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文集 > 正文

進步主義俘虜了美國青少年 追隨夢想造成太多傷害

作者:
一種對青少年沒有限制的奉承,青少年的自我(意識)就像克利夫巧克力棒(的孔洞)一樣膨脹。保守主義的智慧是以有約束和謹慎為前提的。進步主義者告訴青少年,夢想是一種獲得滿足的東西;保守主義者則警告他們,夢想可以創造,也可以毀滅(他們)。

示意圖。(Pixabay)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Mark Bauerlein/高杉編譯)還記得電影《音樂之聲》中的這些歌詞嗎?

「Climb every mountain,

Ford every stream,

Follow every rainbow,

Till you find your dream.」

「攀登每座高山,涉過每條小溪,追隨每道彩虹,直到你找到你的夢想。」

這是修女院的院長告訴年輕的修女瑪麗亞,她現在必須離開她們,開始她自己的人生旅程。我們應該相信,這是一個鼓舞人心的歌詞,是一個把生活當作挑戰和實驗的勸誡。

但同時,這也是一個修女永遠都不會說的話。虔誠的天主教徒會這樣告訴她:要保持對上帝的信仰!而不是讓她完全相信自己。在一個世俗和繁榮的年代,「加油,姑娘!」(Go for it, girl!)算是個標準的激勵、教導口號,我們經常會聽到這種說法。這也是上世紀八十年代老式徵兵廣告靈感的根源:「盡你所能!」(Be all you can be!)。它鼓勵年輕人說:「你正在深入你的內心/尋找你從未了解過的東西」,並且更多地談論了個人的成長,而不是關於國家和為國服務。

2018年,耐克(Nike)與科林‧凱珀尼克(Colin Kaepernick)合作的一則廣告是這樣開頭的:「如果人們說你的夢想很瘋狂,如果他們嘲笑你認為自己可以做的事,那很好,因為把夢想成為『瘋狂』並不是一種侮辱,而是一種讚美。」想想這種鼓勵之詞背後的意義吧:不要聽其他人的意見!它實際上是在說,不要去理會那些反對者的意見,特別是那些「已經抑制了自己的視野並習慣於日常生活」的老人們的意見。

這是針對青少年的進步主義,一種對青少年沒有限制的奉承,青少年的自我(意識)就像克利夫巧克力棒(的孔洞)一樣膨脹。這是保守主義的智慧的對立面,保守主義的智慧是以有約束和謹慎為前提的。進步主義者告訴青少年,夢想是一種獲得滿足的東西;保守主義者則警告他們,夢想可以創造,也可以毀滅(他們)。

而孩子們更喜歡哪一種建議呢?進步派的快樂原則還是保守派的現實原則?毫無疑問,他們更想聽聽歐比-萬‧克諾比(Obi-Wan Kenobi)在《星球大戰》的戰鬥中駕駛著他的飛船時對他的門徒所說的話:「盧克,相信你自己的感覺」,而不是舊約聖經箴言中的那句警言:「對上帝的敬畏是智慧的開始。」

幾年前,在維克森林大學(Wake Forest University)的一次面向3000名學生的演講中,我跳過了這句警言,直接批評了他們,並命令他們放下手機,關閉臉書(Facebook)頁面,閱讀更多的書籍,學習更多的歷史,提高他們的品味,每天獨處一個關鍵時期。結果三分鐘後,大廳里的每一張臉都顯得陰沉而憂鬱:多麼令人沮喪啊!他們本來期望著能夠更多地聽到那些在我之前曾站在講台上的人所說過的那些話。

有個例子,他是一個20多歲的小夥子,活潑開朗,穿著寬鬆的開襟襯衫、緊身牛仔褲和匡威鞋在舞台上走來走去。他演講的主題很簡單:「追隨你的夢想!」(Follow your dream)他宣稱,他們每個人都有一個夢想,必須加以珍愛和追求。然後,他繼續講他自己的故事。(我是憑記憶回想起來的——當時我沒有把它寫下來。)

