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桃夭:1月11日夜 我一直沒睡著···

作者:

今天看到一段話,又被生生污染了一次眼:蔡贏了"骯髒的選舉",彼岸島因此面臨一個更加不確定,充滿風險的未來四年。之所以說其"骯髒",是因為蔡掌握資源,用了各種骯髒的手段,欺騙民意···

不知怎的,突然想到這麼一句: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而是···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不是一道海峽,而是在骯髒的眼裡,人類子游飛翔的一切想法和行動都是骯髒的。

其實,我們都知道,不管蔡贏,還是反動派鍋民黨贏,最後的勝利不屬於綠,也不屬於藍,只能是屬於藍與綠的主人,那就是我們的手足同胞,彼岸島真正的主人。

曾經有一個人說的再明白不過了,他說,綠是條狗,藍也是一條狗,但是兩條狗好過一條狗。

蔡在她的自傳中也曾提起,在她出任綠狗主管時,綠營負債2億多,幾乎到了解散邊緣。蔡決定進行小額募捐。結果,竟然有很多偏愛藍狗的主人捐款給綠狗,這些主人如是說:我們也不希望綠狗倒下,我們的家園不能沒有反對狗。

蔡說,這點讓她很感動。嘖嘖,主人一點點好就能讓狗受寵若驚。不得不為我同胞點贊:多麼明白的主人!

某某說,"蔡用了各種骯髒的手段,欺騙民意···",我只聽說,歸根結底蔡的競選手段是承諾:上學全免費,就醫只交1台幣挂號費。大學生最低工資31000台幣。貧困家庭免費供電供水,民眾買房3年免息,增加天然氣汽油補貼。

某某侮辱蔡的高票當選是很不得人心的。我還真是奇怪,難道非得95%以上的得票率才算真正的得人心嗎?

看某某氣急敗壞,把持不住的樣子,這是何必呢,你們這麼有能耐,這麼得人心,某個美女主持深情呼喚"我們會讓你們享受到這邊人民一樣的待遇",怎麼沒聽說有同胞放棄彼岸島的戶籍投奔過來呢?呵呵,只怕光這一句就讓蔡的得票率高漲了吧。

他們不過來,尼瑪,你們也可以用骯髒的手段運籌帷幄決勝於千里之外的呀。該不會是跟中國足球一樣,把球投反方向了吧。

至於說,彼岸島未來的四年是否會充滿風險,那還真用不著你丫操心,綠狗幹得再不好,大不了四年後換上藍狗。關於這一點,彼岸同胞一點也不愁。

原先耳塞目不明的時候,看到電視上某個國家的議會在討論某法案時,男士們大打出手,一位女士竟然還爬上了桌子,針鋒相對互不相讓的場面,我還真以為這種會開得太不文明,太不團結,太不勝利了。如今才知道,原來這些狗揪住對方不放,互揭其短,把彼此搞得狗不聊生,都是為了搶給主人看家護院這個工作崗位啊。這些狗們爭奪當值機會時表現的越不文明,原來正是為了讓主人的院子更文明吶。

有個在上海工作的網友,他說他千里迢迢飛回家,就是為了選哪條狗護家園這件事,到現場一看,媽喲,那麼長的隊啊,起碼得超過一個小時半的等待,本來都想著要放棄這權利了,但轉念一想,就這,我只不過等一個多小時而已,而有的同胞,卻等了一生一世···

走筆至此,黯然淚下···

"如果我不曾見過太陽

我本可以容忍黑暗

然而陽光已使我的荒涼

成為更新的荒涼。"

是啊,陽光下的網友可以吃的不用怕有毒,疫苗不用怕有假,學生不用怕不在同一條起跑線上,老闆不用怕成黑射會,農民工不用怕拿不到錢;他們的房價不高,物價穩定,就業率高,收入歡喜,有保障,父母有每個月至少6、7千退休金,孩子上學不要錢還有免費午餐;他們的醫患關係不需要緊張,學生不會遇見那麼多流氓老師,人與人之間也不需要斤斤計較冷漠到只管自掃門前雪,快遞小哥也不用窮途末路殺死另一個可憐人為他陪葬···

春運時間到了,農民工們在外漂泊了一年,運氣好的拿到了工錢的人,現在都在忙著搶一張車票,急切地盼著回家,去看看爹娘,去抱抱留守在老家的娃,像頭驢一樣在外拉了一年的磨,這一年累著熬著為的就是接下來與親人們團聚的這幾天。如果也能像那位網友一樣,農民工還需要不眠不休去搶購一張回家車票嗎?還需要與親人分開,一年只能相聚幾天嗎?留在老家的11歲女娃還會被說成"長期賣淫"嗎?

能趕回家的還不算最荒涼,前幾天那個一天三個饅頭討薪憨憨地笑著的農民工,他忙活了一年,能拿到錢坐上回家的末班車嗎···

同是黑眼睛,同是黃皮膚,為什麼有些人只需每四年等一個多小時就可以輕輕鬆鬆活一輩子,有些人忙活了一年,被風霜雨劍的生活搞得千瘡百孔麻木不仁淪為低等生存動物後,連一張回家的車票或許都等不到,只能坐在黑暗的角落裡默默地為自己療傷?

1月11日夜,這是一個沸騰的夜,我一直沒睡著,為著彼岸島上不滅的璀璨燈火,為著溫暖燦爛的陽光又將突破層層迷霧的阻擾照耀在彼岸我的同胞臉上,這一切的一切都讓我欣喜若狂。

有人說,這是我們民族的驕傲,讓全世界都知道了,中國人並不只有一種活法。

有人說,這是火種,保住這點火種,就是保住我們民族的活力與尊嚴。

在腳下這片土地逐漸塌陷時,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心日趨破碎時,在這茫茫的寒冬冷夜似乎無盡頭時,要我說,彼岸島上的燈火就是我們的希望所在,彼岸同胞對蔡的呼喚,就是一種力量,把差點要在長長的冬眠中窒息過去的我們重新喚醒,這是與生俱來的人類之間的感應,相信這種感應終有一天會爆發出洪荒莽蒼的原力,引領著久在樊籠里的我們掙脫骯髒的鎖鏈,拍打翅膀,一往無前,與彼岸同胞的命運相聚交匯在蔚藍色太平洋海面的上空,有限的生命翱翔出無限的空間,那將是我們這個民族為人類世界譜寫下的最光輝燦爛的詩篇!

桃夭.2020.1.12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作者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