近平必須要派劉鶴出去讓對國內反對派他的不滿做為一個控制。而川普必須要拿出一些很實質的政績向他的選民,向他的支持者進行一些說服或安撫。

這個協議其實對中方相對來說並沒有得到太大的好處。當然不至於是說這是個賣國辱權,而是說現階段我們已經看到中國因為貿易戰的關係真的流血。那現在的問題是我們到底要不要把這個傷口劃的更大,還是繼續維持現狀,或者是讓它稍微止血一下。

所以說中國方面選擇現在用止血的方式來處理它,所以這個協議不得不簽。但如果習近平親自要出席簽署儀式的話,他沒有辦法要安撫國內的反對派,所以說他必須要派劉鶴出去,讓對他這個不滿稍微地做為一個控制。

另一方面,川普他之所以必須要站出來做為美國的代表去簽這個協議,最大的原因還是在於11個月之後的美國大選。川普必須要拿出一些實質的政績向他的選民,向他的支持者進行說服,或者安撫。

如果北京不肯做出明確的承諾,尤其是川普看重的農產品採購,那麼第一階段協議還會順利簽署嗎?

協議即將簽署了,但外界對協議可能產生變數的疑慮和擔心一直沒有消失。美國方面早已高調披露了協議的幾乎所有內容,而中方則刻意保持低調,尤其在美方宣布的今明兩年內增購美國產品,特別是農產品的數額不做任何評論和公開承諾。怎麼看美中這種不同措辭,不同音調的問題?

葉耀元認為國際協議的簽署跟執行是兩種不同的事情。我們首先要必須把國際協議的簽署跟國際協議的執行當作兩個不同的事情來去看待。

首先,國際協議是不是可以簽署,當然可以簽署。可是簽署完之後它會不會完全地被執行。我們看到中共也簽署人權條約,也簽署環境保護條約,那他們有一定的去執行嗎?簽署跟執行是兩種不同的事情。也就是說這個協議應該照理還是會去進行簽署,否則劉鶴也沒有必要大費周章飛到華盛頓來跟川普簽署這個協議。那假設這個協議簽署完之後,但是按照現在的經濟結構,中國沒有辦法去做這個2000億或者是這個400到500億之間農產品的一個消費,那我們應該該怎麼辦。

秦鵬說對中共來說,很大程度上是個面子問題。協議里涉及農產品採購有個清單,這是保密的,即使協議公布這個採購清單也不會公布。

按照中方解釋,考慮到大宗採購會影響國際價格的波動。但是這個理由不完全讓人信服。中共最關心的還是它的面子問題,就是「核心關切」里的「文本平衡性」。

中共無法解釋協議文本里的單向性、在貿易順差上縮小2000億美元、保護知識產權、開放金融市場等等,這些都不是對美國的要求。這對中共來說很尷尬,又不得不簽署協議,因此中共採取隱晦公開協議內容的做法。美國的公布主要是出於執行的透明度。

另外,因為中共比較差的信用記錄,美國的公布起到社會和國際輿論的監督作用。這次有個看點,川普邀請200多名嘉賓到白宮觀禮簽字儀式,表面上說是加強經貿合作,另外也是見證中共的承諾和協議。因此白宮採取了一場高調的做法。

外界分析,中方不肯對擴大採購美國產品,消除雙邊貿易不平衡做出明確承諾,是因為北京對川普取消現有關稅的幅度不滿意。美國投資銀行高盛認為,美國降低對中國商品關稅的幅度僅是高盛基線假設的一半,中方也明確表達了對美國方面的不滿。美國有可能在協議簽署的最後關頭,迫於中方壓力,增加降低關稅的幅度嗎?

秦鵬說美國不會這麼做。劉鶴去年5月份就開始不斷提中共的「三大核心關切」,其中第一條就是關稅。既然貿易戰因關稅而起,就應該以關稅而終,應該降下來。在四月底有次毀約,五月份川普加了關稅;8月份中共單向報復,川普又加了關稅。

關稅不降反增,中共扛不住的時候,十月到十二月三個多月的時間,中共談的不是關稅問題,而是如何在文本上對中共更有面子,對經濟的打擊更小一些。川普最後只是取消了12月份原定的關稅,加了之後的關稅也沒有降下來。川普為了進一步讓中共簽署協議而降低關稅的可能性很小。

我們來具體分析一下美方在簽約前夕所作出的這兩個讓步。美中高層對話機制歷經小布希、奧巴馬兩個總統任期,維持了十多年之後被川普廢止。宣布中國為貨幣操縱國是在去年貿易戰急劇升級的時候發生的。雖然外界公認,它們的象徵意義大於實際意義,但這是不是意味著川普總統和美國在解決美中貿易衝突方面的一種心態變化,從而是美中改善雙邊關係的一個積極的跡象呢?

秦鵬說這其實是美國大的戰略調整。美國之所以取消美中高層對話,是因為雖然討論高調,但是沒有實際意義。這樣川普就通過301調查開啟關稅大棒的方式逼迫中共坐下來談判,做出實質改革和讓步。

這種情況下重新進行高層對話,表面上看是面子問題,實際上是美國的一個戰略調整。目前關稅加到了3700多億,再繼續的話還有1800多億,涉及到核心電子產品,會對美國不利,會引起美聯儲加息,對川普經濟復甦是相反的效果。關稅大棒不再適合了,美國就採取更多的策略,比如在人權領域、科技方面開闢了新的戰線,在打擊國際恐怖主義和中共等採取了獨特的方式叫做斬首行動。

13日篷佩奧專門在矽谷發表了重要的會談和演講,告誡矽谷高管與中共打交道要小心。他在斯坦佛大學的演講中提到對伊朗蘇萊曼尼的斬首行動是個大戰略,這個戰略也適用於中共,就是遏制加打擊,定點拆除和重點打擊,繼而採取金融制裁。所以這是個大戰略的形成。

直到我們見到雙方簽署的協議的正式文本,我們才能確定第一階段協議的具體內容。但是目前雙方的不同措辭,不同表述,都給人一種協議本身以及未來執行中都存在巨大變數的感覺。

秦鵬說中共在短期內毀約的可能性比較小,但是長期來說中共會在其他方面搗亂,因為這是中共的本性。目前第一階段協議在採購產品、開放市場、保護知識產權方面對中共來說利大於弊。

比如農產品採購,中國的大豆是無法自給自足的,也需要豬肉,美國產品物美價廉,雖然會摧毀部分中共的權貴、進出口商和利益集團,但不是大問題。開放金融市場有兩大好處,第一有更多的外匯進來;第二把中國的金融市場和美國的金融市場進行進一步捆綁。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