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民意 > 正文

季珍:新冠肺炎八大問

作者:
這場疫情全面暴露反饋系統、決策系統的低效無能,以上八個問題也許當局在可期的表彰大會後仿「七不講」前例搞個「八不答」;或者避重就輕、集體耍賴;再或者找一批替罪羊,皇帝是英明的、蠢的是奴才。那有什麼用呢,別忘了34年前的切爾諾貝利事故,謊言使民眾與政府離心離德,5年後蘇聯轟然倒塌。

1、自2019年12月8日官方通報的首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發病後,動態疫情何時、如何上報至國家衛健委?何時、如何上報至國務院分管副總理孫春蘭,孫如何批示;何時、如何上報至李克強,李如何批示?何時、如何上報至習近平,習如何批示?

2、2003年SARS後國家疾控中心建立的號稱重要傳染病在兩小時內報告的傳染病直報系統是否獨立運作?如獨立運作疫情將由收診醫院在兩小時內直達國家疾控中心,半日內到達國家衛健委直至國務院(參看www.chinacdc.cn/zxdt/201203/t20120316_58667.htm)。1月6日至1月10日武漢衛健委未發布關於不明原因肺炎的疫情通報、1月12日至1月17日武漢衛健委均稱前一日無新增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這兩個區間武漢的相關醫院是否按零直報?武漢相關醫院、武漢市衛健委、武漢市委市政府、湖北省衛健委、湖北省委省政府、國家疾控中心、國家衛健委、國務院、中共中央哪一級存在瞞報或不報的情況?

3、從早期患者篩查出的疫源是否除華南海鮮市場外還有別處?病毒的中間宿主是什麼?是否存在武漢P4實驗室泄露的情況?

4、首例人傳人何時發現?首例醫護人員感染何時發現?

5、12月31日國家衛健委為什麼只派一個專家組,前有SARS的慘痛教訓,為什麼不多派幾個專家組背靠背審慎地得出結論?即便只派一個組,為什麼不派更富經驗的鍾南山、李蘭娟?

6、1月1日武漢市公安局處理了包括李文亮醫生在內的八位在互聯網上發布新型肺炎信息的個人,隨後央視連篇累牘的報道這條新聞。對所謂謠言的處理是地方的決定還是中央的意思?如果是中央的意思,是國家衛健委的、孫副總理、李還是習的批示?否則央視恐怕不會如此為武漢當局背書。

7、1月5日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從武漢不明原因發熱患者標本中檢測出類SARS冠狀病毒,通過高通量測序獲得了該病毒的全基因組序列。新病毒的人傳人特性、難防難控性應比照SARS設防,但國家衛健委認為可防可控及有限人傳人、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的依據是是什麼?經歷過付出慘痛代價的SARS,為什麼不吸取SARS的教訓按SARS的標準設防?

8、因武漢醫療資源已到極限,大量肺炎患者不能被收診,甚至至死仍得不到確症,真實的感染數和死亡數分別是多少?

這場疫情全面暴露反饋系統、決策系統的低效無能,以上八個問題也許當局在可期的表彰大會後仿「七不講」前例搞個「八不答」;或者避重就輕、集體耍賴;再或者找一批替罪羊,皇帝是英明的、蠢的是奴才。那有什麼用呢,別忘了34年前的切爾諾貝利事故,謊言使民眾與政府離心離德,5年後蘇聯轟然倒塌。

青史昭昭,誰拯民水火,誰禍國殃民,誰是無雙國士,誰是跳樑小丑,歷史都在無聲的記錄著,歷史的審判是逃脫不了的;現實的審判也未可知,運氣好點混到像金家父子的善終,運氣差點小齊、小卡正向他招手。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