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武漢肺炎最新消息涉習近平 中共種種詭異答案來了?浩劫背後驚天黑幕?

—中共屢屢拒絕美國援助就為了這?

武漢肺炎最新消息,中共為何屢屢拒絕美專家馳援?專門研究冠狀病毒的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四級)實驗室,作為全中國唯一一個生物安全等級最高的實驗室,越來越引發外界的強烈關注,而中共當局的種種詭異做法更令海內外科學家和業內人士質疑武漢肺炎浩劫不是天災,是人禍。

圖:美國衛生與公眾服務部部長阿扎爾(Alex Azar)

福克斯新聞1月28日報導,在美國衛生部門當天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衛生部長阿扎爾表示,美國繼續提出派遣疾控中心官員前往中國幫助應對武漢肺炎疫情,但又被中共政府拒絕。

阿扎爾說,這一提議早在1月6日就曾提出。隨著疫情蔓延,美國官員繼續敦促中共提高疫情的透明度。

對於美國衛生部門的屢屢援手要求,中共屢屢拒絕,這是為什麼?

有醫學界人士指出,早在疫情爆發之初,就有人懷疑,此次武漢的冠狀病毒疫情可能並非如此前所指源自華南海鮮市場。有專家認為,在該市場大規模爆發疫情之前,已有非該市場接觸者受到感染,源頭指向專門研究及存放最危險病毒的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

SARS專家管軼回答財新記者提問時說:「我吃了不少閉門羹,願意合作的科研機構並不多。他們管理很慣性,也許認為自己更有能力。但關鍵一點我想指出,當時華南海鮮市場封掉,洗地,犯罪現場都沒了,沒有證據怎麼破案啊。追溯動物源是個比較複雜的過程,我不可能隨便找到一個帶有病毒的動物就把它歸咎是元凶,需要規模和體系等科學分析。」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分析,管軼的話意味深長,面對人類浩劫,當地的科研機構迴避頂級專家管軼的合作援手,實在是萬分不可理解,十分詭異。管軼也公開指出當局破壞犯罪現場,讓外來的科學家們無法破案。這種做法讓人不僅要問,當局到底有什麼內幕見不得人?

根據病毒所以及上海交大的公開講座資訊顯示,早在2018年,由武漢P4生物安全四級實驗室石正麗團隊、中國軍事科學院合作的研究項目,就發現了源自蝙蝠的新型冠狀病毒,並且該病毒導致了數萬頭豬死亡。有關研究專案曾在《Nature》發表。

圖:2018年11月14日,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在上海交通大學做冠狀病毒研究的講座

大陸財經日報《每日經濟新聞》援引石正麗團隊近日最新資訊稱,這次在武漢最新發現的冠狀病毒——nCoV-2019與一種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序列一致性高達96%。但是迄今為止,中國疾控部門沒有對造此次新型冠狀病毒進行疫源調查,並且將流行病調查的基礎線索、華南海鮮市場的現場破壞殆盡。

2020年1月12日至15日,就在武漢肺炎疫情全面惡化,並導致眾多醫護人員感染時,武漢病毒研究所如期舉辦首屆大學生冬令營活動,來自全國各地高校的55名同學參加了本次冬令營活動。

浙大生命科學院教授王立銘周一發表科普文指出,新冠病毒的天然宿主確實很可能是蝙蝠。他指從蝙蝠到人,可能存在一種被大規模飼養的半野生動物作為中間宿主,並通過互相傳播,獲得了感染人類細胞並持續在人體間傳播的能力。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中國紅十字會原項目高管李原指出,中科院武漢病毒所從建設之初,就透明度嚴重不足,比如,新建了不讓法國合作方知道的內容,以及由和軍方關係密切的公司建設。他更質疑,假如是次疫情證實是該實驗室泄露所致,其整個安全體系可能都出了嚴重問題。

同樣是原紅十字會項目高管的任瑞紅認為,新冠狀病毒符合生化武器特徵,當局將如此危險的病毒實驗室設置在人口密集的交通樞紐型城市,決策本身讓人疑惑。不可思議嗎?

中科院武漢病毒所人士否認此次疫情是由實驗室病毒泄露所致。

民意領袖魏京生表示,去年剛剛在武漢演習了對付所謂的中東呼吸綜合症的病毒傳染病,這就爆發了不是中東的武漢病毒。而且武漢還具有世界最先進的微生物病毒實驗室,怎麼能讓病毒爆發而沒有察覺呢?這實驗室在研究治療病毒還是研究散發病毒呢?人們開始懷疑,這和中共研究生物戰技術有關。

國際社會早就在懷疑中共開展了生物戰的研究。在幫助中國建立這個武漢實驗室的十幾年前,法國的專家們就提出了強烈的反對。理由就是可能會增強共產黨開發生物武器的能力,對人類的安全可能造成極大的危害,而且是難以預測和不可控制的災難性危害。

圖為:1月25日北京紫禁城出口處守衛

武漢P4病毒實驗室是怎麼建起來的?

法媒披露,幕後推手是親共法國前總理拉法蘭,他還被習近平親授友誼勳章。

當時有法國病毒專家擔心中國會利用法國提供的技術來研製化學武器,法國的情報部門當時也向政府提出嚴正警告。

法蘭與中共的緊密關係已經引起法國對內安全總局(DGSI)的注意。

拉法蘭通過其影響力,不斷開拓歐洲和中共的合作關係,還在涉及中國的企業、基金會及大學擔任要職,其中包括「彼歐集團」(Plastic Omnium)的中國控股指定獨立董事、法中基金會成員,還有中歐國際工商學院教授。

法廣報道,有政府官員向記者表示,中共在十多年的合作過程中多次違背承諾,比如說,中共當初承諾僅僅在武漢修建唯一的一個實驗室,而今天發現,中共已經修建了多個實驗室,而且某些實驗室十分可疑。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