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金錢最考驗人性 包括誠實的本性

在美國西部有一座叫赫德萊堡的小鎮。這個鎮上的人向來以誠實著稱於世。這個名聲保持了三代之久,鎮上的每一個人都以此自豪,他們把這種榮譽看得比什麼都寶貴。

鎮上有位德高望重的理查茲先生。這天他有事出門,理查茲太太一人待在家裡。忽然,有一個長得很高大的陌生人,背著一個大口袋進來,很客氣地對理查茲太太說:「您好,太太。我是一個過路的外鄉人,到赫德萊堡是想了卻我多年以來的一樁心愿。」說著,陌生人把袋子放在地上,「請您把它藏好,不要讓其他人知道。現在我該上路了,也許以後您再也見不到我了,不過沒關係,袋子上系著一張字條,一切都在上面寫著。」說完,陌生人退出屋子走了。

理查茲太太感到很奇怪,見那個袋子上果然系著一張字條,忙解下來看,上面寫著:

我以前是一個賭徒,有一次我賭輸了錢走投無路,在途經貴鎮時,有位好心人救了我,他給了我二十塊錢。後來我靠那二十塊錢在賭場里發了大財。現在我一心想報答那個曾經給了我錢的人,可我不知道他是誰。我只記得他對我說過的一句話,我相信他也一定記得那句話。眼下我麻煩您用公開登報的方式幫我尋找,誰要是說得出那句話的內容,誰就是我的恩人,袋裡的金幣就歸他所有。我把那句話寫在袋子里的一個密封的信封里,一個月以後的星期五,請貴鎮的柏傑士牧師在鎮公所進行公開驗證。

理查茲太太看完字條,心怦怦直跳。金幣,整整一袋金幣,她和丈夫做夢也沒見到過這麼多錢!可誰是那個恩人呢?她想如果是自己的丈夫該有多好。她忙將袋子藏好,一心盼著丈夫快點回家。

當天夜裡,理查茲先生一回到家,太太忙將發生的事告訴了他。理查茲聽了大為驚疑。當他親眼看到那些金燦燦的金幣時,他相信了,他興奮地摸著那些金幣,嘴裡喃喃自語:「差不多要值四萬塊!」

忽然,他腦子裡閃過一個念頭:把字條和袋裡的信封燒掉,到時候如果陌生人來追問的話,我們就說沒這回事。但這個壞念頭只在他腦子裡一閃而過,最終他還是決定去找本鎮報館的主編兼發行人柯克斯。

這一夜,理查茲夫婦在床上翻來覆去不能入睡,他們絞盡腦汁地想:到底是誰給了那外鄉人二十塊錢呢?想來想去,在這個鎮上,只有固德遜才可能做這樣的事,但固德遜早就死了。一想到固德遜已死,理查茲太太不由埋怨起丈夫來,她說他不該這樣性急,把事情告訴柯克斯。老兩口說到這兒,立刻翻身下床,解開那袋子。望著價值四萬塊的金幣,理查茲先生心動了,決定馬上再去找柯克斯,讓他別發那消息。

再說柯克斯回到家,把這件事告訴了妻子。他們也認為只有已故的固德遜會把錢給一個不相識的外鄉人。想到這兒,夫婦倆沉默了。過了好一會兒,他妻子輕聲說:「這件事除了理查茲夫婦和我們,就……就再沒有別人知道了吧?」丈夫先是微微一怔,接著神情緊張地看了看妻子,會意地點了點頭,隨即披衣下床,急匆匆向報館跑去。

他跑到報館門口,正好碰上了匆匆趕來的理查茲。柯克斯輕聲問道:「除了我們,再沒別人知道這樁事嗎?」理查茲也輕聲回答:「誰也不知道。我敢保證。」「那還來得及——」兩人走進報館,找到發郵件的夥計。誰知那夥計為趕今天的早班車,已提前把報紙寄出了。柯克斯和理查茲大失所望,垂頭喪氣地各自回家了。

