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您坐穩了 接好招 」 爆錘湖北紅十字會

作者:
這批慈善機構,如果能拿出刪我們文章一半的積極態度,就不會弄到現在一團糟了;如果真的不作為,那就主動騰出位置,其實也不是一件壞事。 對吧。 所以你們別委屈,我覺得韓紅罵得很對:

1月29日,湖北紅十字會發布了《捐贈物資使用情況表》。

我算是最早發現表格有問題的網友之一了,裡面分給『武漢協和醫院』的只有3000隻普通口罩,給莆田系『武漢仁愛醫院』卻有1.6萬隻N95口罩

我寫文章質疑,然後只存活了六小時就被刪掉了,反應速度非常快,值得表揚。

而到了下午,『湖北紅十字會』發布聲明,以下為完整全文——

湖北省紅十字會關於「N95口罩36000個」接收和使用情況更正說明

2020年1月29日和1月30日,湖北省紅十字會分別在「博愛荊楚」微信公眾號和門戶網站上公布了第一批次防控新型冠狀肺炎捐贈物資使用情況。有網友對《物資使用情況公布表(一)》中第14條記錄「N95口罩36000個」的接收和使用提出疑問。對此,我們高度重視,對有關信息進行了複核,發現確因工作失誤導致公開的信息不準確。現將捐贈的「N95口罩36000個」更正為「KN95口罩36000個」,其流向「武漢仁愛醫院1.6萬、武漢天佑醫院1.6萬」更正為「武漢仁愛醫院1.8萬個、武漢天佑醫院1.8萬個」。

有關情況說明如下:2020年1月26日,一家愛心企業向湖北省紅十字會捐贈3.6萬個KN95口罩。經向衛生健康部門了解,該型號產品不能用於疫情治療定點醫院一線醫護人員防護,但可用於普通防護。

當時,武漢科技大學附屬天佑醫院、武漢仁愛醫院向省紅十字會發來緊急求助信息,申請緊急救助,提出也參與了疫情防治工作,在本醫院也有很多發熱群眾候診就醫,急需防護用品。經溝通,本著人道救急的客觀需求和當時的物資現狀,捐贈給武漢科技大學附屬天佑醫院1.8萬個口罩、武漢仁愛醫院1.8萬個口罩。

在此向廣大捐贈人和社會公眾進行更正說明,我們對因工作失誤導致捐贈信息發布不準確表示歉意。我們將在今後的工作中加強公開捐贈信息的審核,歡迎社會各界對省紅十字會工作進行監督。

湖北省紅十字會

2020年1月31日

嗯,既然『湖北紅十字會』誠心誠意,歡迎社會各界進行監督,那就請接受我的一切合理質疑吧。

您坐穩了,接好招。

首先在捐贈表格里,捐贈方顯示是『北京森根比亞有限公司』,捐出了3.6萬個N95口罩,其中有1.8萬給了『武漢仁愛醫院』,1.8萬給了『天佑醫院』:

澄清一下,天佑醫院是正規醫院

儘管我們對『武漢仁愛醫院』能收到1.8萬N95口罩感到憤怒和不解,但湖北紅會的工作人員,對外解釋稱:『部分物資為定向捐贈。』

那行,我們就當作是定向捐贈吧,個人意願,沒什麼好指責的。

很遺憾的是,捐口罩的一方『北京森根比亞有限公司』,和『武漢仁愛醫院』竟然疑似同一家集團,或者說,兩者有密切的利益關聯:

這裡問題大了。

按照《慈善法》的第四十條:『捐贈人與慈善組織約定捐贈財產的用途和受益人時,不得指定捐贈人的利害關係人作為受益人。』

為什麼要有這樣一條法律規定?

因為這樣才能防止一些人在做慈善的時候逃稅避稅,把錢和物資從左口袋挪到右口袋,導致自己人捐自己人,騙捐贈發票。

換言之,『北京森根比亞有限公司』作為捐贈方,物資是不準撥給『武漢仁愛醫院』的,否則就是確鑿無疑的犯罪行為。

所以,請『湖北紅十字會』站出來解釋一下吧?

而森根比亞的負責人,可能也知道這個法律風險,所以在接受記者電話採訪時,不斷強調,自己既不知道仁愛醫院,也不了解口罩捐贈後的去向。

『不可能,我們哪有這權力(做定向捐贈)。』

『武漢仁愛醫院』也跟著撇清關係,完全推翻了『收到北京森根比亞公司捐贈1.8萬個口罩』的說法,改為收到了『上海致盛集團』的1.8萬隻N95口罩捐贈。

捐贈單和收據,竟然是同一天,我沒想到『湖北紅十字會』的存儲、轉交效率會那麼高。

好,我們假設『武漢仁愛醫院』的說法為真,而這家『上海致盛集團』,也確實沒有任何什麼利益上的糾葛,所以『仁愛醫院』可以先坐下歇會,放鬆一下。

下面有請『湖北紅十字會』接受我的靈魂拷問:

既然『仁愛醫院』那1.8萬口罩是『上海致勝』定向捐贈,那公示裡面,森根比亞捐贈的3.6萬口罩,另外1.8萬N95口罩去哪裡了?

