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得知真相後的伊朗:我們在為上一代的選擇付出代價(多圖)

作者:

伊朗軍方發表聲明之前,在談到烏克蘭客機墜毀的原因時,我身邊的伊朗朋友無一例外都認為那是一個「意外」,飛機墜落是「技術原因」,只不過恰好發生在美伊關係緊張,伊朗為了蘇萊曼尼之死復仇的特殊的時刻,而引起了各種猜忌。

雖然當時已有消息稱「飛機是導彈擊落」,但隨著伊朗官方否認這種可能性,伊朗官方新聞社報道事故的起因是「飛機一個發動機出現技術性故障」,伊朗伊瑪目霍梅尼國際機場的發言人也稱存在「可能導致災難性墜機的技術性難題」。當時,「飛機絕對不可能是由伊朗擊落的」是民眾的普遍看法。

飛機像一個巨大的火球在空中掉落的視頻也被展示在我眼前,「飛機並沒有在空中爆炸,怎麼可能是由導彈擊中的?」

根據公布的遇難者名單,飛機上最多的是伊朗公民和加拿大公民,身邊的朋友說遇難者里有他同事認識的人,並且推測飛機上的加拿大公民很有可能也是持加拿大護照的伊朗裔。

這構成了他們反駁我的另一個理由:「飛機上可都是伊朗人,怎麼可能是由伊朗擊落的?」

彼時,關於美國想要陷害伊朗的言論也不絕於耳,一位伊朗朋友跟我說:「美國波音公司說要參與調查?說伊朗沒有相關的技術,他們只想陷害我們,說是伊朗的錯!」

不想要的真相

這樣等了三天,伊朗人民終於等到了真相,但卻並不是他們期盼的那一個。

11日,伊朗軍方發表聲明稱,8日在伊朗境內墜毀致176人遇難的烏克蘭客機,是被伊朗軍方「非故意」擊落,這一事故系「人為錯誤」導致,軍方就此道歉。當天,伊朗總統魯哈尼發文表示這是一個「不可原諒的錯誤」,外長扎里夫發推特表示「悲傷的一天」。

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空軍司令哈吉扎德表示,是伊朗防空系統誤將烏克蘭飛機當成巡航導彈,他同時說,得知導彈誤擊後,他希望自己當場死去,不用目睹這起事故,並且他願為意外擊落烏克蘭客機承擔全部責任。

●哈吉扎德說,確信這架飛機是被導彈擊落後,他恨不得當場死去/網路

對於伊朗之外的其他人來說,伊朗政府此舉或許不失為一個明智選擇,但民眾並不這麼看。政府承認後,丟臉與憤怒是伊朗人的第一感受。

要知道,就在承認擊落前一天,伊朗政府剛剛再次召開新聞發布會,斬釘截鐵地宣稱導致墜機的是「技術故障」,結果僅僅過了一夜,事情就發生如此之大的反轉。

曾否認伊朗擊落客機的伊朗駐英國大使館官員發推特稱:我沒臉見人了,我希望當時死的是我。

之前一直否認的朋友也第一時間給我發來了簡訊:

「你是對的!伊朗襲擊了那架飛機!政府騙了我們!多麼『偉大』的一個謊言!!我們都是傻子!!!」

據我觀察,德黑蘭很多原本掛著蘇萊曼尼海報的地方也換成了失事飛機紀念海報。

●德黑蘭街頭的飛機紀念海報/世界說

由於政府否認在先承認在後,許多伊朗人覺得自己被打臉,怒火也因此被點燃,甚至有人在電視節目中說:

「我們正面臨著一次災難性事件,政府可以對人民把白說成黑,以堅決的語氣讓社會相信他說的話。正是這些讓我為這個國家感受到了危機感,沒有任何一件事比政府向人民說謊更壞。」

又一次遊行

伊朗官方發表聲明的當晚,我在路過以往集會遊行的主場——伊斯蘭革命廣場和德黑蘭大學時,發現氣氛明顯不對勁。幾輛閃爍著警燈的警車和幾列防暴警察正在德黑蘭大學門口待命,我想要從德黑蘭大學穿行而過也被拒絕。

「任何人都不得進入大學,學校校門只出不進。」

德黑蘭大學上一次這樣戒嚴,是蘇萊曼尼葬禮的前一天。我有預感,這座城市可能會發生點什麼。

果不其然,還在繞行的路上,朋友就給我發來了德黑蘭各地爆發遊行的視頻。

●一名參加紀念遇難者燭光晚會的伊朗女性正在和警察對峙/網路

和一周前蘇萊曼尼的葬禮上,伊朗人同仇敵愾、一致對外的盛況不同,這次遊行的矛頭轉向了政府。

在德黑蘭的阿米爾卡比爾(Amirkabir)理工大學門前,成百上千的伊朗年輕人,大聲抗議與控訴政府的欺騙行為,更有甚者,矛頭直指最高領袖哈梅內伊,指責哈梅內伊「是你的錯!凶手!」

