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副總理武漢創新招推疫情爆表 生化部隊雖進駐作用有限 省委書記公然不睬李克強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日益嚴重。在有關疫情防控會上,中共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多次只提到習近平及副總理孫春蘭,而對總理李克強隻字不提。

湖北媒體4日報導,3日晚,蔣超良主持召開省委常委會會議暨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會議。蔣超良強調,「要深入學習習近平講話精神,落實好孫春蘭副總理到武漢調研督辦疫情防控工作要求。」

4日,蔣超良到武昌區檢查疑似病人集中隔離點安置情況時,也只提到習近平、孫春蘭

在湖北省委常委的會議上,蔣超良在講話中只強調習近平的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及副總理孫春蘭的中央指導組,對總理李克強挂帥的中央應對疫情領導小組卻隻字不提。

6日上午,武漢市舉行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全面排查動員會上講話。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要求武漢市「舉全市之力入戶上門排查『四類』人員」,各轄區、行業部門、單位都要挨家挨戶上門測體溫,在第一時間將「四類」人員送往隔離點和定點醫療機構。

所謂「四類人員」指的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確診患者、疑似患者、發熱患者、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

這個消息引起中國網民們的極大擔憂。

有網友指出,現在武漢市的情況是因為醫院沒有床位,前期有大量遲遲得不到確診的疑似患者,以及部分已經確診的患者都被迫待在家中,現在官方要求派人員逐戶上門去排查,還要一家家入戶量體,導致疫情進一步擴撒的風險極大。

還有網友表示,即使上門排查人員都穿著防護服,仍然極可能從有潛伏期病人的家中把病毒帶到其他家庭,從而帶來大面積交叉感染的風險。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說,坐鎮武漢的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早年曾做過鐘錶工人,後成為工廠、工會主要領導並進入政界。中共中央黨校研究生學歷。國務院分工中,分管婦女兒童、教育、醫療衛生、體育、退役軍人事務等事務。這次到武漢實屬迫不得已。以孫春蘭的背景指揮防疫,能成功才怪。中共從來是外行領導內行,在如今的大災大難面前,代價就是大量的生命。這真是中國人的悲哀。

之前港媒文章指,當局應對此次疫情,儼然有3個中央,就是指的習近平、李克強和孫春蘭。

面對新冠病毒肺炎,中國各地實行全封閉式管理,14億人停止交流。(志願者提供/記者喬龍)

圖:2020年2月5日,武漢國際會展中心被改建為臨時醫院。

武漢一位不願公開全名的周先生6日對自由亞洲電台披露,軍隊生化部隊已進駐武漢戒備。

他說,「部隊進來了,生化部隊進來了,部隊的目的不是治病,是要把一些感染的人集中管理,所以大家盡量不出門,盡量不被感染。要是感染了就要抓到那些位置。所以最好在家待著。」

網友提供的視頻顯示,穿迷彩服的中國軍人,臨時搭起數百個圓形帳篷,另有防化部隊的車輛在快速行駛中。

但中共領導下的生化部隊真能控制住武漢冠狀病毒肺炎嗎? 朱兆基的文章披露,中共的防疫部隊能力相當有限。

面對武漢肺炎疫情,中國政府派出解放軍醫務人員前往武漢協助。(美聯社)

圖:面對武漢肺炎疫情,中國政府派出解放軍醫務人員前往武漢協助

共軍的防化學部隊,作為一個兵種,配備到所有作戰旅團,所有的作戰部隊也要接受基本的訓練,並起碼配備有防毒面具。「三防」是現代軍隊的基本技能,這是指防原子、防化學、防生物。

但當今國際局勢是,大國間戰爭使用化學武器的概率並不大,反而是大國間使用核武器的風險一直被高度防範,因而「三防」的研究、訓練和配備的重點一直是核條件下作戰,生物武器是使用概率最低的。

文章指出,雖然「三防」看上去都是穿著帶防毒面具的全身防護服,但在檢測和處置上,防生物武器的設備、經驗和要求都和防原子、防化學有很大不同。一個防化團,不經過特別的裝備、訓練,也不具有防生物戰能力。

最簡單的,核爆炸產生的放射性塵埃或化學戰劑的污染,都主要通過洗消來應對,但這並不足以完全抵禦病毒,因為病毒能夠不斷自我複製。或者說,防生物部隊需要的主要是醫學知識而不是化學知識。現代防疫甚至需要很多社會學知識和方法。

文章說,中共軍隊過份集中了相當大規模的醫療資源。目前軍隊出動是出於政治原因,但因為中共生化部隊的現狀,應對武漢冠狀病毒肺炎作用有限。

武漢被軍管的可能性越來越高,原居住北京的一名紅二代對大紀元表示,即使中共對武漢市實施軍管,也很難解決問題。這個軍管在現在這種形勢下,不是個什麼了不得的事情,但軍管也好不到哪去,所以軍管不軍管解決不了現在的問題。

他說,武漢肺炎疫情對中共政局的衝擊很大。一是中共高層不統一,意見很多。二是境外、科學界、醫療界都有不同的聲音。三是軍隊不一定像外界看的這樣,習近平牢牢地控制著軍隊,「因為他在軍隊也沒有人脈,所以軍隊起的作用是一個很大的未知數」。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