他上大學時的夢想是:成為《價格猜猜猜》節目的參賽者。他很喜歡這個節目,而且他很崇拜主持人鮑勃‧巴克(Bob Barker)。他非常關心這件事,以至於有一年夏天,他和一個朋友開車穿越整個美國來到洛杉磯,坐到了該節目的觀眾席上。他在家鄉的朋友和家人都為此嘲笑他,但他不聽勸阻。

他排隊參加該節目,和其他參加者魚貫走進(表演)禮堂,你瞧!被召去參加比賽。「努力向下走!」(歌名:Come on down)。之所以我知道這件事,是因為他給學生們播放了這一集的視頻,我們這位熱情洋溢的年輕人和巴克先生一起出現在屏幕上,他喘不過氣來,興奮不已,但已經準備好了參加節目。

視頻愉快地結束了,聽著演講的學生們歡呼起來,他向他們微笑。過了一會兒,他指示學生們把手伸到座位下面。原來,在他開始演講之前,他已經在每個座位底部繫上了橡皮筋,所有的學生都把橡皮筋扯下來,並按照他的指令,把它們系在手腕上。

他宣布:「現在,你們所有人,把這個帶子戴在手腕上,無論何時,如果你開始懷疑你的夢想,無論何時,如果你想停下來,我希望你們把它拉開來,並放開。」這時,他抬起自己的胳膊,揮舞著手腕上的橡皮筋,把它拉開,然後突然鬆開它。他喊了一聲:「哎喲!」他又喊道「跟著做,現在就做」。當他大步走下舞台時,所有人都一起大聲叫著:「哎呦!」,夾雜著笑聲和叫喊聲。

然後就輪到我演講了,但我所看到的東西,使我非常掃興。這種「追隨你的夢想」的幻想已經造成了太多的傷害,以至於不容再被忽視。

中學男生不做數學作業是因為他們想去練習扣籃,並且相信如果他們每天在球場上投入2到3個小時,他們就有機會進入NBA。而高中女生則夢想著成為YouTube明星,她們整晚都在看視頻和拍攝自己的視頻,她們沒有時間花在讀報紙、在教堂做志願者,或者學習一門外語上面。結果在大學的第一年,她們發現自己毫無準備。

夢想是微妙的,一個15歲孩子的夢想是徹頭徹尾的危險的。然而,諸如「尊重自己的夢想」的進步主義信息滋養了這些萌芽中的自我;他們都不喜歡保守派的質疑。這就是為什麼流行文化會如此地偏向進步主義的一面,也是為什麼年輕人的投票結果是2比1的支持民主黨

對保守派來說,這是一項艱巨的挑戰。那些能夠教授給年輕人一些關於他們現實主義前景的舊機構,要麼已經失去了對他們的影響力(教堂),要麼也已經轉變為「夢想工廠」(學校)了。隨著年輕的美國人被前所未有的進步主義的媒體所包圍,他們可以很好地壞揣這些夢想踏入成年。

當這些夢想不能實現的時候,當孩子們終究沒有成為音樂製作人、互聯網企業家和名人的時候,他們會相信這個世界本身有問題,而不是他們的夢想有問題。

這就是千禧一代熱衷於社會公正的根源,對他們來說,現存的不公正是對個人夢想失望的替代品。

保守派最好能夠找到一種方法,來解決教室、網站、電影、社交媒體和音樂已經組成了「造夢工廠」,或者一些自由派評論員20年來一直都在期待的民主黨成為永久多數派最終將成為現實的問題。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馬克‧鮑爾萊因(Mark Bauerlein)是美國亞特蘭大埃默里大學(Emory College)教授。同時還是全美國藝術基金會有關美國文化和社會的研究項目負責人。他的作品曾在《華爾街日報》、《旗幟周刊》、《華盛頓郵報》、《泰晤士報》和《高等教育紀事報》上發表。

原文 Progressives Own the Teen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 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