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乾元:中共在一場詭異的戰爭中敗得一塌糊塗 還不敢闢謠

作者:
傲慢、愚蠢、殘暴的中共這次面對的敵人是一個微小到連生命都談不上的病毒,但是這個對手活在指數世界中,而且複雜善變,百般偽裝,中共已經把中國置於一個「封國」的境地中了,截至2019年1月31日,已經有63個國家或地區對中國民眾關閉國門,危害所及,史上所無。更為可怕的是:病毒已經傳遍世界,我們不難設想,當冠狀病毒傳播到很多貧窮落後、醫療條件不足的地方後,將會給這些地方帶來多大的災難!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擴散,國際聚焦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源頭疑來自於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而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年僅39歲,先生舒紅兵是中共政協委員、國家科學院院士。王延軼年輕上位、背景不凡亦成為輿論關注焦點。(大紀元合成圖片)

戰爭雙方:中共現政權 vs冠狀病毒(來源不明);

戰爭爆發時間:鼠年中國傳統新年前兩個月至今;

戰爭爆發地點:中部超級大城市武漢到全中國再到全世界;

戰爭所用武器:人體;

戰爭傷亡人數:你猜。

這的確是一場詭異的戰爭,首先是對手的身份不明,來源不清。截至眼下,有蝙蝠起源之說,但到底是人直接吃了蝙蝠導致,還是蝙蝠把病毒傳播給了華南海鮮市場的某種動物最終傳播給人,沒有足夠的證據給出明確的結論;還有武漢P4生物實驗室無意泄露或故意泄露之說,這種說法多少有點弔詭,但不無道理,畢竟這個實驗室就在武漢,而且專門研究類似病毒,然而更弔詭的是中共政府對種種推測不闢謠,從而引發了人們更大的猜疑,除非真的是這個實驗室泄露病毒導致了這場世紀災難,或者這個實驗室本身完全屬於國家軍事機密,不能對外公開信息(如果是那樣的話,製造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罪名就會結結實實的扣在中共頭上)。

戰爭爆發時間和地點也似乎是精心選擇一般。鼠年傳統新年來的早,病毒出現在春節前兩個月的2019年12月初,從各種信息渠道我們看到關於病毒潛伏期的各種說法,我們假設保守的按照平均潛伏期為十天,平均一個周期內傳播的人數(傳染指數RO)也按照保守的數據估計為2.5。假設最初只有一個人感染,病毒小心翼翼,東張希望,看到的武漢超級繁華的街道和毫不知曉的洶洶人群,那麼按照傳染病早期傳播的一般規律,10天後大約12月10日就會有12個人感染(計算公式是EXP(2.5));20天後就會有148人感染;30天後達到了1808人;此時的病毒已經開始嶄露頭角,野心勃勃了,然而愚蠢的中共政府採取的應對辦法是抓「造謠」、壓制輿論、傳播謊言,這些可以說正對病毒的下懷,那麼好吧,病毒繼續以指數方式傳播:40天後感染者達到了22026人,此時的時間節點為2020年1月10日。武漢地方政府開始有點坐不住了,一方面按照中共的維穩模式逐級上報等待國務院決定,一方面市長、書記、省長等地方大員和中共高層繼續創造春節氣氛,什麼「萬家宴」,什麼「送溫暖」活動,什麼「力保春運」,這些剛好為病毒提供了最好的傳播條件,病毒沒有想到面對的是這麼一個低能的對手,於是繼續按照指數規律增長,感染者在1月20日達到了268337人,如果繼續不加干擾的話,10天之後的1月30日,感染者將達到令人震驚的327萬人!到那時新冠狀病毒就將絕對的成為人類史上的大浩劫!中共決定封城的日子是1月23日,但面對幾十萬感染者傳遍全國、全世界,病毒已經足夠強大,再想把魔鬼塞回瓶子卻絕非易事,即便能夠做到,人類也必將付出重大代價。

傲慢、愚蠢、殘暴的中共這次面對的敵人是一個微小到連生命都談不上的病毒,但是這個對手活在指數世界中,而且複雜善變,百般偽裝,中共已經把中國置於一個「封國」的境地中了,截至2019年1月31日,已經有63個國家或地區對中國民眾關閉國門,危害所及,史上所無。更為可怕的是:病毒已經傳遍世界,我們不難設想,當冠狀病毒傳播到很多貧窮落後、醫療條件不足的地方後,將會給這些地方帶來多大的災難!目前海外的華人已經感受到所在國民眾的疑惑的目光,災難面前,誰都不能置身事外。

所以中共不想讓世人知道真相,到底有多少人感染、多少人確診、多少人死亡,這些都將成為永遠的國家秘密,戰爭的最終傷亡人數只有靠大家來猜了。我們能夠知道的是,中共在這場詭異的戰爭中已經敗得一塌糊塗,而且敗得毫無尊嚴、毫無廉恥、毫無道義。我們也可以設想,如果這真的是一場由「外國敵人」人為發起的生物戰爭,中共政權的種種脆弱和不堪一擊的現狀也足以暴露在世人面前,這難道是我們國人所仰仗的強大政權嗎?它能夠保衛民眾嗎?它能夠給我們、給世界帶來和平嗎?答案當然都是否定的。廣大民眾如果能通過這場瘟疫,認清中共竊國、毀國的真相,儘快拋棄這個政權,這才是這個國家、這個民族能夠繼續前行的唯一可能。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