請解釋清楚,並給出『定向捐贈』的證據。

然後我們再談談貴會,調撥給『武漢協和醫院』的那3000隻口罩,捐贈表裡列明了,是由『陝西韓女士』捐贈:

但是據『韓女士』的意思,捐給協和醫院的口罩一共是有兩批,其中3000個一次性口罩和一盒N95,但目前協和醫院卻說完全沒找到N95:

韓女士的朋友補充信息:

也就是說,『韓女士』捐贈的3000個N95口罩,既沒有在『湖北紅十字會』的明細表上寫明,協和醫院也沒收到,神秘失蹤了。

所以再次請『湖北紅十字會』解釋清楚這件事,不要想著迴避。

接下來進入下一個話題。

在『湖北紅十字會』的聲明裡,將『3.6萬個N95口罩』更正為『KN95口罩』。

它的意思就是,一線醫護人員要戴的是防護能力更強的『N95口罩』,而不是『KN95口罩』,所以協和醫院不需要這些『KN95口罩』,應該給一些空閑的醫院,比如『武漢仁愛醫院』,物盡其用。

這裡面槽點太多了,我就直接引用人民網(21.240,-1.08,-4.84%)的說法吧:

KN95是國標,N95是美國標準,說KN95在防護效果上約等於N95,這是醫務人士的共識,不知湖北紅會是引用哪裡的權威說法,認為KN95不適用於新冠肺炎防護?

倘若只為甩鍋,簡直令人驚詫。

我也搞不清楚湖北紅會的物資分配,到底是怎麼想的。

『武漢仁愛醫院』院長熊怡祥回應:

武漢是疫區,醫院是危險的地方,我們真的需要口罩,但我們買不到口罩。

1月22日,我們向社會求口罩,可是沒求來。

1月24日,向武漢市紅十字會求援,沒結果。

1月26日,再向湖北省紅十字會求援。

1月27日,湖北省紅十字會給了我們1.8萬個KN95口罩。

所以,當熊院長拿到這1.8萬個KN95口罩後,是這樣計劃的:

不知道你們看了這個使用明細後,內心什麼感覺,我覺得特別荒謬。

『武漢仁愛醫院』目前真正出力的地方,就是提供了100張床位而已,然後整個醫院只有280人,甚至都沒有發熱門診,為什麼每天要消耗2400隻KN95口罩?

你們要這麼多幹什麼?一天三餐當飯吃嗎?

更詭異的是,附近社區居民、商超市日均要發放約800隻,只因為『你們覺得需要』?

而且按照『仁愛醫院』這種消耗速度,預計2020年2月3日就會耗盡,到時候是不是又要調撥1.8萬口罩了?

給我感覺就是,熊院長你坐在辦公室里,上面開始問責了,然後自個兒想了大半天,左右都湊不滿數字,最後猛然決定,要給當地居民發口罩,這筆數就一下子就填完了。

你們只是一家莆田醫院,醒一醒,不是什麼居委會上門送溫暖,不要把自己當成救世主,老老實實當莆田醫院,不好嗎?

而另一邊,武漢協和醫院的一線醫生們,卻要自己當起裁縫,套醫用垃圾袋在身上,來勉強隔離病毒:

武漢協和醫院站出來闢謠,說在『西院』沒有這回事:

但協和醫院卻沒有闢謠『主院』的真實情況啊,主院的人數是西院的好幾倍,物資更緊缺,都已經空了。

真實情況如何,大家都懂,沒有哪個醫院的醫生,會閑得無聊玩這種Cosplay:

上面這位小兒內分泌科林醫生,正是『武漢協和醫院』里的:

在他微博下,我們可以看到更多協和醫生的困境:

還有這種:

網上有一個視頻,是在武漢紅十字會的指定存儲地點,也就是漢陽國際博覽中心,一群協和醫生和倉庫管理員的對話(視頻傳不上來,我只能截圖):

左邊一群醫生,戴的是一次性口罩,右邊倉管員是N95口罩

視頻裡面大致對話是:

女:我們不是排在一號嗎?我們這樣聚集很危險,我們都是在一線工作的人。這樣會直接暴露的,我們來的都是協和的。

男:那個落實搞的,都跟他說了。

協和醫院的醫生們,到後來是靠著『武漢大學』和『華中科技大學』的校友會援助,才能勉強支援下去:

所以我想再次質問你們,分配物資的依據到底是什麼?

你們既卡住大量捐助的物資進來,分配物資的效率又慢得讓人嘆為觀止。

我在後台收到許多『武漢紅十字會』的志願者留言,他們是真正想做點什麼,為社會貢獻,但同樣迷茫難受,畢竟這裡有限制,那裡又不給通融,大家都寒心了。

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這樣說:

武漢是抗擊疫情的前線,包括紅會這樣的機構,目前都承擔著巨大的工作壓力。它們平時未必做好了應對這麼大公共衛生危機的準備,難免有些手忙腳亂,遭到質疑時還可能不知所措,以至於越描越黑,搞出一地雞毛。

但我認為,在正當監督的同時,也不要把一線機構往死里整。要避免我們外界通過互聯網遙控指揮一線機構和人員的情況,搞得一線作戰和支援部隊這也錯,那也錯。

這話沒錯,而我的看法是,正是需要有媒體持之以恆地監督,才能讓這群機構擺脫尸位素餐的狀態。

只有在輿論監督下,才能真正發揮出自己應做的職能,而不是解決問題,是靠解決我們這群提出問題的人。

這批慈善機構,如果能拿出刪我們文章一半的積極態度,就不會弄到現在一團糟了;如果真的不作為,那就主動騰出位置,其實也不是一件壞事。

對吧。

所以你們別委屈,我覺得韓紅罵得很對:

責任編輯: 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