伊朗外長扎里夫之前表示,美國的「冒險行動」是導致此次伊朗出現「人為錯誤」的原因,但伴隨著遭受欺騙的怒火,對於這種說法伊朗人也不再買賬:

「都是美國的錯,什麼都是美國的錯,我們自己國家沒問題嗎?」

第二天早上,往常的經過的道路上也新漆上了巨大的美國和以色列國旗,任由來往的人踩踏。我猜想這可能是蘇萊曼尼事件的餘波,但現在,有人寧願走沒有國旗的縫隙,也不願意再踩上去。

●路面上被漆上了美國和以色列國旗,但許多行人會繞開它們/世界說

前幾天還是民族英雄的蘇萊曼尼也被卷了進來,之前五百萬人在德黑蘭揮舞著象徵復仇的旗子為蘇萊曼尼搖旗吶喊「美國去死」,現在的抗議者們甚至撕毀了蘇萊曼尼的海報,而吶喊著「凶手」。

與此同時,美國謀殺伊朗將領蘇萊曼尼這一中心議題也突然消失,伊朗方面誓言「嚴厲報復」的聲浪則戛然而止。這次示威中,網路上甚至出現了憤怒的伊朗年輕人爬到鐵欄杆上,不斷用腳踩踏海報上蘇萊曼尼的臉的視頻,圍觀群眾的歡呼與尖叫表明了他們對同伴行為的支持,而那個人也受到鼓舞,直至把蘇萊曼尼的海報撕下來才解恨。

一周之內,兩種截然相反的情緒接連爆發,可能沒有什麼國家比今天的伊朗更矛盾了吧。

無法逃離的命運

我在美國宣布重啟制裁後來到伊朗,至今在伊朗生活了一年多,親身體驗到伊朗經濟的蕭條。

中資公司相繼退出伊朗市場,剩下的也因匯率、匯款等問題難以維持下去,有些大學生盡量延長自己在學校的時間,因為在學校一切都還好,出去找不到工作,而在德黑蘭的咖啡館,總能看到無所事事的年輕人聚在一起什麼也不幹。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則是,在街上跑出租辛苦拉客的人大多都已白髮蒼蒼。

而在所有生活累積的不滿中,認為被政府欺騙和愚弄可能是最常見的一種。談起政府「隱瞞真相,愚弄民眾」,伊朗朋友真是有說不完的話,發泄不完的憤怒。

●德黑蘭街頭的飛機紀念海報/世界說

去年11月時,油價上漲了三倍,無數伊朗人彷彿被扼住了喉嚨,一位伊朗朋友給我展示了總統魯哈尼在媒體公開見面會的發言視頻。

「油價上漲後,我們的總統在記者會上說:『油價上漲了?我不知道啊?我和人民一樣感到奇怪,油價怎麼上漲了?』「憤怒的他重捶了一下方向盤,罵了一句髒話。

「我們的總統說他不知道油價為什麼上漲?」他問我,「你敢相信嗎?這是我們的總統說的話。」

那一次油價上漲也帶來了聲勢浩大的抗議運動,但就像兩年多以前那次抗議一樣,鎮壓過後,問題並沒有解決。

這一次烏克蘭航班的遇難者名單中,有一群特殊的加拿大公民。在遇難者身份公布前,就有朋友推測,伊朗和加拿大並無外交關係,所以這些飛機上的加拿大公民可能都是伊朗裔。後來的新聞證實了這一點,他們是大學教授、醫生、科學家,憑自己的力量離開了伊朗,但沒想到的是來自伊朗的導彈使他們再也沒有「未來」。

●一家商店掛出的飛機紀念海報/世界說

一位伊朗朋友對我說,「我們這一代在為我們沒有機會做出的選擇付出代價。40年前,我父母的這一代選擇了現在的政府,伊朗成為了伊斯蘭共和國;40年後,20多歲的我們生活在了制裁之下;而你看,這些已經設法離開了伊朗的精英階層,回到這裡,也和我們這些無法逃離的人一樣,逃不掉悲慘的命運。」

仍在繼續

截至發稿,德黑蘭反對政府的抗議已經持續了四天,年輕人群體的分裂正在變得越來越明顯。我的朋友也不斷發消息打電話提醒我,不要靠近遊行地區,甚至不要在窗口觀望。因為「他們使用武器,不管你是誰」。

但事實上,避開遊行地區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就在昨天晚上(1月14日),我穿過德黑蘭大學校園去上課,路上遇到校園裡一群舉著綠旗的以學生為主的巴斯基民兵(抵抗力量動員)與一群戴著口罩的反政府抗議者正在對峙,就在我打開微信給朋友講述見聞的幾分鐘里,在我身後,雙方已經爆發了肢體衝突……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世界說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