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網聞 > 正文

徐光:像李文亮那樣講真話!我已被抓走兩次 絕不會為恐懼說謊

作者:
既然生於憂患,既然生於恐懼,既然生於這悲催的時代,甘於平庸也會被卑鄙之徒押上祭壇,學做卑鄙只會被更加卑鄙者犧牲利用。何不放棄恐懼,跟隨自己真實的心靈,為國家,為民族,為了千秋萬代而活得堂堂正正,勇敢正直,無欲無求,無所畏懼!

從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要講真話,不要講假話,要堂堂正正光明正大,包括了父母老師以及所有正直善良的人都這樣說。說真話,不說假話,這是一個人最最基本的品格,說真話又有什麼好恐懼的嗎?

然而,前幾天在網上說了幾句真話,我們全家都生活在了恐懼當中。孩子小還不太懂,本來跟我們生活在一起的老岳母因為受不了長期的擔驚受怕而回了老家,親人們都會恐懼,可是最恐懼的恐怕是我的妻子。

每一次門鈴被按響的時候會恐懼,因為不知道會不會突然衝進來一大幫特務警察,把家裡翻箱倒櫃,嚇得小孩哇哇直哭,索索發抖,一而再再而三地對著媽媽說「媽媽對不起!媽媽我錯了!媽媽對不起!媽媽我錯了!媽媽對不起!媽媽我錯了!」最後,在大人孩子的恐慌之中,抓走了父親,揚長而去。這樣的事情,已經在我們家發生過好幾次了。出去買個早點,也會讓她們恐懼,因為我已經兩次在買早點的時候,被他們抓到派出所里去了。一個人在家裡,也恐懼,因為一出家門,就有可能又被他們抓了。去公司上班,那就連公司的員工都會恐懼了,他們已經好幾次來公司抓人。

唉!有時候想想,雖然我自己已經無所畏懼,為國家為民族,死而無憾,何況是講幾句真話呢?有什麼好怕的,可是牽連身邊的人擔驚受怕,有這個必要嗎?「古來聖賢皆寂寞,唯有飲者留其名!」不如醉生夢死,遊戲人生!

沉默!保持沉默,可以嗎?「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不做高尚者,不做卑鄙者,做一個平庸者,可以嗎?做一個吃瓜群眾可以嗎?管它上天落地,管它昏天黑地,管它烏煙瘴氣,面對一切一切的不公平,不合理,看不慣,為了生活,為了孩子,為了家人,不同流合污,獨善其身,做一個沉默不語的平庸者,可以嗎?

可是,沉默就能夠帶來安全嗎?平庸就能夠不再恐懼嗎?醉生夢死就能夠「與爾同銷萬古愁」了嗎?

當所有的人都不敢講真話了,當謊言肆意橫行,統治一切的時候,那麼誰來給你保持沉默的自由?你根本就沒有沉默的自由,也沒有沉默的空間,沒有沉默的安全,只有跟著說謊言的自由!平庸者的心安理得,平庸者的安全空間,是必須不間斷的由高尚者的墓碑撐起來的,卑鄙者的通行證,那其實也是需要不斷地出賣高尚者成為墓碑才能獲得的,否則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比賽誰的卑鄙更加卑鄙了!

既然生於憂患,既然生於恐懼,既然生於這悲催的時代,甘於平庸也會被卑鄙之徒押上祭壇,學做卑鄙只會被更加卑鄙者犧牲利用。何不放棄恐懼,跟隨自己真實的心靈,為國家,為民族,為了千秋萬代而活得堂堂正正,勇敢正直,無欲無求,無所畏懼!

「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說真話,講真話,仗義執言,憂國憂民,為民情願,這本來就是我們中華文化的優良傳統!「鐵肩擔道義,妙手作文章」,這本來就是我中華民族世世代代知識分子永遠不變的社會責任!「心底無私天地寬」,我們有什麼么好恐懼的?說真話有什麼好恐懼的?

人生匆匆,幾十年而已,無畏者最終歸於塵土,恐懼者也同樣歸於塵土,沒有什麼區別。怕這怕那,躲躲藏藏,害怕說真話要付出代價,那也許就是多獲得了幾年苟延殘喘的時間而已,就在擔驚受怕中蹉跎了歲月。也許越是害怕,越是糟糕,在擔驚受怕中反而縮短了生命,也說不定。與其在沉默中死亡,不如在沉默中爆發!「大丈夫終究一死,死國可乎?」

生活在說真話都要恐懼的時代,是我們的不幸,然而恐懼又能如何?恐懼帶來的是更加的恐懼,沉默帶來的是必須學會說慌,說謊帶來的後果就是沒有卑鄙,只有更加卑鄙,沒有無恥只有更加無恥。就算是前路崎嶇,前路坎坷,前路是沼澤荊棘,充滿恐懼,而自由之路從來就不是膽怯者的路,是勇敢者才會走,才敢走,才能走的道路!

收拾起恐懼的心,沒有必要患得患失,怕這怕那,沿著我們幾千年來所有先賢走過的路,放下小我,成就大我,為國家,為民族,走上勇敢者的自由之路。不懼怕威脅,不懼怕恐嚇,不懼怕抓捕,不懼怕關押,不懼怕迫害至死,用自由的言論告訴他們:我們這個源遠流長光榮偉大厚德載物的民族,就是一個講真話的民族,就是一個必須講真話的民族!任何力量都不能夠改變我們的傳統,這是我們祖先的期盼,也是我們這代人的責任,更是我們子孫後代的傳承!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