第二天,報紙上市了,整個美國都轟動了,人們都在議論這件事,都在急切地等待著事態的發展:人們要看看,那袋金幣究竟歸誰所有。許多記者也聞訊前來採訪,一時間,赫德萊堡這個小鎮的名字舉世皆知。鎮上十九位頭面人物更是笑逐顏開,奔走相告。他們為鎮里出了理查茲這麼個誠實的人而感到自豪。

然而三個星期過去了,鎮上沒有人出來申請領取這袋金幣,理查茲更加肯定那個人就是固德遜了。這天,理查茲夫婦正悶坐在家裡唉聲嘆氣,郵遞員給他們送來一封信。他們懶洋洋地拆開一看,頓時高興得高聲叫了起來:「天哪,我們要發財啦!」只見信上寫著:

我是一個外國人,與您素不相識。我在報上看到了那條消息,而我是唯一知道這個秘密的人。讓我來告訴您,那個給錢的人是固德遜。那天我和他一同在路上走,碰到那個倒霉的外鄉人,固德遜給了他二十塊錢,還對他說了一句話。記著,那句話是:「你不是一個壞人,快去悔過自新吧。」也許您奇怪我為什麼要告訴您這個秘密,因為固德遜曾經向我提起,說您幫過他一個大忙,他一直想回報您。現在他既然死了,那麼這筆原該屬於他的錢應該歸您。

理查茲夫婦把這封信看了一遍又一遍,儘管他們誰也想不起來如何幫助過固德遜,但還是興奮地緊緊擁抱在一起。

但是,可憐的理查茲夫婦萬萬沒有想到,就在他們收到這封信的同一天,鎮上其他十八位頭面人物也收到了同樣的信。信的內容相同,筆跡也一樣,只是信封上收信人的名字不同而已。

星期五終於到了。這天,鎮公所裝扮一新,一大早,鎮公所的大廳里、過道上都坐滿了人。一些頭面人物被邀請坐在主席台上,台下坐著從四面八方來的記者。

柏傑士牧師走上講台,他先講了一通赫德萊堡的光榮歷史,又講了一通誠實的可貴,然後他宣布進行公開驗證。這時全場鴉雀無聲,人們瞪大了眼睛。只見柏傑士打開裝滿金幣的袋子,從那封死的信封中取出信紙,高聲朗讀道:「那句話是:『你不是一個壞人,快去悔過自新吧。』」接著,柏傑士牧師從衣服口袋裡拿出一封信。他舉起這封信說:「我們馬上就能知道真相了。這是畢爾遜先生給我的信,現在讓我們看看他寫了什麼。」柏傑士拆開信封,拿出信,高聲朗讀起來:「我對那位遭難的外鄉人說的那句話是:『你不是一個壞人,快去悔過自新吧。』」

「嘩——」全場一陣轟動,人們都用羨慕的眼神看著畢爾遜。大家想柏傑士應該宣布這袋金幣歸畢爾遜所有了,因此大家全都向前擁,想親眼看看這一偉大的場面。

不料柏傑士牧師並沒有馬上宣布,他對大家說:「我現在還不能宣布,因為我口袋中還有十幾封信沒有念呢。」此話一出,大家被弄糊塗了:「什麼,還有十幾封?」於是一個勁地叫著:「快念,快念。」

柏傑士便一封一封地念起來,每封信都寫著:「你不是一個壞人,快去悔過自新吧。」這些信的簽名有銀行家賓克頓、報館主編柯克斯、造幣廠老闆哈克尼斯等,都是鎮上赫赫有名的頭面人物。人們終於明白,原來這是一場貪財的鬧劇。會場里沸騰了,每當柏傑士念一封信,大夥就一起鬨笑,這種鬨笑在那些簽過名的頭面人物聽來,簡直比叫他們去死還難受。這時,可忙壞了台下的記者們,他們不停地寫著,準備把這個特大新聞公之於眾。

