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教宗方濟各下令福建讓權的主教傳流落街頭

一些神父談到教廷「太輕易」簽署《中梵臨時協議》。他們說:「現在是梵蒂岡國務院從夢想中醒來的時候了,並承認它犯了一個錯誤,否則在這種情況下將是同謀。」

據羅馬天主教亞洲新聞報道,中國閩東教區(福建)原正權主教郭希錦周三接獲驅逐令離開主教府,他與一起工作及生活的神職人員,被驅逐出福安市羅江街道羅江天主堂,他們被驅逐出主教府,現無家可歸。

據該報道說,閩東教區郭主教被驅逐出主教府,露宿街頭;多位神父和老人家也無家可歸。至少有五個堂區被關閉,包括福安、賽岐和雙峰,聖堂的電力和用水供應被切斷。當局以「消防安全」措施未達標準似有道理,但實是遭受迫害的借口。一些神父被趕出去了;修女們管理的老人院也被關閉。這三十多位老人家中,有些由親戚收留,其他則無家可歸。官方教會詹思祿主教被統戰部越過。一些神父認為教廷「太輕易」地簽署了《中梵臨時協議》。

據亞洲新聞說,當局為了加快趕遷他們,昨天(1月15日)從建築物上切斷了所有電力和用水的供應。官方提出理由,出於安全原因。在教堂大樓貼了一張通告,說明該建築物(10多年的所有許可證而建)未有遵照消防法規,因此必須「停止使用」。實際上,此等行動是官方藉以表達不滿,向拒絕簽署加入「獨立」教會的郭希錦主教和其神父施加壓力。

郭主教是《中梵臨時協議》的「受害者」之一,該協議已經將閩東教區變為執行協議的「試點」。隨著協議的簽署,獲取消絕罰令的官方教會詹思祿主教,應教宗方濟各的要求,並得到郭希錦主教同意降職為輔理主教並讓出正權主教職予詹思祿。不過,郭希錦主教從未接受加入獨立教會,因此他未被政府認可,結果他現在無家可歸。

該報道說,閩東教區多位拒絕簽署登記的神父,亦有完全相同的命運。最近幾天,由於「消防安全標準」的原因,至少五個堂區也被關閉,其中包括兩個大堂區:福安,有超過一萬個信徒;賽岐,有大約三千個信徒。在福安堂區,71歲的劉光品神父,是在毛派迫害後重建教會生活,現在他已經被逐出教堂,已經沒有地方可開彌撒,但他仍留在福安。另一方面,在賽岐堂區,50歲的黃進同神父被驅逐離開該市。

在賽岐,1月13日,政府在堂區附近關閉了一間敬老院,該敬老院由仁愛小姊妹會管理,將近20年,接待並照顧那些無家可歸的長者。這房子住了三十多位長者。現在,有些老人家由其親戚接回家,但是其他一些長者無家可歸,在外流徙。

由於不遵守「消防安全標準」而關閉,這些理由僅僅是迫害的借口,雙峰堂區的關閉,正好證明了這一點。警察把沒有登記的神父驅逐出去。但幾乎​​在此之後,官方主教詹思祿任命了另一位堂區神父(已簽署為「獨立」教會的成員),結果該教堂可以重新開放,儘管沒有進行過任何樓宇結構修復。

據該報道稱,信徒之間有很多痛苦和困惑。多天以來,福安市的天主教徒白天和黑夜一直在教堂里看守,那裡的燈光和用水被切斷了。他們中的一些人對主教提出了投訴和批評。詹思祿主教沒有捍衛教會的自由,他「似乎更像是政治人物而不是牧者」。就他而言,詹思祿主教繼續要求抗拒的神父簽署成為「獨立」教會的成員,以避免更多麻煩,並提醒他們,這是教廷在2019年6月發布的《牧靈指南》所指示的。

但是,在閩東教區57位神父中,至少20位神父沒有簽名。他們說,簽名「僅僅是更大的迫害和控制的開始」,這往往使神父成為「黨的官員」並同意不向18歲以下的兒童及青少年傳福音(這與中國憲法背道而馳),並且要採取一切主動行動,傳福音到至高無上的共產黨。

該報道說,負責管理宗教和教會活動的統一戰線和宗教事務辦公室,決心剷除所有不屈從詹思祿主教的人。據一些神父說,詹主教對針對郭主教的所有驅逐行動一無所知。郭主教和各個堂區的神父,統戰部希望通過威脅對家人的報復來強迫不情願的神父:將他們逐出家門或使家人受影響。

據該報道稱,一些神父談到教廷「太輕易」簽署《中梵臨時協議》。他們說:「現在是梵蒂岡國務院從夢想中醒來的時候了,並承認它犯了一個錯誤,否則在這種情況下將是同謀。」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RFI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