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武漢肺炎最新內幕 中共高層為何和一線醫生較量 港專家估計5月「見頂」 靠譜嗎?

—香港專家估計武漢逾4萬人感染 漏洞有多大?

昨天,媒體普遍報導,武漢肺炎香港專家估計武漢逾4萬人感染,5月「見頂"。這個說法有多大可信度?這個專家是什麼背景?來看看我們可以發現什麼?還有,跡象表明,中共官方高層與一線研究人員之間,圍繞疫源地的問題正在進行一場較量。北京一線研究教授坦言,我們現在仍然不知道病毒究竟從哪裡來。中共官方高層又在掩蓋什麼?

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梁卓偉說,截至大年初一(25日),估算武漢應有不少於2.5萬人確診,加上仍處於潛伏期、未發病的個案,預料武漢已有4.4萬人感染。而病毒的基本傳染力為2.13,代表疫情每6.2日就會倍增。

梁卓偉預計,疫情將會在4、5月陸續在重慶、北京、上海、廣州及深圳「見頂」。其中,重慶與武漢交通連接最頻繁,出入境墮胎最多,將較其他省市早一至兩周達至頂峰,至6、7月疫情將慢慢減退。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援引哈佛專家介紹,典型的季節流感的傳染力是1.28;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傳染力是1.48;1918年西班牙流感傳染力是1.80。

王篤然指出,梁卓偉的預計的關鍵在於傳染力為2.13,但如果不少2.13,他的推斷就不成立。2.13是中共的數據,與實際數據肯定相差很大。

那國際上的數據是多少?

英國倫敦皇家學院的最新版的第三份研究報告說,武漢病毒的傳染力估算是2.6,而美國哈佛大學流行病學者丁博士(Dr. Eric Feigl-Ding)的研究是,武漢新型病毒的傳染力是3.8,是核武級別的瘟疫。

王篤然的計算結果是,梁卓偉說的傳染力數據比英國低近2成,比美國低4成多。

王篤然分析,梁卓偉是香港高官,曾是香港特首曾蔭權的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也就是特首的大秘。在他這個位置,他最起碼是非常受中共信任的人,更有可是中共地下黨,像世衛前總幹事陳馮富珍一樣。

王篤然的結論是,梁卓偉的數據是不可信的,比實際情況好很多。

王篤然表示,就武漢肺炎的研究,不僅梁卓偉的預計不成立,跡象顯示,中共官方高層與一線研究人員之間,圍繞疫源地的問題正在進行一場較量。

權威醫學雜誌研究:武漢肺炎可能有多個疫源地

圖:1月27日,身穿著防護服的安保人員在北京地鐵站入口處檢查一名婦女體溫。

美國科學促進會出版的學術期刊《科學》27日的一篇報導指出,武漢肺炎病毒源頭或許並非華南海鮮市場。該報導的依據是今年1月24日英國權威醫學雜誌《柳葉刀》在線發表的一篇論文,題目是《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患者的臨床特點》。

這篇論文是由武漢市金銀潭醫院的7名臨床醫生,以及多家研究機構成員共同完成的。根據這篇論文披露的情況,武漢市首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出現症狀的日期是2019年12月1日,而這個患者並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

而這之後於12月10日出現的3個病例中,也有2例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而且首例病例和後來的病例之間,沒有發現流行病學聯繫。

這篇論文進一步指出,在該團隊研究的41個病例中,有14例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對此,《科學》雜誌的報導指出,「這是一個很大的比例」。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這個比例相當於34%。這篇論文指出,以此來看,華南海鮮市場不是唯一的新型肺炎疫情起源地,可能存在多個疫源地。

事實上,武漢市衛健委今年1月11日曾向社會通報稱,截至2020年1月10日,武漢市初步診斷有41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而此後武漢官方一直到1月15日都沒有再通報新增案例。上述論文的研究對象就是最早被通報的這41名個病例。

針對上述研究,美國喬治敦大學(UNIVERSITY OF GEORGETOWN)傳染病學家丹尼爾·魯西(DANIEL LUCEY)在回復《科學》雜誌的置評要求時表示,如果前述論文的數據是準確的,那麼第一個病例感染病毒的時間應該在2019年的11月份,因為武漢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的潛伏期是10到14天左右。阿波羅網報導,近日,中共衛健委把潛伏期定為1天到大約14天。

這意味著什麼?也就是說,早有在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的病例出現之前,這種病毒就已經在武漢市的其他地方「悄無聲息地傳播」。魯西表示,現在中國有關機構應該已經意識到這次疫情的疫源地「並非武漢華南海鮮市場」。

前述《柳葉刀》論文的作者之一的北京首都醫科大學教授曹彬,日前回應美國科學新聞網站《科學內幕(SCIENCE INSIDER)》的採訪時也坦言,「目前比較明確的是,(華南)海鮮市場應該不是新型冠狀病毒的唯一發源地。但老實說,我們現在仍然不知道病毒究竟從哪裡來。」

1月26日,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宣稱,該所首次從華南海鮮市場的585份環境樣本中,檢測到33份樣品含有新型冠狀病毒核酸,並聲稱研究表明,新型冠狀病毒來源於華南海鮮市場銷售的野生動物。

這個結論是在《柳葉刀》發表武漢肺炎有多個疫源地論文後提出的。

外界質疑,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為何得出的結論,與一線臨床醫生及研究人員得出的結論並不一致?

而《科學》雜誌次日再發文,進一步詳細分析《柳葉刀》刊載的論文後,再次強調華南海鮮市場並非最早的疫情發現地。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中共為何要一口咬定是「華南海鮮市場」?這應該是為了掩飾真正的疫源地。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導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0/0128/14020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