坐在場子里的理查茲緊張極了,眼看柏傑士已經念了十八封信,不由得想:「上帝呀,下一封該輪到我了!」他見柏傑士正伸手向衣袋裡掏去,不禁害怕地閉上了眼睛。

可是,柏傑士在口袋裡摸了半天,突然對大夥說:「對不起,沒有信了。」理查茲夫婦聽到這句話簡直比聽到福音還要激動:「上帝保佑,柏傑士把我們給他的信弄丟啦!」夫婦倆驚喜得連身子都發軟了。

這時台下有一個人站起來說:「我覺得這筆錢應該屬於全鎮最誠實廉潔、唯一沒有受到那袋金幣誘惑的人——理查茲先生。」他的話音剛落,場下響起一片掌聲,這掌聲使理查茲夫婦羞得幾乎無地自容。

柏傑士從錢袋裡捧出一把金幣看了看,突然他的臉色變了,忙低下頭去仔細察看,還拿了一塊金幣放在嘴裡咬了一下,然後抬起頭對大家說:「上帝,這哪是什麼金幣,全是鍍金的鉛餅!」全場一下子又變得鴉雀無聲了,接著就有人咒罵:「該死的外鄉人,該死的賭徒,他是在欺騙我們,耍弄我們!」會場混亂起來。

「安靜,安靜。」柏傑士忙用小槌敲打桌面,「錢袋底下還有一張紙,讓我們來看看上面寫了什麼。」說著,他雙手展開字條,大聲念道:

赫德萊堡的公民們,其實根本沒有什麼外鄉人,也沒有什麼二十塊錢和金幣。有一天我路過你們這裡,受到了你們的侮辱,我發誓要報復你們,報復你們整個鎮的人。後來,我發覺你們並不像傳說中那麼誠實,而是到處隱藏著虛偽和欺詐,因此,我故意設了這個圈套,目的是讓你們鎮里最有名望的人出醜,讓這個所謂誠實的鎮在全國出醜。

柏傑士讀到這裡,不由得低下了頭,說:「他贏了,他的那袋假金幣把我們全鎮的人都打敗了!」

「不,有一個人他沒有打敗,那就是理查茲先生。」

說話的人話音剛落,赫德萊堡的人突然像被注射了一針強心劑,一起高叫起來:「理查茲萬歲,萬歲理查茲!」他們為鎮上還有這麼一位不受金幣誘惑的公民而自豪。人們擁過來,把理查茲先生扛到了肩上。

柏傑士也從沉重的打擊中清醒過來,說道:「對,我們應該為理查茲先生慶功。我建議,我們立即當眾拍賣這袋假金幣,把拍賣所得的錢全部贈送給理查茲先生!」他的建議立刻得到大家的贊同。拍賣由一塊錢起價,十二塊,二十塊,一百塊,最後這袋假金幣由造幣廠老闆哈克尼斯以四萬塊買去。

理查茲夫婦做夢也沒想到,這袋不值幾個錢的鉛餅竟能賣到四萬塊,而且這錢還是歸他們所有。散會後,人們唱著歌,把理查茲夫婦送到家中,當然還有那張四萬塊的現金支票。

理查茲夫婦得到這筆錢後,反而睡不好覺,吃不好飯。這天,柏傑士託人送來一封信。理查茲趕忙關上房門,拆開信來看:

那天我是存心救你,你的信我並沒有丟失。我之所以這麼做,是為了報答你曾經挽救過我的名譽。我是一個知恩必報的人。

理查茲看完這封信,頓覺天旋地轉。他想,完了,自己的把柄落在了柏傑士的手裡。他不是說「我是一個知恩必報的人」嗎?這很明顯是在暗示我要報答他。天哪,這該死的錢,該死的誘惑!

從此,理查茲夫婦時刻經受著悔恨和怕事情敗露的雙重摺磨,不久就患重病去世了。赫德萊堡的人不禁嘆息:「唉,可憐的理查茲夫婦沒有福氣啊,他們可是我們鎮最誠實的人啊!」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哲學詩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